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把她送给了别的男人

舒歌眼含威胁,虽然不知道这时候搬出傅南霆这尊大佛是否有用,但是起码Mark还能稍微顾忌一下。



    “傅总?”Mark嗤笑,“你以为现在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车上?”



    舒歌倒抽一口凉气,难道傅南霆为了报复她而不顾往日的情分,竟打算把自己送到别人的床上做交易?



    舒歌无法相信,也不想妥协。



    她拉开手包,拿出手机,拨打傅南霆的电话,那边却一直没人接听,舒歌心急如焚。



    “看来舒小姐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Mark做出无奈状,却从身上拿出了一样东西,舒歌看到那样东西的瞬间,如坠冰窟。



    那是一张铂金底色,优雅大气的轻薄的房卡,卡片上,印有“观月1009”的字样,那是傅南霆在那里常年保留的专属房间,也是两个人每次抵死缠·绵的幽会之地。



    事实就在眼前,舒歌不得不相信,傅南霆是真的要把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



    她还在奢望什么呢?他傅南霆可以对任何一个人有心,唯独对她,是没有心的。



    男女力气本来相差悬殊,舒歌根本不是mark的对手。很快,胸前的金丝扣被抓开了三颗,舒歌紧紧捂住最后一道防线。



    想哭却哭不出来,舒歌无力的躲闪与挣扎仿佛更加激起了mark一逞**的想法。



    mark粗暴撕开她的旗袍下摆,双手钳住她的双腿,目光淫秽的流连着,嘴里感叹:“多么完美的一双腿啊!”



    接着,就试图凑上去啃咬舔舐。



    舒歌强忍心中的恶心,既然没人来救她,她就只能自救了!



    急中生智,舒歌软下声音,试图像小猫一样撒娇:“轻点嘛~,人家怕疼~,事已至此,我也跑不掉了,我们慢慢来嘛!”



    舒歌放软了身子,表情娇媚的倚向了Mark,玉手轻轻的拂过了他的喉结,随即伸向了他的领带,作势要帮他脱掉衣裳。



    “啧,不愧是被傅南霆睡过的女人,就是和外面的那些便宜货不一样。”Mark见舒歌如此诱惑,也放松了警惕,想要凑上去一亲芳泽。



    谁知舒歌双手扯住领带使劲一勒,竟是要把mark当做人质来威胁。



    “让他停车!”



    mark顿时得知上了当,但是他的弱点受制于人,只好妥协:“停……停车!”



    停车的瞬间,舒歌狼狈地爬出车门,想要逃跑。却被缓过神的mark追上,然后一巴掌掀在了地上。



    “贱女人!你跑呀?看你往哪里跑!”mark阴冷地笑着,还嫌不解气一般,又对着舒歌踢了几脚泄愤。



    痛!钻心的疼!摔倒之后,地上的石子划伤了娇嫩的皮肤,擦出了无数伤口,加上那重重的几脚,舒歌痛的蜷缩起身子,但是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mark微微弯了弯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如同看着一只随时可以被碾死的蝼蚁:“小**,这么能忍?”说完,就又一脚狠狠地踹在她肚子上。



    舒歌躺在地上一言不发,手指紧紧的抠住地面,碎裂的指尖鲜血淋漓,可是她不在乎,因为那种痛意让她看清,看清楚究竟是谁把这些东西都加诸在自己身上。



    见不到舒歌求饶,mark渐渐觉得有些无趣,也早已没了做那事的兴致。



    “合同我和傅总已经签过了,作为交易物品,你让我觉得很不满意,我会记得告诉傅总,让他好好**一下自己的玩物,什么叫做知情识趣。”



    说罢,也不管地上躺着的舒歌,回到车上,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