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何曾让你失望过

“夜观天象?”太子疑惑,重复了一句。



    “前几日,在狩猎场,儿臣曾与她交谈,她说夜间必有大雨,定会持续半月有余,事事如她所料,大雨而致,而且持续至今日。”



    闻之太子有些坐不住了,大军师在世时,便可夜观星象,未雨绸缪,如今乐正蔓一个女子,竟然也会有如此才能?



    “如此说来,此人我们势在必得了。”如今虽然看似太平,可是东巫国向来记仇,说不定那日,便会卷土重来,又将会是一场大战!



    莫君临看到太子同意了,便也松了口气,他赏识乐正蔓此人,可是没有太子允许,也不敢动用将军府的人。



    翌日清晨,雨势依旧,司徒峰坐于花亭喝茶,命人唤来了三个女儿。



    应连日的大雨,几人未出过府,便都只是随意收拾一下,也不知是何时,乐正蔓只是站在一旁等候。



    “父亲今日叫我们来,可是有什么大事?”司徒楠作为长姐,先行开口问道。



    司徒静有些不悦,白了一眼司徒楠,“就你话多!”



    “过几日便是陛下寿辰,特地叫你们出来,听听今年你们可有什么新意。”司徒峰放下茶杯,抬头瞧着三人说道。



    “女儿已经着手准备贺寿图。”司徒楠自小便是足不出户,整日绣花练字,养的一身大家闺秀的气质。



    她今年如同往年一样准备了刺绣,难免惹得司徒楠不悦了,“长姐每年都是刺绣,是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你是枫都第一绣娘吧!”



    被比作坊间的绣娘,司徒楠即是气愤又是恼火,“三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都是为陛下祝寿,心意到了就行,三妹妹何苦借此事来挖苦我?”



    “我只是随便说说,长姐怎么就恼了?”司徒静故意装作无辜的样子,眨巴着一双漂亮的眸子看向司徒峰。



    “行了,叫你们来商量的,又不是来吵架的。”果然司徒峰立刻呵斥住了司徒楠,随即问道:“静儿今年你可有什么新意?”



    每年老皇帝寿辰,各家小姐公子都是使劲浑身解数,争奇斗艳,瞧司徒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自然是已经有了想法。



    忙上前同司徒峰说道:“父亲,我近日在学舞剑,到时带领司武堂的将士,为陛下准备一场祝寿舞,你说可好?”



    北枫国向来以武力为重,老皇帝更是重视军事方面的训练,司徒静的想法倒是合了司徒峰的心意。



    “嗯,这个点子好,果然还是我静儿聪慧,有头脑,想出这般有意思的祝寿方式。”



    “是父亲教的好。”



    司徒峰再看向乐正蔓,立刻冷下脸来问道:“你可有何想法,且说来与你姐姐妹妹听听。”



    未等乐正蔓开口,司徒静便说道:“父亲,我的舞剑队伍,现在还缺一女子领舞,不如就让二姐来吧,何况我还要准备舞剑部分,这练兵之事,不如就交给二姐吧。”



    这是让她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啊,明明她只准备了一人独秀,为了显摆,却让将士给她做陪衬,亏司徒静想的出来,乐正蔓面无表情等着司徒静如何继续做下去,“我去领舞了,那三妹妹做什么?”



    “我自然是来指挥你们啊,就像父亲指挥千军万马一般,那日我在城楼之上指挥你们不就行了。”



    想的倒是挺好,乐正蔓抿抿嘴唇,随即点点头,“三妹妹就不怕我去当领舞,会抢了你的风头嘛?”



    “二姐也太高估自己了吧。”司徒静撇了一眼乐正蔓,不屑的说道。



    “行了,此事你便替你三妹妹分担一些,近日雨大,领兵之事便交给你,静儿负责自己独舞部分便好。”



    乐正蔓真想扒开司徒峰的心来瞧瞧,究竟长得有多偏,这几日连日大雨,为了不让司徒静淋雨,他把练兵之事交给自己,真是好计策啊!



    “二姐可听清楚了?这祝寿舞之事可交给你了,陛下寿辰那天,可别丢了我们将军府的脸面才是。”



    司徒静打的一手好算盘,她知道乐正蔓练兵之才能,自己练好独舞,那日就算乐正蔓出了差错,她大可说是乐正蔓的过错,只要自己的舞剑部分完美无缺便好,乐正蔓的差错,自有司徒峰处置她。



    “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让他们小瞧了我们将军府的练兵能力,所以不可出任何差错。”司徒峰一脸严肃,警告乐正蔓。



    “这几年我何曾让你失望过了?”她自认为,她做的一切不曾让任何人失望,只是司徒峰处处刁难,她又能说什么。



    乐正蔓话里带着火药味,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司徒楠怕乐正蔓又挨打,便赶紧说道:“父亲放心,二妹妹向来练兵有方,这次也定能完成任务,努力配合三妹妹的舞剑。”



    “如此最好!”司徒峰冷声道,随即又说道:“事不宜迟,你现在便去司武堂练兵!”



    外面雨声滴答滴答的声音,司徒峰像是听不到一般,催促乐正蔓现在就去,司武堂校场可是在城外,他怎么说的出口,现在就去!



    “还是等雨势小些再去吧……”



    “不必了,我现在就去。”乐正蔓打断司徒楠,不屑的撇了一眼司徒静,既然她要出风头,那她便成全她!



    转身出了花亭,一身红衣很快被雨水打湿,发梢不停地滴着水滴,一双红色长靴,踩着雨水大步离去。



    司徒楠只能叹息,自己这个妹妹苦命,也不知为何这么多年,司徒峰对乐正蔓爱答不理,就算乐正蔓表现的再好,他也像是看不到一般,从不表扬她半句。



    起初乐正蔓忍气吞声,自狩猎场上一事过后,乐正蔓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眼神里时而露出的阴冷气息,让她都不敢靠近,如今连司徒峰都敢忤逆了。



    “行了,楠儿你快回房去吧。”司徒峰嘱咐道,毕竟这才是他跟乐正玉唯的亲生女儿。



    “父亲……”司徒楠转身,眉头紧皱,有些担忧的说道:“父亲,你可发觉二妹妹,好像…好像变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