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学人家逛青楼

瑶双慵懒的起身,走到软榻边,娇媚的坐了下来,一双眸子像是会勾人魂魄般,冲乐正蔓挑动。



    “是没有这规矩,只是此事关系重大,万一让我惹上官司,我一介女流之辈,该如何是好?”



    “自知此事关系重大,所以才来找瑶双姑娘,何况我只是来打听打听,姑娘何故会惹上官司,至于我与军师是什么关系,这不是姑娘该打听的,若要打听,怕是也要付出点代价!”



    闻之,瑶双猛的抬头,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跟她说话,这话语里分明透着威胁之意!



    乐正蔓也不起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瑶双在身后脸色冷了下来,撇撇乐正蔓后,再次笑道:“既然公子如此说了,那我就将此事向公子一一道来。”



    “十六年前,北枫东巫两国交战,司徒峰同乐正玉唯带兵出征,出征时乐正玉唯已有身孕,后来战事吃紧,北枫国将士同司徒峰被困,乐正玉唯联系云游四海的军师,恰巧军师带着怀孕的妻子在彬州一带游玩,家国有难,自己的好兄弟被困,他自然要出手相助,故而带着妻子住到了军营,助乐正玉唯,救出被困的司徒峰。”



    “那军师的孩子呢?乐正玉唯的孩子呢?”为何司徒峰说自己是大军师之女,而却没提他跟乐正玉唯的孩子!



    “你先慢慢听我说。”瑶双换了个姿势,撑着脑袋斜斜躺着说道:“后来在大军师的鼎力相助,出谋划策之下,打赢了东巫,陛下大喜,带了书信给司徒峰,说要好好犒赏他们,并且要重重答谢大军师,军营里也都是呼吁大军师的比较多……”



    “所以你说树大招风,大军师惹来了司徒峰的嫉妒,所以……”乐正蔓紧紧握着拳头,指甲陷进了肉里,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所以至于后来勾结外贼,谋反之事,都只是司徒峰有意陷害,至于陛下,他根本不知此事,也是司徒峰班师回朝之后才禀报的,事情已经发生,死无对证。”



    “那他们的孩子呢?”乐正蔓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问道。



    瑶双抬起双眸,瞧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乐正蔓,略带笑意道:“既然定的是勾结外贼,谋反之罪,那自然是要灭满门了,军师,军师夫人,以及尚在襁褓的孩子,还有枫都军师府的上下几十口人,皆被杀害!”



    乐正蔓直起了身子,缓缓出了口长气,强忍着泪水没有落下,“多谢姑娘答疑解惑。”



    “公子既然出了钱,我定会为公子答疑解惑,只是公子出去后莫要乱说,我可不想让司徒峰找上门来。”



    瑶双笑笑,其实乐正蔓明白,她既然愿意将真相说出来,那就证明她不怕司徒峰会找来,可见此人不简单!



    “姑娘放心。”如今用她的嘴说出来又有何用,她要司徒峰亲口承认了此事!还她军师府一个公道!



    “公子这就走了吗?”看到乐正蔓起身,瑶双也跟着起身问道。



    “我听到了我想听的,就不打扰姑娘了。”



    “那公子慢走,有空再来。”瑶双笑着说道。



    乐正蔓打开房门,带着低落又复杂的心情一脚踏了出去,神情恍惚的走了没几步,一头撞进了别人的怀里。



    只听头顶传来一声惨叫,“哎呦,你这头是铁打的啊,疼死我了!”



    声音有些熟悉,乐正蔓猛的抬头,看向了比自己高了一大截的男子,眼前一头墨发随意披散,邋里邋遢的男人除了莫枫卿还能是谁!



    一时间所有的低落烟消云散,匆忙低下头来,只希望莫枫卿没能认出自己。



    “对不起王爷,在下刚才想事情,一时失了神,在下给王爷赔不是了。”乐正蔓低着头,皱着眉头,怨自己倒霉,进了醉春楼都能碰到莫枫卿!



    “哪有人道歉低着头的,抬起头来,让我好生瞧瞧你究竟是何人!敢撞我!”



    莫枫卿揉着胸膛,带着些许不悦说道,只是这会儿乐正蔓那敢抬头,只能拱手埋头道歉,“在下撞了王爷,羞愧难当,实在不敢抬头。”



    “嗯?你怎么知道我是王爷?你是谁?”莫枫卿闻之,越发怀疑,一定要看清楚,此人是谁。



    “王爷的身姿,小人自然记得清楚了……”



    话未说完,乐正蔓的手腕被莫枫卿一把抓起,迫使她退后了几步,将她按在了墙上,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疼的她不敢挣脱莫枫卿的手。



    莫枫卿一手抓着乐正蔓的手,禁锢在她头顶,一手拿着折扇抬起乐正蔓的下巴,仔细瞧了瞧。



    随即俯下身来,嘴角勾起浅笑看着乐正蔓,“好一个有意思的人儿。”



    近距离的接触,莫枫卿好看的脸庞凑近了许多,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距离近的都能看清楚他长长的睫毛有多少根了,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一时乐正蔓吞了吞口水,红了脸颊。



    “放开我!”乐正蔓气自己身后的伤,还有为何这个妖孽王爷手劲如此大!



    “放开你?我要是不放呢?”莫枫卿俊美的脸上浮现出笑意,玩味的盯着乐正蔓清冷的眸子。



    拿开扇子,迅速撕掉了乐正蔓的小胡子,“你一个小丫头,学什么不好,学人家贴胡子逛窑子。”



    “难道这醉春楼是给王爷一个人开的不成!”乐正蔓继续嘴硬。



    “我的意思是,这醉春楼不适合你这种小丫头一个人来,你要是想来,告诉我一声,我带你来啊。”莫枫卿打趣的说道。



    一直保持这种姿势,难免惹人关注,乐正蔓突然勾起唇角,邪邪笑道:“下次,下次我定会找王爷…大叔带我来。”说话间,不忘挑眉,故意加重大叔二字。



    莫枫卿一听急了,“你敢叫我大叔?我哪里老了?”



    “你那里都老,邋里邋遢,胡子拉碴!”随即抬脚,冲着莫枫卿的裆部狠狠踹了莫枫卿一脚。



    莫枫卿疼的弯腰捂着裆部,退了好几步,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乐正蔓拍拍手笑道:“让你不学好!”



    “你!你给我等着!”



    莫枫卿在身后大呼小叫,怒骂着,乐正蔓加快脚步,在没有人认出她的情况下,快速出了醉春楼,一跃而起,上了屋顶,一路向将军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