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流光之蛋

天地初期,六界混沌,各种族之间纷争不断,最终九天之上龙族为尊,龙帝沐云初一统六界,成为六界共主。

    至此……六界回复平静。

    可惜好景不长,鬼界各族蠢蠢欲动,想要脱离九重天。而鬼王祸魆野心勃勃,背弃五界,以一己之力复活了上古九黎族首领、兵主战神蚩尤。

    六界大战避无可避,九重天上龙帝抛下了刚刚生产完的妻子和未足月的孩子,率领各界众部族,与鬼界众部以及蚩尤的九黎氏族展开了殊死搏斗,一时间六界震荡,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一战整整打了近五百年,六界内到处硝烟弥漫、生灵涂炭、伤亡惨烈……

    最终,龙帝率麾下各路大军将蚩尤及鬼王杀退至上古九幽之地,此时双方余兵早已陨半,蚩尤之军更是节节败退,鬼王祸魆眼见大势已去,阵前倒戈……

    ?“龙帝陛下,那蚩尤魂魄不齐,弱点便是……”

    乌云密布、雷电不断的上古九幽之地,鬼王祸魆匍匐在龙帝身前,话音未落,只听“噗嗤”一声,充满杀气的玄铁翎箭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在龙帝身前停下,再不能前进半分。

    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谄媚的表情还凝结在祸魆的脸上,整个人却瞬间灰飞烟灭。

    龙帝冷眼目睹着这一幕,对于祸魆的死没有丝毫的动容,他看着另一侧一身玄甲的蚩尤轻轻动了动手指,身前的翎箭湮灭。

    见状,蚩尤微微挑了挑眉,瞪着龙帝的双目中闪过一丝兴味,倒也并未有所动作。

    于是,两军厮杀后方,两道身影遥遥相对,一魁梧一挺拔,一个一身玄色盔甲,稳如磐石、威武霸气,一个赤金战袍裹身,如烈日般耀眼神圣。

    许久之后,两人竟是同时拔地而起,蚩尤一声长啸,手中的虎魄在空中划出一道强劲而凌厉的剑气。

    龙帝双眉一凝,探出右手,一柄泛着金光的长剑顿时出现在他手中,同时,一道金色的剑气袭出。

    两道剑气在空中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余力卷着四周的空气,形成一股汹涌的气浪,瞬间就掀翻了四周那些还在厮杀的将士们。

    空中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两柄神兵利器在碰撞中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一金一黑两道剑气更是互相缠绕、互相攻击,一波又一波的剑气震出,逼得下面厮杀的将士们纷纷停下了动作,朝外圈退去。

    龙帝与蚩尤在空中打得不分上下,一时间整个九幽之地如翻江倒海一般,如墨般厚重的乌云层层滚动,夹着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天地间噼里啪啦的闪着一道有一道刺目的光芒,让人分不清究竟是两柄神兵利器碰撞而出的火花,还是那宛如割裂天地的闪电。

    眼见两人打了三天三夜,始终分不出胜负,一直观战的凤王终于忍不住出手。

    一支凤羽翎箭自凤王手中飞出,赤色流光直冲上天,随着凤王的心意,直追蚩尤而去。

    空中对战中的蚩尤,一把虎魄挥得铿锵有力,却因为凤羽翎箭的出现而微微乱了气息,他既要应付龙帝的招式,还要分心防着绕着在身侧的凤羽翎箭,终是渐渐落了下风。

    突然,凤羽翎箭迸射出一道刺目的赤光,晃花了蚩尤的双目,待赤光消散,蚩尤脸上神色一变,皱着眉头垂眸朝自己的胸前看去。

    龙帝手中的太阿剑穿透了玄色盔甲,锋利的剑锋带着一滴龙血刺入蚩尤的心脏……

    蚩尤一怔,跟着一掌拍在龙帝的肩头,两人同时向后摔飞出去,蚩尤顺势反手拔出了胸口的太阿剑,鲜血如注,喷涌而出……

    空中,受伤的两人同时向下坠落,凤王见状立刻飞身上前,扶住了龙帝,而蚩尤却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声震耳的巨响,整片九幽之地跟着一颤。

    天空中的电闪雷鸣不知何时停止了,翻滚着的层层乌云竟也渐渐远去,隐隐透出了一丝阳光。

    蚩尤用劲最后一点力气将虎魄插入土中,借力不甘的撑起身子,却最终脚下踉跄,竟是不支的单膝跪地,低垂着头一动不懂,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的一阵轻风吹过,蚩尤的身体一颤,瞬时化为一团烟灰,随风消散,只有虎魄静静立着……

    这一场持续了近五百年的战役,终于随着蚩尤的战死而落幕,蚩尤麾下剩余的九黎部众逃往九幽深处,鬼界则因鬼王祸魆的死而群龙无首,之后因各族首领的纷争,将经历上千年的内乱。当然这是后话了。

    受伤的龙帝尚来不及修整,便获知九重天上突生惊变,于是立刻率了九重天兵匆忙赶了回去,临走前授命凤王代他清理战场及善后。

    凤王无奈受命,只能代龙帝向九重天各部族下令,下令各部族首领率兵清扫战场,而他自己则率领凤族亲兵清理后方营帐。

    就在他们拆下了第十七顶帐篷后,凤王突然神色一凛,微微侧脸闭目竖耳倾听。

    身旁的凤族将领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凤王,是否不妥?”

    片刻之后,风王睁开眼,侧目盯着一处瞧了一眼,随后运功朝那处略了过去,身后将领见状尽管疑惑,却也是立刻跟了过去。

    两人大约行了五六里路,那是背靠营地的一座大山,那将领跟着凤王在一棵参天古树前停下,目瞪口呆的看着凤王自古树树杆上被爬藤遮掩的树洞内掏出一个蛋。

    “凤王,这是……”将领用力眨了眨眼,惊讶的瞪着凤王捧着的蛋。

    凤王半眯着眼打量着手中微微泛着赤光的蛋,这颗蛋比他的头盔还要大上一圈,蛋内隐隐的婴儿哭声,正是他适才听见的。

    九重天内蛋生的族群不少,龙族与他的凤族便是其一,想来这应是某一族因战乱而遗落的。

    然而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那将领毕竟是跟在凤王身边许久,在短暂的错愕后,很快也反应过来,他皱眉瞧着蛋上层层缭绕的赤色流光,只见那赤色之中还隐隐透着几缕黑色之气,这分明与那人一样。

    “凤王,这颗蛋难道是……”

    话未说完,他突然瞠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他追随了一辈子的凤王:“王……你……”

    凤王冷眼睨着他,用力拔出了刺入他心脏的匕首,跟着甩袖一挥,那将领立时化为青烟消散在山中。

    而凤王则是瞧着手中的蛋,眼中划过一道异色,嘴角勾起一道及浅的讥诮:“看来……终究是我的运气好上一些……”

    ?

    于是……

    龙帝在位第五千年——

    由鬼王复活蚩尤而挑起的一场六界大战以鬼王、蚩尤战死而结束。

    龙帝出征时,龙后失踪,留下一双稚子和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女儿,大战而归的龙帝闻讯大病一场。

    八重天凤后忽染重病,药石无灵,自此身体虚弱,常年卧病在床。

    六界大战几乎波及了整个天地,各界损失惨重,却只有妖王封闭了整个妖界,隔绝在战乱之外,大战结束,面对九重天的质问,妖王依然我行我素,封闭妖界与世隔绝。

    ……

    这一年,有太多的事发生,六界之内,震荡一片。尽管六界大战九重天胜,然而为此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尤其龙帝大病之后,对政事无心,疏于政务,因此六界之内各方蠢动,一些野心勃勃之徒隐隐开始筹谋……

    ------题外话------

    新人携新作报道!

    此文不虐,希望各位读者朋友们能多多支持!爱你们!

    https://c/15963_15963884/171304429.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