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这一席话说完,常嬷嬷若还敢顶嘴,那便是真的坐实了罪名。“是,奴婢领罚!”



    苏四娘见她乖乖地低了头,满意的离开了。



    清慧一路沉默的跟着她,好一会儿才找到机会开口道:“师妹,她们真是你家里派来的吗?怎的如此对你?”



    苏四娘不甚在意的说道:“几个刁奴而已,还能应付。”



    清慧算不上特别聪明,但如今也知事了。正所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她是真的担心师妹。师妹的母亲早逝她是知道的,如今的国公夫人是继室。这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师妹如此娇弱,被欺负了可怎么好!



    可念慈庵受国公府恩惠颇多,有些话她还不好明说。“师妹若是在家里住的不开心,随时可以回来。”



    苏四娘知道她要说什么,但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放心,我心里有数。”



    清慧张了张嘴,见她面色淡淡的,到底是没再吭声。



    “姑娘,那婆子也太嚣张了!”刚一跨进门槛,不语就忍不住吐槽起来。“一个下人,架子比主子还大,做给谁看呢?”



    “不语!”不言怪她多嘴,嗔了她一眼。



    不语暗暗吐了吐舌头,乖乖地闭紧了嘴巴。



    提起国公府,苏四娘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那高门大院,表面上看着光鲜,内里却早已败坏。为了所谓的家族兴旺,有多少人的命都搭在这里头。一家子看似和睦,暗地里却没少争名夺利,做出不顾人伦纲常、泯灭人性的事儿来。



    那就是个毫无人情味的地方!



    苏四娘洗完澡,正绞着头发呢,常嬷嬷便领着几个丫鬟过来了。尽管脸色不好看,可到底是不敢再继续托大,规规矩矩的给苏四娘行礼问安。



    苏四娘嗯了一声,没再刁难。



    “从明日起,姑娘便跟着老身学习礼仪规矩。”顿了顿之后,她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国公爷亲口吩咐的。”



    苏四娘瞥了她一眼。



    哟,居然还会拿国公爷来压人了!不错,有长进!



    见苏四娘不说话,常嬷嬷继续说道:“姑娘身为国公府的女眷,日后要经常在王公贵族间行走,学好了规矩才不会给国公府丢脸。”



    她这话说的诚恳,只是听着叫人有些不舒服。



    “国公府的规矩,我比你清楚。”苏四娘将浸湿的帕子往矮几上轻轻一放。“不过,你确定你有这个资格来教导我么?”



    常嬷嬷不过是崔氏的陪嫁丫头,跟宫里专门负责教规矩的嬷嬷还差得远呢。苏四娘真不知道崔氏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派了这么个人过来。还真是完全没将她这个继女放在眼里呢!



    常嬷嬷被问得面红耳赤。真要说起来,她确实不够资格!可她有崔氏撑腰,难道还怕了她一个丫头片子不成?



    “老身也是受了夫人的差遣,便是不如教养嬷嬷,但吃过的盐走过的路好歹比姑娘多,教一点简单的规矩还是勉强够资格的。”



    苏四娘突然一改之前的咄咄逼人,懒懒的应了一句。“那就有劳嬷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