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么随意的吗

石人执锏重重的朝沧澜砸了过来,凌厉之气破空而来,卷着一阵风沙直扑沧澜。

    沧澜足下一点,整个人拔地而起,如一只翻飞的红色蝴蝶迅速向后掠去,当她落地的同时,石人的那一锏也刚好重重的砸在她原本站立的位置,“嘭”的一声,顿时激起一阵飞沙走石。

    沧澜抬手一挥,一道红色的屏障瞬间挡在身前,将飞溅的沙砾都挡了下来。

    待一切归于平静,沧澜以为石人会继续攻击,然而石人顿了一顿后,却是动作微缓的退回了原本的位置,两尊石人又恢复到一开始的模样,若非地上被石锏砸出的坑洞,以及满地的沙砾、碎石证明刚才那一切的真实,连她都要怀疑不过是自己的一场幻觉而已。

    挥手撤了身前的屏障,她凤眼半眯,表情凝重的盯着两尊石人瞧了许久,同时脑海里不断的绕着魔王叮嘱的话:地宫入口有两尊上古石人,那是天道父神留下的,若想要地宫,必须持有父神留下的令牌,否则谁也无法靠近地宫。

    一炷香的时间后,沧澜忽得神色一动,看着两尊石人挑了挑眉,嘴角轻掀,抬脚缓步朝前走去,在接近先前被砸的地方时,她抬起的右脚在半空中顿了一顿,一双凤眼饶有兴味的盯着两尊石人,视线来回的转了一圈,随后勾着嘴角慢慢的落下了右脚……

    持鞭的石人低沉又刻板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者何人?”

    这一次沧澜并未擅动,而是右手轻轻一翻,将魔王给她的令牌举了起来,随后眼中带着警惕的抬脚朝前跨出了一步……

    脚步落下,两尊石人分毫未动,于是她又试探的跨出一步,一步又一步……直到她在世人的面前停下,两尊石人挺拔魁梧的身影依旧巍然不动,似乎对沧澜的接近视而不见一般。

    沧澜抬眸再次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两尊石人,半晌之后她左手手指轻轻点动了几下,一缕红色的真气萦绕而出,直接缠上了右侧持鞭的石人,她的手指再次动了动,红色的真气如一柄匕首,冲着石人的胸口猛然刺下……

    石人依旧纹丝不动,然而真气却堪堪停在了他的胸口,任凭沧澜如何使劲都无法刺入半分……

    随后她又对着左侧执锏的石人如法炮制了一番,结果自然与另一尊石人一般,握着令牌的右手微微收紧,她的嘴角噱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果然有些意思!

    最后又扫了两尊石人一眼,她收回视线果断的朝前踏了一步,将手中的令牌朝右侧石人身后石壁上的一处凹槽嵌入,只听得一阵地动山摇声响起,面前的石壁竟是缓缓的向两侧打开,露出一道三尺宽的通道。

    沧澜看着幽深的通道挑了挑眉,倒也没有犹豫的迈步踏入,并且顺手将嵌入石壁的令牌取了出来,这东西可不能随便丢了。

    在她踏入通道的那一刻,又是一阵声响,身后的石壁再次缓缓关上,整个通道内霎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她右手轻轻一翻,一缕幽蓝色的火焰在她的掌心跳跃,幽幽的照亮了她周身半丈的距离。

    由于不知道通道究竟有多长,也不知道通道内究竟有些什么,因此沧澜一边冷静的四下观察,一边小心翼翼的迈着步伐往前走,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后她停下了脚步,幽黑的通道依然瞧不见尽头,她微微回眸瞥了一眼,有些诧异的挑眉,这一路竟然没有半点动静,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虽然之前走过的通道里没有遇上机关,可是沧澜依然不敢掉以轻心,然而半个时辰后,当她迈出最后一步走出通道的时候,她整个人难得的懵了半晌,下意识的回眸瞧了瞧身后的通道,一双妖魅的凤眼中盛满了诧异。

    这么随意的吗?

    收回视线沧澜轻轻一抖,好吧,是她太年轻!

    抬脚跨下通往地宫大门的第一级台阶,突然一阵“噗噗”声响起,整座地宫内外的火把,由近及远依次燃起,瞬间点亮了整座地宫,将一片雄伟又庄严的地宫清晰的映入沧澜的视线之中。

    沧澜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震撼,继续缓缓的拾级而下,然而就在她推开地宫大门的刹那,一道人影迅速的自右侧闪了出来,差点撞上了她……

    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撞在一起,同时惊呼道:“你怎么在这?”

    https://c/15963_15963884/166795083.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