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踪多日的妖王

地宫入口,沧澜微讶的打量着突然冒出来的人,视线自上而下,落在对方那双微微磨了鞋头的锦鞋上,随后视线缓缓上移,墨色滚金线暗纹的锦袍上沾了不少尘土,她不觉眉头轻挑了一下,视线接着向上,如瀑的黑色长发有些凌乱的垂在身后,绝美的脸上是掩不住的疲态。

    她妖魅的凤眼眯了眯,好笑的睇着对方,勾起了唇角:“看来妖王这几日应当过得十分精彩。”

    失踪了多日的妖鄴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抬手从容的掸了掸染尘的锦袍,直接忽略了她充满揶揄的语气,以及气人的话,跳过了自己这几日的去向,神色平静的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沧澜睇了妖鄴那身掸不掸都没差的锦袍,挑眉将手中的令牌在妖鄴的面前晃了晃,颇有些嚣张得意的模样。

    妖鄴不甚在意的瞥了眼沧澜手中的令牌,然而下一刻他却忽然神色一凛,猛的一把抓住了沧澜的手腕,盯着她手中的令牌仔仔细细的瞧了半晌,绝美精致的脸上表情凝重,双眸更是一瞬不瞬。

    沧澜只觉手腕一紧,她下意识的蹙了蹙眉,眼角的余光扫了眼手腕上修长的手指,再看向妖鄴那一脸凝重的表情,扯了扯嘴角压下了想要挣脱对方的念头,默默的任由妖鄴盯着她手中的令牌看了许久。

    终于,就在沧澜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妖鄴神情微缓,心中的猜测似乎是得到了确认,他慢慢松开了抓着她的手,沉着声音问道:“这东西怎么在你手上?”

    沧澜将手中的翻了翻,倒也没有隐瞒:“魔王给的。”

    “……”妖鄴面色微微一沉,沉默了片刻后忍不住低咒一声,“那个该死的老魔物!”

    闻言,沧澜饶有兴趣的睨着他,一副好奇的模样,妖鄴瞧着她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便将这地宫以及令牌的渊源娓娓道来……

    https://c/15963_15963884/166771644.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