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苏四娘漠然的看着那婆子,丝毫没有畏畏缩缩的小家子气模样,反而是那婆子在对上苏四娘那双过于平静的眸子后,莫名的吓了一跳。



    这种眼神,她只在老夫人那里见识过。四姑娘才多大,眼里竟然会有饱经风霜的沧桑感,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而且,她一个从小养在尼姑庵里的女子,在仪态和气度上竟丝毫不逊色于府里的几位姑娘!



    常嬷嬷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不过,好歹是崔氏跟前服侍多年的,多少也学了她的几分威严。“四姑娘,说句得罪的话,嬷嬷我这个岁数也算的上是您的长辈了。让长辈等,可不合规矩!”



    不仅仅是常嬷嬷,就连她身后带的几个丫头,看苏四娘的眼神也是一变再变,从最初的惊艳到不屑一顾,个个儿端着大丫鬟的身份,没有一个人向她行礼问安。



    “真要论规矩,我倒是想要问问祖母。她老人家,何时给我生了个姑姑。”苏四娘不紧不慢的说道。



    常嬷嬷听完她的话,脸色骤然一紧。



    “还有,你们身为奴仆,见到我这个主子,不该行礼么?难道,国公夫人平日里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的?”



    常嬷嬷没想到四姑娘竟如此的伶牙俐齿,可不敢连累了崔氏,于是赶紧补救道:“姑娘说笑了!谁人不知夫人治家严谨,最是讲规矩的......”



    苏四娘虽然不喜欢浪费口舌,但若不狠狠地敲打她们一番,日后怕是更加难以约束,蹬鼻子上脸。“既然知道规矩,方才你们的一举一动可合乎规矩?犯了错,该如何受罚?”



    常嬷嬷没想到她竟拿捏着自己的短处不依不饶,脸色不由得青一阵白一阵。她是崔氏的陪房,又掌管着库房,在国公府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不是主子,但也比寻常的小主子还有脸面,如何受得了这个气?!



    只是,她也清楚,崔氏是个最注重名声的。她嫁到国公府这么些年,一直谨小慎微,经营多年才博得了个贤惠的头衔。若因为这么件小事,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出来,崔氏还不扒了她的皮?



    “嬷嬷可考虑清楚了?”苏四娘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这般有底气跟她耗。



    常嬷嬷咬了咬牙,面色冷凝的上前行了一个蹲礼。“请四姑娘安!”



    总有一日,她会让这个丫头付出代价!



    常嬷嬷都低了头,她身后的那几个丫头就更不敢狂妄,纷纷蹲下身子。



    苏四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群人,久久没有喊起。好一会儿之后,才沉声说道:“按照国公府的规矩,以下犯上者就算是打死也不为过。念在你们初犯,便轻饶一回,就罚你们在菩萨面前跪上一个时辰吧。”



    常嬷嬷养尊处优多年,哪里肯服气。“姑娘,奴婢好歹是夫人跟前伺候的。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姑娘这般对待府里的老人,就不怕夫人心寒吗?”



    “嬷嬷此言差矣!底下的人做错了事,夫人鞭长莫及,我替夫人管教也是合乎情理。夫人知道了,说不定还会感激我呢。”若是前世的苏四娘,怕是早就服软了。可她是活了两世的人,又岂会被一个下人给压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