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晓百事”瑶双

大雨持续了五日之久,听闻多地已经爆发洪灾,司徒峰近日也忙着各地救灾之事,无暇顾及府里。



    这天深夜,雨势渐小,乐正蔓借着夜色,一跃上了将军府的屋顶,脚底轻缓,只见脚掌轻触瓦片,却未让瓦片发出一丁点声音,身影如同一道风,穿梭在屋顶,很快便消失在夜色里。



    不一会儿,乐正蔓一身深蓝色男装,发髻高束,出现在枫都最有名的青楼醉春楼门口。



    为了能让自己不像小白脸,更像男人些,特地添了小胡子,摸了摸胡子,一步踏上了台阶。



    醉春楼她是第一次来,这醉春楼的姑娘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这般秀气的公子,一时姑娘们纷纷围了上来。



    “呦,好俊俏的公子啊。”



    “是啊,是啊,这皮肤比我们的还好了。”



    “公子,快进来啊。”



    “公子,让小红陪您呗。”



    “……”



    在众人的簇拥下,伴随着浓厚的脂粉味,乐正蔓被拽进了醉春楼,醉春楼内歌舞升平,各式各样的灯笼装点着楼内,舞池里的美人儿,穿的暴露非常,卖力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一甩手中的轻纱,向男人们抛着媚眼。



    醉春楼的老板是个体态风韵的中年女人,整日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这会儿看到乐正蔓这么个俊俏的公子,又是生面孔,便赶紧下了楼,亲自来迎接。



    “呦,这谁家的公子啊,生的好生俊俏啊。”老板甩着手中的帕子,边笑边说,一脸献殷勤的样子,快步走了上来。



    乐正蔓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这身上得擦了多少粉,味道都快让她窒息了。



    “妈妈好。”乐正蔓礼貌拱手问好。



    这老板见乐正蔓如此知书达礼,越发高兴,赶紧抓住乐正蔓的手腕,嬉笑着说道:“公子也好,不知公子哪里人氏啊?看着有些眼生啊。”



    “我是到此地行商之人,听闻妈妈这里有位号称“晓百事”的瑶双姑娘,临走之前特地来见她一面。”



    听闻瑶双虽然是位女子,可是她却知道有着“晓百事”这个名号,这北枫的大事小事,离奇事件,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今日来此,也是想知道,当年北枫东巫交战之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闻之是来找瑶双的,姑娘们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又是来找瑶双的!”



    “她到底哪里好了!”



    “不就是知道点人家的破事嘛,这也能招来客人,哼!”



    众姑娘知道她们没了机会,一边埋怨瑶双,一边都散开了。



    这老板略微收起笑容,上下打量了一下乐正蔓,“公子要找瑶双,你可知道她是我们这里的头牌,没有足够的银两,她是不会见客的。”



    就知道是为了钱财,乐正蔓贴着小胡子的脸上扬起笑容,随即从衣袖中拿出一块金子,“怎么?妈妈觉得,这些钱见她一面可行?”



    自然行了,瑶双虽说是头牌,可毕竟这几年也上了年纪,只凭借着“晓百事”这个名号赚些钱,哪里有人出过如此高价!



    “行行行,自然行了。”



    老板笑着想接过乐正蔓手中的金子,却被乐正蔓快速收回,“那还请妈妈替我准备一间上房,一壶好茶,我要与瑶双姑娘好好聊聊。”



    乐正蔓言外之意,是不想别人打扰,自然这老板也是明白人,赶紧接过乐正蔓手中的金子,殷勤的说道:“一定替您准备好。”



    “小三儿,快请公子去上房坐着,再去请瑶双过来!”



    “是,妈妈!”



    乐正蔓被请上了二楼,屋子里依旧装饰的花里胡哨的,撇嘴笑笑,在桌案旁坐了下来,小二这时也上了茶水。



    “公子稍等,瑶双姐姐马上就到。”



    “嗯。”



    不一会儿,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股浓厚的茉莉花香味飘了进来,随即一双红色绣着梅花的鞋子先踏了进来,紧接着瑶双姑娘,一身粉色罗裙,外搭着一块白色轻纱,缓缓走了进来。



    “晓百事”瑶双,今年已经二十七岁,在枫都已经是大龄女子,在醉春楼也已经算是年长的姑娘,瞧她漂亮的脸蛋,还有精致的发髻,应当是个不服老的性格。



    进屋后,瑶双先行上下打量了一下乐正蔓,随后一双丹凤眼饶有兴趣的对上乐正蔓淡然的双眸。



    “便是公子找我?”



    乐正蔓起身,收起折扇,拱手礼貌回道:“在下见过瑶双姑娘。”



    “好一个知书达礼之人,公子请坐。”



    瑶双坐下,亲自替乐正蔓倒了杯茶水,递给乐正蔓后,莞尔一笑看向乐正蔓道:“看公子年纪还小,这醉春楼里姑娘那么多,为何公子偏偏选中了我?”



    瑶双能称得起“百事通”的名号,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自然也是聪明之人。



    乐正蔓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嘴角挂着笑意,也不打算绕弯子,“姑娘聪慧,自然知道在下找姑娘并非为了寻乐子,自然是有事要找“晓百事”打听!”



    “既然公子能找到我的容身之处,那自然也是有三成把握,我知道此事,不妨公子说出来听听,我是否可以为公子答疑解惑。”



    “姑娘果然是豪爽之人。”二人相视而笑,乐正蔓敬佩瑶双为人直率大方,便说道:“十六年前北枫同东巫交战,北枫大获全胜,司徒将军立下赫赫战功,而这场战役最该获得封赏的是大军师南容海,而他却因勾结外贼之罪,未到枫都便被杀害,在下今日只想知道,此事的细节,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为了此事而来。”瑶双放下手中的茶杯,“此事的缘由其实很简单,大军师当年聪明睿智,只要有他在,每场战役,必能大胜,只是树大招风,难免惹人嫉妒,最后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可想而知。”



    “那他勾结外贼之事,究竟是真是假?”



    瑶双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替乐正蔓添了杯茶水,“此事已经过去十六年,公子是军师什么人?为何会问起此事?”



    “怎么?瑶双姑娘做交易之前,还有打听别人身份的规矩吗?”乐正蔓看似一句玩笑,却是在警告瑶双,说她该说的,做她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