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18章



    “咳咳......夜里蚊子比较多......”开阳半握着拳头轻咳了两声,顺着她的话说道。



    苏四娘哦了一声,并未起疑。“那打完了吗?”



    “差不多了。”开阳尴尬的撇开脸。



    “唔......那我回去睡了......告辞!”苏四娘满意的转身,回了隔壁屋。



    开阳刚刚展露出一点杀意,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姑娘,怎么总是不按理出牌?



    萧子墨从对面房间过来的时候,开阳犹豫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禀报了一遍。说到最后,他不得不提起苏四娘怪异的举动。



    “那位苏姑娘实在可疑。刺客洒下的蒙汗药分量很足,寻常人要昏睡一天一夜才会醒。可是她竟跟个没事人一样,还说吵着她睡觉了......”



    萧子墨抬眸瞥了他一眼,示意他往下说。



    “从一开始,她的出现就很诡异。之前一直在青州的尼姑庵里,最近突然出现在云州,又与成国公府有关联......会不会是国公府故布迷阵,想借此安插眼线在您身边?毕竟,国公府的五公子素来与晋王走得近......”



    萧子墨面色平静如水,叫人琢磨不透。此刻,他想起了太后赐下的那门亲事。她老人家明知道苏家六姑娘倾心于晋王,却偏要将她赐给自己做王妃,到底是何居心?是嫌苏家女挡了她娘家侄孙女的道儿,还是想要拉拢他尽心尽力的为晋王办事?



    “主子?”开阳说了一大通却不见有任何回应,忍不住唤了一声。



    萧子墨收敛心思,提笔在纸上写下一字——医。



    开阳愣了愣,继而恍然大悟。



    难怪那么重的药都没将她迷晕,想来是早有防备。一个姑娘家,出门在外却只带了两个丫鬟,着实令人惊讶!



    第二天天还没亮,萧子墨一行人便离开了客栈。苏四娘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在客栈用过了早膳,苏四娘便启程回念慈庵。



    “师妹,你可算是回来了!”刚踏进庵堂大门,一个眉清目秀的尼姑便急匆匆的朝着她跑了过来。“你家里来人了,说是要接你回去呢!”



    站在不远处的不言不语对视了一眼,眼底满是震惊。



    姑娘可真是料事如神!



    “有劳师姐。”苏四娘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以示感谢。



    “不过,那打头的婆子看起来不太好相处,怕是来者不善。一会子,你可要多留个心眼儿!”这个叫清慧的尼姑满是担忧的说道。她只比苏四娘大了两岁,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感情极为深厚。



    苏四娘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笑着点点头。前世的她,可是没少被底下的丫鬟婆子欺辱,她们是个什么样的品性,她再清楚不过。



    前世的自己为了所谓的和睦,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她们一再的忍让,结果将她们纵得越发肆意妄为。重活一世,她绝不会走原来的老路。成国公府的那些人于她不过是人心隔肚皮的陌生人罢了,根本不值得她真心以待!



    “四姑娘的架子可真够大的!可叫我们好等!”苏四娘还未走近,就听见一道凉薄的声音在殿中响起。



    此人身形富态,穿金戴银,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夫人!俗话说,相由心生。单从她那贼眉鼠眼的面相便可以得知,她不是个省油的灯。



    她,正是崔氏派来的嬷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