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你是个什么东西

又是五日之后的大晴天,今日是老皇帝六十大寿,老皇帝自登基以来,一直都是以百姓为先,勤政爱民,百姓拥戴。



    自清晨开始,便有官员,商人,陆续进枫都,虽然有的不能进宫面圣,但为了表达他们的心意,他们还是不远千里,将贺寿之物送到枫都。



    将军府门前,司徒峰一身深紫色官服,黑色官帽,大步而来,身后跟着一身粉色罗裙的司徒楠,貌美的脸颊上唇红齿白,眼角眉梢略带笑意,一头墨发挽着精致的发髻,剩下的一些垂放在身后,留了一缕,垂放在胸前,一举一动尽显大家风范。



    而另一边则跟着,一身绿色罗裙,额前留着厚重刘海,脸颊带着婴儿肥的司徒静,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一双圆圆的眼睛里像是容不下任何人一般。



    “可都准备好了?”



    司徒峰驻足于台阶之上,询问乐正蔓,乐正蔓一身红色罗裙,外搭一件红色马甲,腰间是一条红色绣着梅花的腰带,一双黑色长靴。



    “万事俱备,只等将军一声令下!”



    乐正蔓一头长发依旧辫成小辫高高束起,今日额前带了一块红色绣着几多云的额带,样貌并不比司徒楠那般出众,但是全身却散发着一种清冷气质,白净的脸颊上面无表情,低着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动,躬身抱拳行礼。



    今日他们都是盛装出席,而她却被司徒峰支配来,负责带领祝寿将士进宫,自然乐正蔓是愿意的,她宁愿在校场跟将士们在一起待一天,也不愿意参加所谓的宫宴。



    “哟,将军府今日好大的阵仗啊。”



    这不屑又带挑衅的声音,除了莫枫卿还能是谁!



    今日的莫枫卿依旧一身深蓝色常服,发髻收拾的干净利落,一把折扇不离手。



    司徒峰虽然不待见莫枫卿,但毕竟人家是王爷,礼数还是要有的,带着司徒静司徒楠下了台阶。



    “老臣见过王爷。”微微躬身,拱手道,乐正蔓随即随司徒峰拱手行礼,却不语。



    司徒楠司徒静纷纷福身请安,“臣女见过王爷。”



    “好了,都起来吧。”



    待起身,司徒楠微微抬头,瞧了瞧莫枫卿,却碰巧对上莫枫卿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随即还冲她点头而笑,一时红晕染上脸颊,匆匆娇羞的低下头去。



    莫枫卿今日也不多话,撇了一眼乐正蔓,咧嘴笑了笑,“待会儿见喽。”便上了马车,匆匆离去。



    “呦,长姐何故脸这般红了?”司徒静故意闻之,随即笑着看了一眼远去的莫枫卿的马车,回头不忘调侃司徒楠道:“真是没出息,人家可没跟你说话,你脸红做什么?莫不是心里正想着什么事儿了吧。”



    一听司徒静这不清不楚的话,司徒楠的脸红的越发严重,漂亮的眸子瞪了一眼司徒静,“三妹妹毕竟是女子,说话多少得注意着些!”



    第一次看到司徒楠这般生气,乐正蔓在一旁默默为司徒楠的举动拍手叫好,不等司徒静回嘴,乐正蔓赶忙说道:“将军,我们该出发了。”



    对于乐正蔓一口一个将军。司徒峰并未发觉哪里不对,只以为是乐正蔓在生他的气罢了,便下令道:“出发!”



    乐正蔓转身大声道:“出发!”



    司徒峰父女三人,各乘坐一辆马车,乐正蔓则翻身上了马背,带着一些人在马车前方行走,剩余的将士皆跟在马车后面。



    一时枫都长街上,被司武堂的将士占去了一大半,明明是给老皇帝祝寿,风头却都被大将军司徒峰全占了去。



    北玄门前,众人下了马车,没有老皇帝的命令,大臣不得私自带兵进宫,今日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今日例行负责检查的却是极勇!



    皇宫内禁卫军的副统领是从司武堂出去的,极勇为人圆滑,给谁都不留情面,眼里只有司徒峰这个大将军。



    “将军您来了,朝臣们都到的差不多了,您请。”



    司徒峰很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司徒静司徒楠先行进了宫门,乐正蔓若有所思的瞧着司徒峰的背影,如今他的势力越发大了,连皇宫都来去自如了。



    “二小姐,您这边请吧。”极勇一脸殷勤的将乐正蔓领到一边的宫门,“这些将士请先到此等候,他们是不能进北玄门的。”



    这个乐正蔓自然知道,便安排了将士在这边等候,“他们我便交给你了,若是有一个人出了好歹,不能给陛下表演祝寿舞,你应该清楚会是什么下场!”



    若不警告极勇事情的严重性,怕是他会听信别人的谣言,在这里边捣乱,乱了她的计划。



    “是,这个二小姐放心,我会照顾好众位兄弟的。”极勇陪笑着,乐正蔓轻声嗯了一声,转身进了北玄门,身后的极勇立刻冷下脸来,冲着乐正蔓呸了一声,“什么狗屁二小姐,给谁摆架子呢!”



    这些话乐正蔓听的不少,早已经没有生不生气的说法,嘴角撇撇笑意,脚下却很自觉的找到一块石子,随即用交点向后一踢,石子不偏不倚,正中极勇的膝盖。



    立刻疼的极勇蹲下了身子,“哎呦,哎呦……”



    “副统领您怎么了?”



    几个士兵匆匆围了上去,乐正蔓嘲讽勾起唇角笑笑,大步进了北玄门。



    “什么东西!敢暗算我!”待乐正蔓走远,极勇又破口大骂起来。



    不料,却被随后而来的莫君临听到,莫君临看到乐正蔓离去的身影,大约猜到极勇骂的人是谁了。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骂主子!”



    闻声,众人回头,看到是莫君临,赶紧跪了下来,“属下刚才骂那些不长眼的小兵呢,殿下多虑了。”



    “一个小小副统领把大将军府的二小姐不放在眼里,当着众人的面破口大骂,你以为将军知道了,还会饶了你?”



    即使司徒峰再不喜欢乐正蔓,可乐正蔓名义上还是他的女儿,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有人骂乐正蔓,那自然是明摆着不给他面子。



    “不不不,小人再也不敢了,还请殿下恕罪。”极勇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他可不想让司徒峰知道,再革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官职。



    “陛下寿辰结束后,自行到检狱司领罚!”莫君临冷脸,甩下这句话。便也匆匆离开了。



    极勇一个劲的磕头答应,待莫君临走远,士兵才将他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