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小心眼的莫枫卿

看到乐正蔓来了,莫枫卿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紧抓着缰绳大喊道:“别干看着啊,快救我啊!”



    “王爷不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嘛,怎么连一匹马都驯服不了?”



    “只能说你这匹马不会欣赏本王的貌美啊!”



    真会找借口,乐正蔓不屑的白了莫枫卿一眼,只见马儿越来越激动,莫枫卿随时都有被摔下来的危险。



    “蔓蔓!蔓蔓!快救我啊!”



    “听我的,你现在往后靠,我找机会上马!”



    接到乐正蔓的指令,莫枫卿紧抓着缰绳,闭着眼睛向后面挪了挪,乐正蔓找准机会,脚尖轻触地面,借力而起,在空中一个敏捷的翻身,手掌触及马背,夺过莫枫卿手里的缰绳,双腿迅速一跃,稳坐马背。



    乐正蔓一连贯的动作突然上马,让马匹越发疯狂,奋力狂甩背上的两人,莫枫卿吓的双手死死环抱在乐正蔓腰间。



    “放开我!”腰间突然一紧,乐正蔓心下一紧张,身体有些僵硬,呵斥莫枫卿道。



    “是你自己坐到我前面的,现在你抓着缰绳,我不抱着你,那我抓哪儿!”身后的莫枫卿倒还埋怨起她坐错了地方!



    “你!”



    他也不想想,要是坐他后面,以她的短胳膊,能抓到缰绳才怪!



    来不及多想,马匹再次发了疯的狂跑起来,乐正蔓尽量钳制马儿,抓紧手里的缰绳,将马往前面拉扯。



    这马性子太烈,突然前蹄架空,长啸一声,乐正蔓来不及防备,差点被甩了出去。



    幸好身后的莫枫卿,眼神微冷,快速伸手,抓住乐正蔓握着缰绳的手,使劲往右拉扯,随即将乐正蔓护在怀里,狠踹马肚子两脚,马儿终于平稳下来,却撒腿跑出了校场。



    “哎呀,虚惊一场,这次可多亏了你这个小丫头啊!”身后的莫枫卿松开乐正蔓的手,又放回了乐正蔓腰间。



    乐正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刚才莫枫卿在马背上害怕的样子明明是不会武功的,可是刚才在危急时刻,他竟然从容淡定的降服了这匹马!



    马儿跑累了,缓缓停了下来,莫枫卿却还保持环抱乐正蔓腰肢的姿势,一张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下巴都快递到乐正蔓的肩膀上了,呼吸出来的热气喷洒在乐正蔓的侧脸,酥**痒的,乐正蔓不耐烦的说道:“松开我”



    “啊?怎么了?”莫枫卿故意装作没听到。



    乐正蔓突然抬起左胳膊,重重撞在了莫枫卿下巴上,“我说,松开我!”



    突然的重创,莫枫卿疼的松开了手,赶紧去捂下巴,乐正蔓借机,敏捷跳下了马背。



    “哎,我说你……那晚在醉春楼踹我的一脚,我还没跟你算账,今日你又伤我!你信不信我告诉你父亲!”莫枫卿坐在马背上,边揉发疼的下巴,边发狠说道。



    “这儿风景不错,王爷在这儿赏会儿风景,我先走了。”话毕,乐正蔓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身后的莫枫卿揉着下巴,嘴角撇笑,一时竟忘了疼痛,望着乐正蔓离去的方向笑了起来。



    随即狠狠踹了一下马肚子,马儿飞快向前跑去,路过乐正蔓身旁时,将泥潭里的脏水溅起,乐正蔓红色的罗裙上溅满了斑斑点点的泥点。



    “本王才不会输给你一个小姑娘!”



    这般小心眼的男子,乐正蔓还真是第一次见,站在原地,瞧着身上的泥点儿,竟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那匹马,最终也是被莫枫卿强行牵走了,临走之时还不忘告诉乐正蔓,“这匹马不适合你,改日本王送你一匹好的。”



    随即翻身上了马背,歪歪斜斜骑马跑出了校场。



    “既然如此,那还请皇长孙殿下重新选一匹,我让人给殿下送到府上去。”乐正蔓略带抱歉的说道。



    莫君临无所谓的笑笑,“不必了,本来是想借花献佛,送给你的,既然王叔喜欢,那就送给他好了。”



    乐正蔓不知莫君临为何送她马匹,她自然也不想知道,便没有多问,随即拱手道:“那我先去忙了,殿下自便。”



    淡然自若,白净的脸颊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清冷的样子像是波澜不惊的湖面,微微点头后,转身大步离开。



    莫君临一时看的出神,她小小年纪,为何给人的眼神像是已经经历过许多事一般。



    夜间。



    东宫的书房内依旧灯火通明,莫君临背手而立,望着窗外的一轮明月,恍惚想起乐正蔓今日在校场的英姿,虽然年纪尚小,可是她眼神里散发出的却是一股成熟稳重之意。



    房门被人推开,太子莫枫宇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莫君临,径直走向软榻坐下,“今日你亲自去了校场,可有什么发现?”



    “乐正蔓被司徒静指去帮她练祝寿舞,我今日见过她使枪,却是几分乐正玉唯当年的气概。”



    莫君临句句都是夸赞乐正蔓的话,太子也知道莫君临是个爱惜人才的人,既然看上了乐正蔓的能力,他必定要将此人收纳回东宫才肯罢休。



    “既然是你瞧上的人,那我自然是放心的,只是若此人并非能为我们所用,也不可让他人用之!”



    “是,儿臣明白。”莫君临恍惚又想起一事,“今日七王叔也去了校场。”



    “他去做什么?”



    “不知他的去意,只是他在马背上表现出的样子,像极了不会武功之人,只是他越是表现的对我们没有威胁,就越值得怀疑!”



    今日虽然看到莫枫卿胆小如鼠,连匹马都驯服不了的样子,可是莫君临心里还是很不安,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是不会忘了自己的母妃如何死的!我也知道他这次回来,绝不会那么简单!”太子略带皱纹的眼角微闭,手里的茶杯似要被他捏碎一般。



    当年莫枫卿的母后,北枫国的皇后,在宫中被查出使用巫蛊之术毒害皇子,发了疯似的胡乱砍人,群臣的挑唆之下,老皇帝被迫将皇后抓了起来,后来惨死冷宫。



    这其中的隐情知道的人不多,可是莫枫卿他心里是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