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司徒楠的心思

下人见是皇长孙来了,便匆匆来迎,“皇长孙今日是来找我家老爷的吗?老爷今日去了司武堂校场,不在府里。”



    “不,我是来拜访你们二小姐的,不知她的伤可好些了?”



    闻之是来找乐正蔓的,下人一时不知如何解释,昨日乐正蔓被打,他们可都看到了,偏偏宋姨娘跟司徒楠不让他们在外面宣扬,还将乐正蔓禁足在了清竹居。



    “这个……”



    “我二姐今日身子不适,不宜见客。”



    司徒静一身粉色绣着牡丹的罗裙,漂亮的小脸上唇红齿白,乌黑的长发挽着一个好看的发髻,眸子略带不屑的轻撇莫君临,随即微微欠身行了礼。



    “对不住皇长孙殿下,我二姐昨日舟车劳顿,回来便不舒服,今日到这会儿还未起呢,怕是不能来见您了。”



    昨日莫君临是见过乐正蔓的,她的伤势已经大好,怎会突然不适,再看眼前略微嚣张的司徒静,话语里分明是不想让他见乐正蔓。



    “不知二小姐哪里不适,我这里刚好带了些药,可否让我拿给她?”



    司徒静轻挑嘴角,不屑道:“皇长孙殿下还是先回去吧,过几日再来探望,虽然我跟二姐与其他女子不同,可这女子的闺阁您还是不便去的。”



    司徒静乐正蔓一直都是司徒峰的左右手,常年在司武堂帮司徒峰练兵,可回到将军府,到底也是大家小姐,确实不便。



    “既然如此,那打扰了。”说罢,莫君临转身便要出府。



    却被司徒静唤住,“殿下等一下,这药还是我帮你送给二姐吧。”



    莫君临自知司徒静不会这般好心,也不好不给,便将两瓶伤药递给了司徒静,随即有些失望转身离开。



    看着莫君临的马车离开后,司徒静漂亮的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瞧了瞧手里的药瓶,冷哼一声,将药瓶狠狠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这贱蹄子的狐媚功夫倒是越来越厉害了,不仅勾引了九殿下,还想着勾引皇长孙!”



    “是啊,二小姐敢对小姐出手,就应该让将军将她打死的!”丫鬟阿吕恶狠狠的附和道。



    司徒静挑挑眉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暂且让她多活几日,多少也是有些利用价值的!”



    前几日九殿下莫枫言去探望乐正蔓的事,被她知道了,这莫枫言可是她司徒静看上的人,哪里容得乐正蔓多瞧一眼!



    莫君临来找乐正蔓之事,被碰巧经过的阿巫看到,一路小跑回了清竹居禀报乐正蔓。



    此时的乐正蔓已经开始下床走动,站在窗口看着屋外的大雨,听到哒哒哒的跑步声,便断定是阿巫回来了。



    “小姐!小姐!”



    果然,阿巫呼喊着跑了进来,乐正蔓转身走向软榻坐下,淡然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小姐,刚才皇长孙殿下来看您了,但是又被三小姐给挡回去了!”



    “他怎么来了?”乐正蔓疑惑之际,放下茶杯,心想莫不是为了前几日她说的话来找她的?



    “好像是从卿王府那边过来的。”



    卿王府?乐正蔓抬起双眸疑惑问道:“何时多了个卿王府?”



    “小姐昨日昏睡了一日,自然不知了,陛下赐了一所府邸给七王爷,就在我们将军府对面的那条街上呢,这以后若是大小姐嫁过去了,要想见她,得多方便啊。”



    莫枫卿居然住到了他们对面,而这阿巫竟然已经想的这般长远,说起司徒楠,乐正蔓倒是想起一事,“阿巫你拿些昨日的伤药给长姐送去,就说是七王爷送的。”



    莫枫卿昨日送药,多半是知道自己又被打,那一定也知道司徒楠被打之事,他既然送来这么多药,应当是连司徒楠的份也送来了。



    “是,我这就给大小姐送去。”



    阿巫很快拿了几瓶伤药,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故作镇定的出了清竹居,一路往兰慧轩走去。



    司徒楠虽然只是受了三鞭,却因身体本就娇弱,又淋了雨,今日也起不了床,虚弱的躺在床榻上,一张漂亮的脸蛋眉头紧皱,苍白无力。



    进了屋子看到如此虚弱的司徒楠,阿巫又是一阵心疼,也暗自感叹自家小姐身体太好了,今日都下床蹦哒了。



    “大小姐,我来给您送药了。”阿巫拿出几瓶收好的药。



    “你们如何得的药?”司徒楠有气无力的问道。



    想起乐正蔓的嘱咐,再看看司徒楠如今这模样,想着或许听到莫枫卿的消息,兴许会好一点,便赶紧上前说道:“大小姐,这可是七王爷听说您跟小姐挨了打,特地送来的药呢,因为三小姐在门外挡着不让进,所以偷偷送到了我们小姐哪里,托她转交给您了。”



    果然,司徒楠听闻是莫枫卿送来的药,脸上渐渐浮现出笑意,一时脸颊上爬上了一些红晕,身体也有了些许精神。



    “让他费心了。”听到是莫枫卿送来的,司徒楠只顾高兴,也没有多问,略显娇羞的底下了头,暗暗欣喜着。



    “大小姐还不知吧,七王爷把府邸搬到了我们将军府对面,我刚才还跟我家小姐说,以后大小姐嫁过去,要是想回来,可就方便了呢。”



    “你……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呢。”一听到莫枫卿将府邸安在了他们家对面,司徒楠又是一阵害羞,原本苍白的脸颊,这会儿倒是越发红晕起来。



    “阿巫你这嘴上越来越没个把门的了,什么话都敢说了是吧。”阿涞自小受司徒楠的影响,自然觉得这些话不该是一个女子随便说的。



    可乐正蔓自来不拘小节,便养成了阿巫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而且她是打心底里为司徒楠高兴。



    “我说的是事实,大小姐跟七王爷的婚约也是事实。”阿巫说的理直气壮。



    “你还说!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我就说,我就说!”



    “你这个欠打的丫头!”



    阿涞追着阿巫出了屋子,不让阿巫说,是怕司徒楠脸皮薄,在她们面前害羞起来。



    经过阿巫这么一说,司徒楠心里想的越发多了,莫枫卿为何偏偏选了将军府对面的府邸,莫不是……莫不是真为了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