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别影响本将军听故事

星主脸色苍白的看着檤塍,眼神闪烁,双手紧紧的抓着椅子扶手,用力得指节都泛着白。

    她努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轻颤的声音却是泄露了她的不安:“我……不知道二哥在说什么……”

    “呵……”檤塍睨了她一眼,不置可否的轻笑一声,“小妹何必与我装糊涂,毕竟二哥我可没有害过你。”

    这话倒是难得的大实话,他檤塍却是手段狠辣,哪怕是对手足也是毫不留情的,然而对于这个小妹却是从不曾出过手,倒不是他对星主有多少亲情,而是在他看来,一个女人终究是翻不了天的,待他事成之后再随手收拾了也不迟,当然这心思他可不会让星主知道。

    星主看着檤塍暗暗咬了咬牙,他们兄妹几个向来感情淡漠,谁也没把谁看在眼里过,尤其是眼前的二王兄檤塍,他自幼便不喜欢与其他几兄妹玩耍,总是一个人呆在一旁,用一种蔑视的神情看着他们,为此三王兄洃愒没少与他打架,于是两人便从那时候开始越发的不对付。

    虽说二王兄心狠手辣,不过确实是从没对她出过手,只是……双手又是一紧,有些事并不是她想说就能说的,至于二王兄这里究竟知道了多少……一时间她竟有些摸不着方寸了。

    将她纠结的神色都瞧在眼里,檤塍眼底的不屑和轻蔑更浓,垂眸敛了敛神,再抬眸时俨然一副友爱的兄长模样:“若是小妹觉得不方便,二哥不问便是。”

    “不是……”星主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自然不愿与檤塍心生趔趄,于是忙不迭的解释道,“二王兄误会了,此事……并没什么不方便的……”

    话既然已经开了头,星主干脆一咬牙,把心一横,便把灼炎的事说了个七七八八,当然在说道沧澜与灼炎的关系时,她自然是将沧澜说得极其的不堪,简直就是人界话本子里那些祸国殃民、居心叵测的祸水。

    窗外愔九的脸色越发的难看,眼中的交织着怒意和杀气,垂在身侧的双手更是紧紧的握成了拳,磨着牙恨不能立刻冲进去将屋里那个该死的女人凌迟,果然这个女人根本就靠不住,好在尊主没有让她知道多少秘密,否则被卖了都不知道。

    越想越是气愤,这女人居然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倾慕尊主,她不配!

    明明是她妒忌将军得到尊主的青睐,想要除之而后快,却颠倒黑白把将军说成是祸水,这女人的心还真是黑,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抬眸朝沧澜看去,却发现对方似乎丝毫没将星主的话放在心上,竖着耳朵听得津津有味,就好像里面被说得不堪的人不是他一样。

    “……”愔九嘴角抽了抽,将军,人家在污蔑的是你,难道你不应该愤怒吗?

    似乎是感受到愔九的注视,沧澜眼眸微转,颇有些不耐的朝愔九瞥了一眼,眼中责怪的意味甚浓,那意思似乎在说:别影响本将军听故事。

    愔九嘴角再次抽了几抽,随后立刻讨好似的扯了抹尴尬的笑容:您老人家继续。

    沧澜勾了勾嘴角,再次聚精会神的贴在墙上,而此刻屋内星主的声音落下,沉默了片刻后,她的声音再次响起:“二王兄,那沧澜你也见过,此人留着必成大患。”

    檤塍一手支着下巴,拇指缓缓的摩挲着下巴,双眸微沉似在思索,片刻之后他看着星主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小妹这话可不妥,我并非一定要与他为敌,而你,我亲爱的小妹,为了一个男人,你可是在出卖魔界。”

    星主闻言脸色一变,眼中划过一抹不堪,不过她很快又恢复过来,强自镇定的反讽道:“难道二王兄就一心为魔界了?”

    屋内的气氛忽然就冷了几分,檤塍手中的动作一顿,睨着星主的神色骤然划过一抹冷凝:“小妹就是这般求人的?”

    https://c/15963_15963884/167446475.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