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

傅南霆玩味地注视她的一举一动,亦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瞬表情。



    最终,傅南霆满意叫停。



    得到恩许的舒歌迅速穿上衣裳,飞似得跑到门口,誓要逃离这处阴冷地狱。



    “哦,忘了告诉你,我有个生意伙伴喜欢这种游戏,所以,我打算把这视频送给他。”



    这一刻,舒歌想要大喊大骂,满肚子的委屈羞辱无处宣泄,她气急败坏折身而返,欲砸碎那个相机。



    “傅南霆,你**!”



    像是料想到她的反应,傅南霆按下内线电话,一众保安汹涌而入迅速拖走舒歌。



    待舒歌离开后,傅南霆拿起电话,拨通另外一边,“按原计划进行!”



    被扔出来的舒歌狼狈不堪,妆容凌乱,丝毫不复之前光彩照人的模样和神采。



    路上围观的人和身边的同伴窃窃私语:“这不是舒氏的大小姐么,之前高高在上的,如今也沦落到上门求人的地步,真是风水轮流转……”



    舒歌仿若未闻,神情呆滞,似乎还惊吓于傅南霆最后说的那句话里醒不过来。



    不敢想象自己刚刚那副**模样,被其他男人看到,她还能在这座城市立足么?



    可想而知,她会沦为全市人的笑柄。



    不!不可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傅南霆,拿到那段录像!



    舒歌坐在车内守株待兔,直到天黑,才看到傅南霆的车子在眼前一晃而过。她加大油门,紧跟而上。不一会儿,就和傅南霆的车子并排行驶。



    傅南霆摇下车窗,冷漠地看她一眼,仿若在嘲笑她的幼稚。



    “轰”一声,傅南霆的车子瞬间提速。



    眼看傅南霆的车子越走越远,舒歌踩紧油门,直接往车尾撞去……



    醒来的时候,舒歌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想起身,却动弹不得。



    “想要这条腿,就不要再乱动了。”傅南霆倚在门口,长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语气幽幽道。



    舒歌警惕:“我怎么在这里?”



    “舒歌,问得好!你说呢?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拿回那段录像。”



    “舒小姐,不需要解释,既然你已经醒了,希望你马上离开这里。”傅南霆不耐烦地打断她。



    “南霆,你不能这样对我……”舒歌抬头看着他,泪眼婆娑。



    傅南霆点燃一根烟,转身伫立在窗前,房间内陷入沉默。



    “Surprise!”一道轻快甜美的女声,破门而入。



    傅南霆的现女友白鳕走进了房间,却发现床上坐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女人。



    这个女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正是之前那个快要嫁给傅南霆的女人——舒歌!



    她怎么在这里?他们和好了吗?他们旧情复燃了吗!……



    一霎时,白鳕心神不安,同时心底冒出源源不断的嫉妒之火。



    哼!她使尽各种手段好不容易抢来的池哥哥,就是来十个舒歌她也不会轻易放手!



    白鳕即刻收拾好脸上不悦的情绪,很快摆出一副纯洁天真懵懂无知的模样。



    “池哥哥!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