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霍中希的动怒

徐文洲抱着向宁从码头口岸走至车子旁,打开车门将人放入副驾驶座时,余光瞥见了停在码头上方公路上的车子。

    车内,琴瑟对上徐文洲投来的眸光时,缓缓启动车子驶离路口。

    徐文洲站在原地,看着车子逐渐驶离,才转身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离开中海码头。

    周放依着霍云琛吩咐赶到码头时,正好与徐文洲的车子擦肩而过,随即踩下刹车,而后掏出手机拨打了霍云琛的电话,“霍先生,向……向小姐让徐文洲带走了。”

    正在病房内的更衣间换衣服准备离开的男人闻言,手中的动作一顿,“琴瑟呢?”

    “我没在码头看到琴瑟。”周放说着还往周边看了看,确认没有看到琴瑟的身影,而后补充了一句。“霍先生,我看向小姐在车上时昏迷的状态。”

    霍云琛握着手机的手缓缓握紧,在正准备挂断电话时,对喝电话一头的周助理道:“以后称呼记得叫霍太太!”

    男人话音落下,便撂了电话。

    周放坐在车内,握着手机的掌心有些许发汗,刚刚一时着急他便习惯性的叫了向宁为向小姐,却忘记了向宁跟霍先生有结婚证的事情了。

    再加上向宁对霍云琛的不待见,总时不时的给周放造成二人并非真的夫妻的错觉。

    周放整个人靠坐在座椅上,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嘀咕着,“向小姐,您就行行好,跟霍先生和好如初该有多好啊!”省的总时不时的为难他们这些个打工的。

    医院内

    霍云琛更换好衣服从更衣间出来时,宋瑾寒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见他出来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你伤成这样,要去哪里?”

    “母亲,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您就不要再插手了。”霍云琛手腕上搭着外套,绕过宋瑾抬脚便要离开,宋瑾却直接再度堵住了他的去路,“为了她,你是真的连自己的性命也不管不顾了吗?”#@&

    “她向宁若真的对你有心,。你为了她都伤成这样了,她可有关心过?”宋瑾看不过自己的儿子对一个女人上赶着倒贴的态度,愤懑道:“云琛,区区一个女人而已,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非得是她向宁?”

    “你来这首都做什么?别以为什么都不跟我说,我就猜不到你想要做什么!向宁跟徐家跟这总统府的一切,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跟霍家跟你没有关系,你以为凭着一纸结婚证将人绑在自己身边,就能将人护住?云琛,别做傻事了,用整个霍氏为这样的事情做赌注,不值得!云琛,你就听我这一回……”宋瑾话语逐渐软和下来,试图温言劝导着霍云琛,“向宁她不适合你,云琛,你当年对张雅卓那样的喜欢,母亲可有阻止过你,母亲即便心里不喜她可依旧未曾阻止过你,若非是向宁她真的不适合你,我又岂会不答应?”

    霍云琛的眸子落向窗外,听着宋瑾一句一句的劝导,心里无任何的情绪波澜,只是最后悠悠的扔下一句,“若非母亲当年特意将张长庚邀请到家里来,特意让我出来见人,若我当日没有按着您的吩咐早些回家来,我也不会将张雅卓认成是向宁……”

    宋瑾闻言,整个人怔愣在了原地,搭在霍云琛手臂上的手缓缓下滑,“你……你说什么?”

    “我所说的这些,母亲心里明白,又何必让我说出来呢。”霍云琛回眸冷凝的扫了一眼宋瑾,“母亲,那一年我从威尼斯回来后,便一直让人在寻着向宁,这件事情您早就知晓了,你后面邀请张叔跟他新娶妻子跟继女来霍宅,从一开始您就敢说您没有私心吗?”%&(&

    “我让张家人来霍宅纯粹是出于好心罢了,你怎么会把你的母亲想的这么不堪?”宋瑾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是我的儿子,是我冒着高领生产的危险生下来的孩子,我作为母亲的难道会害自己的孩子吗?”

    “母亲,我说过了这是我跟向宁之间的事情,我既想要她,就没想过再放手,多余的话我不说。”霍云琛说完,抬脚直接绕过宋瑾离开病房。

    病房外,霍中希手中提着一个热水壶站在门口,将刚刚病房内母子二人的对话皆数听了去,霍云琛推开房门看到他时,一愣,轻声唤了一声,“父亲。”

    霍中希点点头,而后摆了摆手示意他,霍云琛长腿一迈直接离开。

    宋瑾见霍中希放着霍云琛离开,上前便要再度拦住人,却被霍中希拦下,“你做什么不拦着他?”

    “孩子大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霍中希一手拿着热水壶,一手半搂着宋瑾便要进病房,宋瑾不依,挣脱开他便要继续往前去追。

    ‘砰’

    身后一声巨响将宋瑾吓得一下子怔愣在了原地,她缓缓的转过身,却见原本被霍中希拿在手里的热水壶此时正躺在地上呈现出一副四分五裂的凄惨状,热水壶中的水皆流淌在地上,破碎的水壶中不断有热气冒出来。

    “宋瑾,你到底要怎样?”霍中希半靠在门边,眸子中带着隐忍的看向宋瑾。

    宋瑾显然是没有想到向来温和有加的霍中希居然会有朝一日跟她主动争吵起来,一时间竟是忘记了言语。

    “什么我要怎样?云琛是我的儿子,我这个当妈的难不成会害了他?”宋瑾一边嘀咕着,一边走进病房内,顺手关上了病房门。

    而后看着地上的一大滩水渍,微微皱眉,“你要是有意见,好好说就成了,这是在外面,你刚刚那样也不怕被人看见了尴尬……”宋瑾的话语比同霍云琛说话时,语气显然是缓和了不少。

    “宋瑾,刚刚云琛说的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霍中希没有忘记刚刚在门外时,他听见的那一句,‘特意将张长庚邀请到家里来……’。

    宋瑾没料到霍中希会在这个时候追问起这件事情来,调整了一下状态后开口,“能有什么意思?你儿子现在不就是因为将张雅卓错认成了向宁,如今向宁不要他了,他没处撒气,正好拿我这个当母亲撒气。”

    宋瑾说着,抬脚绕过地上破碎的水壶道:“我去叫保洁过来收拾一下。”

    话落,伸手拉开病房门离开。

    而宋瑾这一举动落在霍中希眼中,则像极被人戳穿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后落荒而逃的模样,霍中希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

    https://c/40768_40768705/176108028.html

    c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