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满门抄斩

姜家满门抄斩之后的第七日,姜沐歌独自坐在琴韵宫内,一身缟素,却是面无表情。



    “皇上驾到——”门外,传来一记尖利的声音,打破了连日来的寂静。



    一身龙袍的楚云泽走进,他冷眼瞧着背对着他的姜沐歌却是一言不发,倒是姜沐歌先开了口,只是这声音却嘶哑无比,“皇上怎么得闲来我这琴韵宫了?不用陪着皇后吗?”



    楚云泽闻言嘴边勾起一记冷笑道:“自然得闲了,说起来,朕这几日来还没有好好陪陪你,今日朕得空,就过来瞧瞧你,姜沐歌,满门抄斩的滋味儿如何?”



    话音落下,姜沐歌瞬间起身几步到他的面前,一双凤眸死死得看着眼前之人此刻只觉得可笑至极,“如何?皇上自己不知道吗?何至于来问我?我姜家已然如此,可你却偏偏留我一命,楚云泽,你真让人恶心。”



    楚云泽伸手狠狠捏住姜沐歌的下巴,脸上浮起笑容,可这笑容并未达到眼底,他道:“恶心?姜沐歌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朕呢?当初可是你们姜家安排你与朕接近的,怎么现在倒把一切罪责都怪到朕身上?”



    “是你下旨,姜家叛国,满门抄斩,我姜家何时叛过国?不过是因为当初支持的不是你,就换来了这灭顶之灾,姜家就不该信你!”她低声嘶吼,脸上满是泪水,这七日来的冷静在这一瞬间顷刻崩塌,姜家就不该相信楚云泽,父亲明知道这一点,可还是存有一丝侥幸,明知道,明知道楚云泽是个怎样的人,可还是选择了相信,姜沐歌每每想到此处只会更恨楚云泽,也恨当初为什么就轻易的相信了这个人。



    “是朕下旨又如何?一切都是姜家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只不过,朕心善便留你一命,你理应感恩戴德啊姜沐歌。”楚云泽的话看似轻飘飘,却无疑是加深了姜沐歌的恨意,他自然知道,姜沐歌此刻恨极了他,可就算恨又能如何呢?姜家已灭,姜沐歌就算想报仇也不可能的,



    感恩戴德?姜沐歌听到这四个字此刻只觉得讽刺,是他下旨,姜家叛国,满门抄斩,非但如此,还命人一把火烧了姜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南国十三年,当朝天子微服私巡遭人追杀,是姜家先祖与天子互换衣服这才令天子躲过一劫,而姜家先祖重伤险些丢了性命,亏得太医妙手回春这才救回了人,自那之后,天子对姜家便是极为信任,平日里的赏赐自不必多说,天子还存了想要姜家女儿嫁与太子为太子妃,只不过姜家婉拒,姜家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故而为了保姜家,必须拒绝。



    “楚云泽,当年是我姜家先祖救了永乐帝,而百年之后姜家竟毁于你之手,如此你对得起楚氏的列祖列宗吗?!你就不怕遭天谴吗?!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你成为孤家寡人吗?!”姜沐歌咄咄逼人,她死死地盯着楚云泽的眼睛,姜家已灭,她没有了可以依靠的父母,没有了可以依靠的兄长,她还怕什么?什么都不怕了,如今她只想要一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