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巾帼不让须眉

北宫楼阁之上,宽敞明亮,宫人已经备好宴席,里里外外守卫森严,老皇帝领着众人款款而来,杜公公领着老皇帝在正中央的龙椅上就座,众人皆按官职,依次就座。



    楼阁之下是一处容纳千人的校场,司徒静一身绿色带着水袖的舞裙,站于看台之上,手持一把锋利长剑,她的身后是乐正蔓带领的五百司武堂将士。



    “臣女参见陛下,祝陛下万寿无疆,圣体康泰。”司徒静跪下,抱拳看向楼阁之上的老皇帝行礼道。



    校场之上如此浩大的场面,众人无不赞叹司徒静的才能,老皇帝年轻时也是喜欢舞刀弄枪的,这北枫的江山也是他们从马背上打下来的。



    虽知道司徒静有意讨好他,但老皇帝还是很高兴看到这些保家卫国的将士。



    “免礼吧,静儿今日为寡人准备了什么新鲜花样儿啊,寡人的这些臣子们可都等着看呢。”老皇帝慈祥一笑,回头瞧了瞧众大臣道。



    司徒静起身,一副自豪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将士道:“请陛下跟众大人欣赏。”



    随后校场上早已经备好的乐师,敲响手中的乐器,声音清脆流畅,琴声幽幽而起,玉手抽出剑鞘里的长剑,手腕轻轻旋转,脚下不停变换动作,长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



    剑光在空中画成一弧,司徒静纤细的腰肢随机顺着剑光倒去,却又在着地那一刻随机扯出水袖,向一旁的大鼓抛去,咚的一声,响彻北宫楼阁。



    看台之上,一士兵伴随着司徒静舞剑的节奏敲响大鼓。



    微风之中,不知从哪儿飘来花瓣,乐正蔓眼神微冷,霸气大喝一声,“布阵!”



    司徒静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只说让乐正蔓练兵,没说摆什么阵?只是这时,她不好停下手中的动作去教训乐正蔓,只好继续舞动。



    校场之上,早已经等待的五百将士,立刻整齐喝道:“是!”



    随即,偌大的校场上,士兵每人手持长枪,迅速散开,将校场围城一个圆,乐正蔓身着似火红衣,手持银色长枪,屹立于大圆之中。



    鼓声再起,乐正蔓带着众士兵,挥动手中的长枪,气势雄伟,声音霸气回荡在北宫楼阁之中。



    手中长枪缠绕旋转,脚底如风,变换迅速,每使一个动作,都伴随着气势磅礴的大喝之声。



    楼阁之上,司徒峰脸色难看异常,莫枫卿摇着扇子轻撇一眼道:“果然新鲜啊,司徒将军?司徒将军觉得不满意吗?脸色怎么这般难看?”



    听闻司徒峰脸色难看,众人以为是不满意乐正蔓的表现,便都跟着附和。



    “司徒将军家的二小姐,如今倒是大变样了,这枪法使的一绝啊。”



    “是啊是啊,巾帼不让须眉之风采。”



    老皇帝看到如此浩大场面,众将士意气风发之姿,往日的忧愁消失了一大半,亲口称赞道:“果然精彩啊,哈哈哈!”



    “这女子是谁?”南锦瞧了一眼莫枫卿得意的笑容,疑惑问道。



    “她便是乐正蔓。”



    “原来她竟是一个小姑娘。”南锦闻之,像是听说过乐正蔓一般,不为所动,又瞧了瞧校场上的乐正蔓,若有所思的笑了。



    太子同莫君临相视一眼,父子二人随即相视而笑,一致同意,此人该为他们所用。



    此时哪里还有人会去注意看台上司徒静的一人独舞,纷纷将目光落到校场上,乐正蔓带领众将士的表演,司徒静舞的尴尬非常,最后终于撑不下去,又气愤又扫兴,扔了长剑,怒视校场上的众人。



    “变阵!”



    乐正蔓一挥长枪,再次发号施令,士兵们围成的圆形阵里,些许士兵迅速散开,有秩序的跑着队形,很快由刚才的圆形阵法变换成一个“寿”字。



    圆中有“寿”,“寿”中一点,乐正蔓一袭红衣似火,发髻高束,手持银色长枪,屹立于“寿”字的那一点上,众将士大喝一声,长枪重重落地!



    乐正蔓抱拳仰头,一双清冷眸子看向楼阁之上,中气十足,大声说道:“司武堂将士祝陛下万寿无疆,圣体康泰,我北枫大国国运昌盛!”



    “陛下万寿无疆,北枫国运昌盛!”



    “陛下万寿无疆,北枫国运昌盛!”



    “陛下万寿无疆,北枫国运昌盛!”



    将士长枪敲响地面的声音,威严霸气的祝寿之声,震耳欲聋,点燃着每一个北枫国人的士气。



    楼阁之人,不知是谁先站了起来,拍手叫好,“好好好,这才是北枫儿女!”



    一时间众人纷纷起身,对着校场上的众将士拍手称赞,乐正蔓嘴角微扬,滑过一丝笑容。



    “此女果然不简单。”南锦再次称赞道。



    “自然不简单。”



    莫枫卿头也不回,满脸笑意加自豪,回了南锦一句,南锦脸色微变,随即又笑容满面,“七王爷瞧上的人,自然不简单喽。”



    莫枫卿不语,也就是默认了,南锦失落之色稍纵即逝,同众人拍手叫好,“看来国主让我来对了,与北枫为友,果然是对的。”



    “多谢贵国相信,北枫必定不会让贵国失望。”老皇帝同南锦说道,随即挥手招来杜公公,“让她姐妹二人上楼阁听赏。”



    “是,陛下。”杜公公起身,走了几步,望着楼阁下的乐正蔓同司徒静,大声说道:“陛下有请二小姐三小姐!”



    司徒静回头怒视一眼乐正蔓,心中气愤非常,先行上了楼阁,乐正蔓将长枪递给士兵,整了整衣服,大步而来。



    楼阁之上众人都将目光投放在乐正蔓身上,今日见识过乐正蔓才能之人,无不感叹。



    “臣女参见陛下。”乐正蔓抱拳行礼道。



    “今日这祝寿阵……确实新鲜,是你们二人谁的主意啊?”老皇帝瞧着姐妹二人慈祥问道。



    “回陛下,是静儿前些日子翻阅书籍时,无意间看到祝寿舞这一说法,特地学习了舞剑,今日为陛下寿诞助兴。”



    司徒静抢先说道,随即又想起乐正蔓大出风头之事,有些不满,故而强调道:“还有今日祝寿舞能完成的如此完美无缺,也少不了二姐鼎力相助。”



    如此一说,众人自然觉得主意是她出的,乐正蔓不过是听指挥办事罢了,最后的功劳还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