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莫枫卿要退婚

司徒楠一挥手,宫女将手中的东西打开,只见那两米长的软绸上,皆是用真丝细线所绣人物,马匹。



    “回陛下,这是臣女前些日子瞧见陛下马背上的英姿,特地绣的狩猎图。”司徒楠福身解释道。



    杜公公忙上前来,接过宫女手中的刺绣作品,笑吟吟的递到老皇帝眼前,“陛下您瞧,这大小姐的绣工果然是枫都一绝啊,这上面的人物马匹,栩栩如生,尤其是陛下,竟跟真的一般。”



    面对杜公公苦口婆心的缓解气氛,老皇帝总算是露出了笑脸来,故作生气骂杜公公道:“你这老东西,就会油嘴滑舌!”



    “老奴可不是油嘴滑舌,老奴说的是事实,这大小姐的绣工无人能及啊。”



    “嗯,楠儿确实是这枫都城,大家小姐中的典范,你们二人以后除了舞刀弄枪之余,应当跟你的姐姐多多学习才是。”



    当着众人的面夸赞司徒楠,又因刚才乐正蔓私自做主之事,让她丢了脸面,司徒静嘟着嘴,气的胸口起伏不定。



    “陛下教训的是,老臣日后定当严加管教她们。”司徒峰冷眼,怒视司徒静跟乐正蔓。



    “寡人也没说让你严加管教,这蔓蔓跟静儿还有楠儿都各有所长,今日能看到我北枫将士英勇善战的身姿,寡人甚是欣慰。”随即顿了顿瞧见众人还跪着,便大笑着说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谢陛下。”



    老皇帝火气消了,众人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今日寡人只当你们二人不知军师之事,此事便作罢,你们二人各有所长,赏赐自然也少不了你们。”



    众大臣在场,老皇帝虽对军师之死抱有遗憾,可他必定定的是谋反之罪,若是此时老皇帝过于偏袒军师之事,如何服众。



    “这两位小的不懂事,那这位大小姐可得好好赏赐了,您说是不是父皇。”太子上前笑着说道。



    “这个不用你说,寡人自然会赏赐。”老皇帝如同赌气一般说着



    太子瞧了一眼司徒楠,又与莫君临相视一眼,转身又说道:“司徒将军,您这女儿今年也二十了吧?”



    “嗯,今年春季刚满二十。”



    “父皇您看,这如今七弟也回来了,是否可以考虑一下这二人的婚事了?”



    莫枫卿就知道太子此意在此,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二哥可真是事事都替**心啊。”



    “如今你也已经二十五,恰巧又回了这枫都,这亲事也是早就定下的,何不挑个良辰吉日成婚,日后你回彬州时,父皇也会少一点牵挂。”言外之意就是成了婚,赶紧回彬州。



    司徒楠早已经羞红了脸,低着头不愿抬起,老皇帝只是听着,也不插话。



    “是啊,七哥,我等都已经妻妾成群,而你的府中却连一房妾氏也没有,如今何不赶紧与司徒大小姐成了亲,也了却了父皇的心头大事。”



    莫枫言说完,不忘暗地里偷偷瞧瞧莫君临,早前莫君临找过他,也说起过此事,只要将莫枫卿赶出枫都,剩下的事都好商量,莫枫言自然也觉得莫枫卿留着是个祸害,何不联手先将他除了。



    连一房妾氏都没有?要不是莫枫卿三天两头往醉春楼跑,乐正蔓还真以为他有些问题,不觉撇了一眼莫枫卿,却意外对上他的眸子,略显尴尬,匆匆收回了目光。



    “枫卿,你的意思呢?”老皇帝也没有逼迫莫枫卿,倒是先问起他的意见来。



    这老皇帝究竟是什么意思?乐正蔓看的越发着急,虽然平日里司徒楠不说,但她看得出,司徒楠对莫枫卿的那种期盼,期盼着莫枫卿将她带离将军府那个势力之地。



    只见莫枫卿收起折扇,走到中间拱手,神情也是罕见严肃起来,“父皇,儿臣此次回来,其中一事就是为了这自小定的婚事。”



    如此一说,司徒楠心口突突直跳,激动又害羞,脸颊又红晕了几分,乐正蔓悄悄凑到司徒楠耳边说道:“看来长姐是要嫁人了。”



    容不得姐妹二人高兴,只听莫枫卿又说道:“儿臣在彬州待了十年,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事,如今已经二十五六,已经对成家立业这些事淡却,只想活的随性,只是大小姐如今正是桃李年华,不该让如此妙龄女子将光阴浪费在我身上。”



    此话一出,司徒楠心头一痛,像是**了一把利剑,原本羞涩的样子变的吃惊呆滞,莫枫卿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的意思是要退婚不成!



    “王爷什么意思!”乐正蔓怒声质问。



    却被司徒峰一把拉了回来,“混账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随即司徒峰冷着脸问道:“王爷既然早有此意,为何要等到现在才说,何不早些来了书信说清楚,也不耽误我家闺女!”



    “将军说的是,只是这几年我在彬州没少写信来枫都,只是书信还未到枫都便被人拦截,我也无能为力。”



    这几年间,他明面上送来的信都被谁拦截了,司徒峰比谁都清楚,这会儿何必还给自己找不愉快。



    “父皇,他们二人的婚约可是皇后娘娘在世时亲自定下的,不可说退就退!”太子绝对不允许莫枫卿退婚。



    老皇帝虽然觉得亏欠莫枫卿太多,只是这桩婚事是莫枫卿母后所订,不能儿戏,“枫卿你要想清楚,这可是你母后给你定的婚约,而且静儿等了你这么多年,你不可辜负了人家。”



    “儿臣想的很清楚,也知耽误了大小姐,所以此次亲自回来退婚,还请大小姐见谅,愿大小姐早日寻得良人。”



    莫枫卿此话早已经表明了心意,此婚非退不可,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所说,让她颜面何存!



    欲哭无泪,说的便是此时司徒楠的心情,脸颊越发红晕,是因为觉得丢人,众人乱七八糟的言语也传进了耳朵里。



    看到司徒楠尴尬的处境,司徒静倒是高兴了,不忘火上浇油,“看来你嫁人之事成了笑话了。”



    说完不忘咯咯笑个不停,司徒楠羞愧难当,心下着急,抽泣着推开众人跑下了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