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擅闯地宫者死

沧澜直接施了术法,带着愔九避开了那些暗中跟踪、监视他们的人,当然这些人分别隶属于不同的主子,只不过恰好都被安排了同样的任务,所以一时倒也难得的和平共处了起来,甚至偶尔还能消息共享一下,毕竟他们如今可算是整个魔界上层最关注的人了,必须时刻掌握他们的动静。

    当然,前提是那些人真的能跟得上。

    两人一路摸到了魔界禁地,由于禁地外设下了阵法和限制,一时半会他们根本进不去,凭沧澜的本事倒也不是不能硬闯,只是这样难免打草惊蛇,谁知道檤塍和星主那对兄妹又会整出怎样的幺蛾子,因此沧澜只是在禁地外绕了几圈,并没有急着想办法进去。

    沧澜绕着禁地一圈又一圈的走着,神情悠闲随意,乍一看就好似在闲逛一般,然而跟在她身后的愔九却是瞧得清清楚楚,身前的红衣少年虽说看上去像在闲逛,实际上却是一边绕着一边不时的动手动脚,一会儿抬脚踢踢脚下的小石头、一会儿随手折了几根树枝、一会儿又辣手翻了几株花草……

    整个禁地四周几乎都没逃过她的折腾和摧残,只不过沧澜的动作十分随意,就像是在玩一样,因此倒也没显得十分刻意,若非他一直跟在她的身后,怕也是根本瞧不出半点痕迹。

    愔九虽然看不出沧澜这些小动作的意义,但以他对沧澜的了解,自然清楚对方绝不会是闲极了无聊瞎折腾,只不过他瞧了半晌依然没瞧出半点名堂来,纵然心里好奇得就像被猫爪挠一般的难受,却还是硬生生忍下了打扰沧澜的意图,直到沧澜弄完了一切停下脚步,他这才按奈不住的凑上去问道:“将军,您这是在做什么?”

    沧澜懒懒的睨了他一眼,勾了勾嘴角:“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愔九兴奋又好奇的脸顿时垮下。

    在禁地外折腾完了后,沧澜便带着愔九回到了城内,接下来的两日,沧澜就如同对魔界好奇一般,似漫无目的的在魔界城内到处逛着,吃吃喝喝玩玩,好不惬意。

    期间她还去了魔宫一次,见了见魔王赤狳,被魔王硬拖着在书房内一番棋盘厮杀,杀得魔王怀疑人生之后,她又懒懒的去瞧了瞧沐重疏,见他在魔宫里吃好喝好,一副怡然自得、乐不思蜀的模样不觉抽了抽嘴角,瞬间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虑了。

    出了魔宫后,她拿着魔王给她的一枚令牌独自来到了魔界另一处上古遗址——魔界地宫。

    地宫的入口处立着两个九尺高的石人,一人执锏、一人持鞕,远远看去魁梧又彪悍,沧澜慢慢的朝石人走去,待她走入石人身前一丈内的距离时,两个石人忽然动了起来,发出“咔咔”的声音。

    其中持鞕的石人缓慢的发出低沉又刻板的声音:“来者何人?”

    沧澜闻言挑了挑眉,刚要抬脚朝前再走近一步,另一个执锏的石人忽得便抬手猛力的朝她攻来:“擅闯地宫者——死!”

    https://c/15963_15963884/166819774.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