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胡子拉渣的大叔

经过司徒楠这么一提醒,司徒峰确实有所察觉,以前的乐正蔓可从不敢忤逆他们,更不敢用如此口吻,同他说话。



    “你们先回去吧。”



    司徒峰再次发话,让她们二人先行回了房间,自己坐在花亭看着外面的大雨,一时想起了大军师临死前的事。



    若不是乐正玉唯苦苦哀求,他定不会留下乐正蔓这个祸害在家里,如今他骑虎难下,若是让别人得知乐正蔓是大军师之女,他便会落得个私藏逆贼的罪名。



    所以为了将军府上下的安危,他定不能让乐正蔓知道半点关于自己身世的秘密。



    五日之后的清晨,大雨初停,久违的阳光终于露出了光芒,司武堂校场之上,乐正蔓一身赤红轻装,发髻编成小辫子高高束在身后。



    面前的湿地上,站着的是司武堂的五百将士,乐正蔓手持一支银色长枪,迅速转身。



    右腿轻触长枪,双手持枪,大喝一声,手中的长枪随着脚步,使的稳健有力,身子灵活多变,手中的长枪动作变化迅速,下面的将士眼神里都是敬佩之意。



    乐正蔓五岁便随乐正玉唯习武,十岁便跟着司徒峰在司武堂走动,如今在这司武堂校场也算是小有名气,不仅耍的一手好枪,剑法更是使的出神入化。



    “好枪法!”



    不远处莫君临拍手叫好,乐正蔓迅速收回手中的长枪,看到是莫君临后,吩咐众人道:“陛下寿辰在即,愿各位将士好好训练,届时让陛下好好瞧瞧我们司武堂将士的能力!”



    “是!”浑厚响亮的声音齐齐说道。



    乐正蔓嘱咐完,便离开了指挥台,向莫君临走来,“不知皇长孙殿下今日到校场,所为何事?大将军有事进宫去了,你有事可以跟我说。”



    “听闻司武堂校场的马匹都是些稀有的汗血宝马,不知二小姐,可否带我瞧瞧?我想选一匹送人。”



    “殿下请。”乐正蔓做了个请的手势,引着莫君临一路来到了马棚,“这里便是校场所有的马匹,殿下瞧上那个,带走就是了。”



    莫君临细细瞧了瞧马厩里的马匹,无奈摇头道:“恕我实在不知那匹好,还请二小姐为我挑选可好?”



    枫都城里众王爷公子里,莫君临的性格是出了名的温文尔雅,所说他不懂马,乐正蔓还是愿意相信的。



    走近马厩,乐正蔓扫视一眼,看中了眼前的一匹黑色的马,解下绳子,直接将马匹牵了出来。



    “殿下觉得这匹马如何,此马性格虽然刚烈,若是驯服好,却是极其效忠主子的好马。”



    莫君临看向马匹,身上的毛乌黑发亮,脚底不安分的来回走动,鼻孔里不停地喷着气,像是在警惕着什么,莫君临不由的点点头,“果然是一匹好马。”



    接过乐正蔓手里的缰绳,马儿立刻不安分的跳了起来,像是在恐吓莫君临一般。



    “选马果然也是要看缘分的,此马如此排斥我,看来我与它无缘了,我瞧它倒是挺喜欢二小姐,不如我做个顺水人情,将这匹马送给你吧。”



    莫君临举起手中的缰绳,等着乐正蔓接下,乐正蔓犹豫了半晌,这莫君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呦,君临倒是越来越会做人情了,跑到别人家的马厩里,牵一匹马,再送给主人,果然是好主意啊!”



    二人闻声回头,看到莫枫卿从校场方向走来,今日的他一身深蓝色绣着竹叶的常服,腰间一块龙纹玉佩,与莫君临那块应当是一对,当年老皇帝亲手送给二人的。



    再看他一头的墨发,竟然挽了起来,被精致的束在玉冠里,俊美的面容,没有了邋遢的胡渣,一双好看的剑眉轻挑,撇嘴而笑的样子,不仅好看,而且像是一下年轻了许多岁。



    二人正看的出神,莫枫卿怎么突然像是要洗心革面似的,却见他啪的一声打开折扇,剑眉轻挑,冲着乐正蔓眨巴了一下眸子道:“如何?丫头,我现在是风流倜傥的大哥,还是邋里邋遢胡子拉渣的大叔?”



    原来他竟然是为了那日自己的一句话,乐正蔓苦笑,这个莫枫卿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王爷说笑了,皇长孙殿下才是您的侄子,我可不敢唤您大叔。”乐正蔓保持恭敬的笑容,看着莫枫卿说道。



    “王叔今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莫君临这比喻,让莫枫卿同乐正蔓大吃一惊,虽然莫枫卿长得确实是俊美无比,可用别有一番风味来评价,是不是太……



    气氛有些尴尬,莫君临又接着说道:“自古都是女为悦己者容,不知今日王叔是为谁改头换面啊?”



    “哈哈……我知道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君临你也不必太过于痴迷于王叔我的美貌……”莫枫卿不理会莫君临的冷嘲热讽,故意装傻充愣。



    “咳咳…王爷,这里地湿,还是请您到帐中先用茶吧。”乐正蔓轻咳几声,示意莫枫卿自恋也要适可而止的好。



    莫枫卿哪里有那么好打发,一把夺过莫君临手里的缰绳道:“这匹马性子太烈,不适合你,不如送给本王好了。”



    没等莫君临跟乐正蔓说话,莫枫卿已经敏捷上了马背,得意洋洋的踹着马肚子远去。



    “这……”莫君临无奈,莫枫卿的突然到来,不知是何意。



    “无妨,若是殿下实在想送我些东西,不如就送我一些茶叶好了。”



    “原来二小姐也喜欢喝茶,那改日我定要宴请二小姐到府上坐坐,我哪儿正好有好茶……”



    “救命啊!救命啊!乐正蔓……乐正蔓……”



    “蔓蔓啊!蔓蔓啊!”



    莫君临话未说完,只听到校场上莫枫卿哭天喊地的救命声,莫枫卿竟然把马赶到了校场上,此马未被驯服,又因将士们手里的枪,难免受到惊吓,一时像是发了疯一般,驮着莫枫卿横冲直撞。



    有几个士兵放下手中的武器,冲上去准备驯服马匹,却被马儿用力甩开,紧接着,他们已经无法靠近马儿,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乐正蔓不由得略皱眉头,“明知马儿性子烈,还要抢了去,真是……”找死!



    “或许是七王叔见不得别人有好东西吧。”



    乐正蔓顾不得莫君临话里有话的讽刺莫枫卿,丢下莫君临,冲上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