第16章

第16章



    饱餐一顿,又用山涧的泉水清洗了一下,苏四娘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后面的马车仍旧不远不近的跟着,不过这一次,两个丫头就要冷静多了。主仆三人一路游山玩水,三日后总算到了青州。



    “主子,天璇的飞鸽传书。”冷面侍卫将车帘掀开一条缝,恭敬的将一只翠绿色的竹筒呈上。



    里头的人伸手拈来,看过之后将字条收入了袖袋中。一盏茶的功夫过后,一张带着墨香的字条出现在了冷面侍卫面前。



    冷面侍卫将纸条卷好塞进竹筒里,趁着夜色将鸽子方飞出去。



    天璇飞鸽传书的内容总共有两点,其一,是关于晋王府的。其二,是太后的赐婚。这两个消息对他来说,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北冥王朝建国已经上百年,繁荣鼎盛之后,已渐渐地走向了衰落。如今在位的景帝,庸碌无为,残暴不仁,将祖宗打下的江山丢的七七八八不说,疑心病还甚重。臣子们稍有不从,便抄家灭族,血流成河。朝堂上党派林立,乌烟瘴气,后宫亦是不太平,勾心斗角,栽赃陷害。前朝后宫动荡不安,好好儿的一个北冥国飘摇震荡,危机四伏。



    景帝后宫佳丽三千,如今还存活的子嗣却不多。膝下共有五子两女,皆已长大成人。因为忌惮那些成年的皇子,景帝早早地将他们封王,却至今未立太子。而这晋王,便是宠冠后宫的崔贵妃所出的皇长子。



    至于婚事,他从未放在心上,娶谁都无所谓。只是为何会是成国公的女儿?或者这里头,有什么别的阴谋?



    萧子墨负手看着窗外,夜风掀起他的衣袍,让人有种羽化登仙的错觉。



    苏四娘出来消食,一抬头刚好就看到这一幕。微微愣神之后,理智渐渐回笼。有个疑问,她一直不解。那便是,她似乎从未听见这位玄衣公子说过话?是怕被人认出他的声音来,还是不善言辞,亦或是嗓子不舒服?



    那天,她无意中从他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药香,其中几味药材如连翘、桔梗、木蝴蝶,都有清热宣肺之功效。莫非,他是真的嗓子不舒服,所以这些天一直未曾开口?苏四娘是出于医者的习惯来思考,倒是没往别的地方想。



    苏四娘正歪着脑袋想事情,却不期然的撞上了一双寒潭般的眸子。那眸子不似往日那般温润平和,似乎多了几许冷厉,幽深得不见底,叫苏四娘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难道之前的温文尔雅都是装出来的,这才是他的真性情?苏四娘觉得,自己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唔,往往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苏四娘考虑着,是不是该装作没看见掉头就走。可如此一来,岂不是显得很心虚?可真要若无其事的跟他打招呼,好像又有些勉强。



    就在苏四娘左右为难的时候,楼上那人却关上了窗户。



    苏四娘:......



    这是躲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