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沧澜皱了皱眉头扫了一眼空旷的地宫,这一刻她对这座地宫已经兴趣全无,虽然一个多时辰下来,他们也不过才逛了地宫的最外层,可是这一路的平静让她实在是无语的很,她很想把设计这座地宫的人给挖出来问问,他还能再敷衍随意一点吗?

    看着沧澜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妖鄴不觉好笑又好气的摇了摇头,同时对沧澜的兴趣也更浓厚了,他这才交了没几日的小友倒也是妙人,看来他窝在妖界的这几千年里,外头的世界倒是比原来有趣了。

    妖鄴扫了一眼不远处通往内城城门,妖冶的黑眸迅速的划过一抹遗憾,然而面上却是一片平静,让人瞧不出半点情绪:“走吧,暂时这地方也不会有什么。”

    沧澜的心思早已跑偏了,因此她并没有听出妖鄴话中的异样,而是在妖鄴的话音落下后,直接站直了身子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对狼狈为奸的兄妹俩估计也已经出手了,所以便是这地宫真有些什么,她也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

    两人顺着来时的路朝回走,这一次妖鄴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跟着沧澜从两尊石人守着的入口出去,他自然也是领教过两尊石人的本事的,毕竟那是父神留下的东西,他自然也是忌讳的。

    当两人踏入那条昏暗幽长的地底通道时,地宫内原本点亮的火把瞬间同时熄灭,整座地宫再一次笼罩在黑暗之中,看着这一幕,沧澜与妖鄴两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表情,接着便头也不回的走入了通道内。

    沧澜一路缓步走着,不同于来时,回程身边多了一个妖鄴,沧澜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神色放松了许多,原本好似看不到头的通道似乎都短了许多,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他们便走了出去。

    回眸看了看身后两尊屹立的石像,妖鄴动了动双唇似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跟着沧澜回到了客栈。

    https://c/15963_15963884/166747244.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