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南羽国使臣南锦

议政殿外,纯金打造的龙椅上坐着头发花白,已经年迈的老皇帝,今日身着深蓝色绣着龙纹的龙袍,紫金冠下是一张满是皱纹却不失威严的脸,如今更是添了几分和善。



    左右各十名身穿盔甲的带刀侍卫,台阶之下依次站着百余名乐师,统一着暗红色宫装,手中或是号角,或是锣鼓。



    老皇帝身旁的杜公公直起腰板,向前走了几步,眼神高傲的扫视了一眼台阶之下,“百官贺寿!”



    乐师手中的号角响起,威严霸气,传遍枫都的大街小巷,文武百官按照官位等级一次统一着官服,缓缓走了进来。



    前排站着老皇帝的众位儿子,依次为太子莫枫宇,四王爷莫枫化,五王爷莫枫建,七王爷莫枫卿,九王爷莫枫言。



    众人先行上前一步,面对台阶之上的老皇帝,纷纷下跪磕头道:“祝父皇万寿无疆,圣体康泰!”



    高位之上的老皇帝看到子孙集聚,满意的点点头,伸手道:“免礼平身。”



    众王爷站了起来,退到一旁,紧接着是莫君临带着几位年纪尚小的孙子辈上前拜寿,“祝皇爷爷万寿无疆,圣体康泰。”



    “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老皇帝和蔼可亲的想下来看看他的这些可爱的孙子,碍于身份地位,只能作罢。



    号角声再起,统一着装的文武百官整齐划一,纷纷下跪行礼祝寿,“祝陛下万寿无疆,圣体康泰,!”



    老皇帝缓缓起身,俯视他的臣子,苍老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霸气抬手道:“众爱卿平身!”



    待百官贺寿完,从外宫门传来一声,“南羽国使臣进宫贺寿!”



    众人闻之是南羽国使臣,自行让开一条路,站到两旁,虽然如今的北枫盛世太平,可是毕竟这繁荣昌盛之景已经持续几十年,四国早已经对北枫虎视眈眈,十几年前也已经爆发过一次战役。



    宫门口很快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一袭青色绣着孔雀羽毛纹样的南羽国服饰,孔雀样式的金色发簪别进了她精致的发髻里,标准的瓜子脸上,洋溢着大方得体的笑容,一颦一笑皆是大家风范。



    众人不识,虽然知道南羽国国主是女子,却不懂为何使臣也是女子,莫不是看不起他们北枫国!



    路过百官,使臣步步稳健,丝毫不畏惧如此场面,待走近,双手合十放于胸前,微微底下身子道:“南羽国使臣南锦奉我国主之命,特来祝北枫皇帝大寿,祝陛下万寿无疆,圣体康泰。”



    远来是客,老皇帝觉得如今南羽国还肯派人来贺寿,也就证明了南羽国的立场,“国主有心了,使臣一路辛苦,免礼吧。”



    “多谢陛下。”



    宫人引着南锦走到一旁,南锦却不去,径直走到了莫枫卿身边,笑的一脸灿烂,缓缓开口道:“怎么?老朋友不准备打招呼吗?”



    老朋友?



    这句话可足够引起身旁众人的眼神围观,莫枫卿点头而笑,“你们国主可真是胆大,竟然让你来了。”



    “国主之意,难道你不知?”南锦反问。



    “七弟居然认得南羽国的使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太子心里疑惑,何曾听说莫枫卿跟南羽国还有联系了?



    不等莫枫卿回答,南锦转身,不失礼貌的微笑,打量了一下太子,瞧他一身深紫色绣着蟒蛇的袍子,自然知道他便是北枫的皇太子。



    “太子殿下不知,我南羽国都城距离彬州不远,偶尔也会去彬州采购,一来二去,自然便认识七王爷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七弟的一个不经意之间,竟然帮我们北枫建立了如此的友谊。”



    太子对南锦的话略有怀疑,但看南锦如此爽朗,便不好再多问什么。



    “使臣大人,这边请吧。”



    自始至终,莫枫卿不顾旁人如何议论,也不解释什么,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邀请南锦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



    百官中有头有脸的官员纷纷入座,其余的皆退出了宫殿,就座的莫枫言撇了一眼司徒峰,二人相视,像是互通消息一般。



    莫枫言起身走上前来拱手道:“父皇,百官贺寿已到一半,接下来是否可以看看今年女眷们的贺寿礼了?”



    “众爱卿美意,寡人自然不能辜负。”



    “听闻今年将军府的三小姐的贺寿礼与往年不同,不知司徒将军可否解说一下?”莫枫言回头询问司徒峰。



    “回陛下,小女不才,今年特地为陛下准备了一场祝寿舞,现已在北宫校场准备,还请陛下移驾北宫楼阁。”



    “祝寿舞?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这三小姐每年都有新花样。”



    “三小姐果然与众不同啊。”



    底下的大臣议论纷纷,如此新鲜的事,不仅他们感兴趣,老皇帝也感兴趣。



    “既然是司徒爱卿之女用心准备的,寡人自然不能错过,那咱们便去瞧瞧?”老皇帝像是在请求众人意见一般,侧脸询问。



    “如此新鲜的花样,父皇不去就可惜了。”莫枫言跟着说道。



    “到底是父皇想看呢,还是九弟想看啊?”莫枫卿摇着扇子,慵懒的说道。



    这话无疑是在调侃莫枫言太过心急,句句都是为司徒峰圆场,众大臣一听,皆低声笑之,莫枫言虽气恼,此时却也不敢同莫枫卿拌嘴。



    老皇帝笑而不语,大笑起身,在杜公公的带领下,移驾北宫楼阁,只是刚一转身,他慈祥脸上的笑容刹时变的冰冷异常。



    他的笑声里,多的是无奈跟愤怒,太子听的明白,莫枫卿跟莫君临也听的明白。



    司徒峰这几年手握北枫十万兵权不放,势力一日比一日大,朝臣对他也是毕恭毕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只不过是他的小女儿准备的祝寿舞,都要老皇帝亲自移驾观看,可见他是有多嚣张!



    “你们北枫果然精彩,处处都是一场好戏。”南锦调侃莫枫卿。



    莫枫卿轻摇手中折扇,撇撇嘴,摇头笑笑,“让使臣见笑了,不过这好戏还在后面呢。”



    “那我们接着往下看?!”



    二人相视,共同起身,随着众人一同转身离开,身后的莫君临一双眼睛若有所思的轻撇南锦跟莫枫卿,随即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