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南容海的罪恶

“早就听闻司徒三小姐聪慧,是司徒将军的得力助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人群里的莫枫言起身笑着夸赞司徒静,乐正蔓嘲讽的撇了他一眼,不语。



    “原来司徒三小姐,还有排兵布阵的本事啊?”莫枫卿摇着扇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说完不忘用胳膊肘碰了碰南锦,南锦立刻会意,接着问道:“听闻北枫当年有一位军师就擅长排兵布阵,不知这位军师可是三小姐的老师?”



    南容海当年是以串通外敌,谋反定得罪,如今南锦提及,众人哪里敢吱声。



    “你是谁?”司徒静仰头,傲慢的看着南锦问道,乐正蔓这时也才注意到莫枫卿身旁漂亮大方的异国女子。



    “大胆,不得对使臣无礼!”司徒峰出言呵斥,司徒静才知南锦是使臣,便不再多言。



    “使臣有所不知,这军师早已经故去多年。”老皇帝提及南荣海,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当年南容海背信弃义,在战场上串通外敌,意图谋反,已被军法处置!”司徒峰说南容海谋反时,眼皮都不眨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真是可惜了这么个人才。”南锦没有跟着谴责南容海的罪责,倒是觉得可惜了他。



    莫枫卿合上扇子又好奇的问道:“那不知,此阵法是三小姐在哪儿学来的?”



    司徒静哪里知道什么阵法,一时吞吞吐吐不知如何解释,偷偷瞧了瞧司徒峰,又满是怒火的看了看乐正蔓,瞪着眼睛示意乐正蔓赶紧解释。



    乐正蔓紧握拳头,克制自己的情绪,两步上前拱手道:“回陛下,此阵法正是我在家中军师所留的书籍上学来的,只是被我改动了。”



    听闻是南容海留下的,司徒峰一时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乱臣贼子的东西你也敢动!是不是不想要你这条小命了!”



    司徒峰发怒,指责乐正蔓,一听是罪臣的东西,司徒静哪里还敢承认,便忙着解释道:“陛下,练兵之事,都是二姐一人负责的,臣女不知情的,要早知道是罪臣所留下的东西,臣女必定不会碰的!”



    “回陛下,是我一人所为,军师之才能,北枫无人能及,今日我能用他所留,让陛下看到我北枫将士的士气,就证明他的才干,就算军师做了错事,但我相信他在北枫时,是一心为北枫着想的,如若不然他也不会留下书籍,供北枫后人使用!”



    啪!



    “大胆逆子,还敢替罪臣说话!”司徒峰怒火中烧,从人群里冲过来,给了乐正蔓一巴掌。



    乐正蔓皱紧眉头,握着右脸,耳朵嗡嗡作响,闭了闭眼睛,才让自己清醒了些。



    一时间众大臣都被吓到,要知道当年可是司徒峰亲自杀了南容海的,如今乐正蔓如此维护南容海,这不是打司徒峰的脸吗!他能不生气吗!



    “将军这是做什么?教训女儿也不该当着陛下的面吧!”众人不敢言语,杜公公倒是急了,冷下脸来质问司徒峰。



    “南容海罪恶滔天,这逆子还帮着他说话,就该打!”司徒峰理直气壮,回怼杜公公。



    不给杜公公面子,也只有司徒峰敢,杜公公气的不知如何回答,只听莫枫卿说道:“将军何必如此生气,不过是一本书罢了,何况这书还是本有用的,就更应该看了,如今二小姐看完此书,便能加以总之,更是可喜可贺,陛下都没生气,您倒是先急了,可是将军心虚了?”



    “是啊,将军,既然是二小姐在家中所看的,那要怪也该怪将军大意,不将此书烧毁,让二小姐拿去看了,幸好此书中的阵法都是有用的,如若不然倒是将军的大过错了。”莫君临也跟着替乐正蔓说了几句。



    司徒峰哪里肯烧了此书,此书的用途多大,他比任何人清楚,当年军师将排兵布阵的所有想法,抄写成书,为的就是自己不在时,此书能帮助司徒峰。



    “大军师的才能想必大家有目共睹,寡人也相信他只是一时糊涂,既然此书有用,那便要加以作用,不可销毁。”老皇帝一直是不愿意相信南容海会串通外敌来谋反的。



    “陛下,此书不能留,南容海狼子野心人人得而诛之……”



    “给寡人闭嘴!”老皇帝终是怒了,一拍桌案,案上的茶杯被拍下桌案,茶水全部撒了出去,摔的粉碎。



    一时间,楼阁之上,众人匆匆下跪:



    “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如今寡人连留一件东西的权利都没有了嘛!都得你们来替寡人做主了不成!”



    这话老皇帝自然是说给司徒峰听的,他仗着自己的势力一日比一日大,如今都敢来对皇帝的做法指指点点了,太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陛下息怒,今日是您大寿之日,您是寿星,您说留什么,留谁都得按照您的意思来,就算不是您做寿,这北枫国照样都是您的,任他谁敢说个不字。”



    自家朝臣自然不敢多言,南锦这个使臣只能来缓解此时的尴尬气氛了,老皇帝听完,怒气也消了些许。



    “使臣说的对,这北枫国都是陛下的,任何事都由不得他人做主。”杜公公安抚老皇帝道。



    “陛下息怒,老臣刚才鲁莽,说错了话,还请陛下恕罪。”



    司徒峰跪在地上,磕头认错,这才让老皇帝消了气,太子赶紧劝解道:“这大喜的日子,父皇怎么会生气呢,不过是跟众位开了个玩笑。”



    随即又瞧着地上的司徒峰,大笑说道:“将军还不快让您的大女儿把礼物拿上来给陛下赔罪。”



    太子解围,司徒峰感激不尽,赶紧点头道:“是是是,快请大小姐上来。”



    不一会儿,在宫人的带领下,司徒楠带着两个宫女走了上来,一瞧众人都跪着,心揪了起来,手心攥紧手帕,匆匆上前行礼道:“臣女给陛下祝寿,祝陛下万寿无疆,圣体康泰。”



    老皇帝向来温和,今日真是被司徒峰给气糊涂了,这会儿火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免礼吧。”也不说让众人起来,只免了司徒楠一人的礼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