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局势不明

书房内,刚换下朝服的姜忠茗难得松懈了下来可没想到姜沐歌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就连姜沐言也在。



    “娇娇你怎么过来了?”姜忠茗坐在椅子上,手里端了杯碧螺春饮了一口看向自己的儿子与女儿。



    姜沐歌也没拐弯抹角直接问出自己想要问的事情,“爹,您打算让哥哥一直在吏部吗?爹真的觉得五皇子可以登上皇位?”



    这话就有些严重了,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姜家定会大祸临头,但姜忠茗却神色如常,“自然,五皇子是中宫嫡出,他胜算自然大。虽然与他争夺皇位的是六皇子,但五皇子是嫡出,我朝向来是立嫡立长的,嫡子不作为,长子继位。”



    六皇子?楚云城?怎么是他?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冒出来但姜沐歌并未开口,既然已经知道现在的局势如何那就好好听父亲的意思吧。



    “你们兄妹二人先坐下吧。”姜忠茗看了一眼二人先是开口让二人坐下。



    姜沐言与姜沐歌坐在一旁都没有开口,姜忠茗继续道:“娇娇,以往这些事情你从不过问,虽不知今日你为何问起,但有些事情为父理应告诉你。



    姜忠茗将茶杯放下,“如今你兄长是在五皇子手下做事,已经有半年时间了,皇后有两位皇子,五皇子已成家,七皇子刚成年,日后太子的人选十有八九是在这二人之中挑选,皇后父亲在朝中颇受皇上重视,所以为父才会选择支持五皇子。娇娇可明白?”



    姜沐歌双眉紧蹙,显然是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况,本以为楚云泽没被重视已经是最大的变化了,没想到还冒出来个七皇子,还都是皇后所出,也就是说皇后有两位嫡子,无论是哪位皇子成为太子那么皇后显然都会是最大的赢家。



    而现在争夺皇位的是五皇子与六皇子,姜沐歌在脑中搜索着关于六皇子的一切,思考了半天才想起六皇子的生母是惠贵妃。



    当今天子的后宫中有一后三妃,剩下的妃嫔都不值得一提。在前世里,淑贵妃是天子最宠爱的妃子,现在就不清楚了,至于惠贵妃,六皇子生母,前世中姜沐歌倒是见过一次,印象不深只记得是一个温婉的女子,相貌也生得极好,只不过却不怎么受宠。至于剩下的那位妃子再而三德妃,有两位公主无皇子。



    当然,姜沐歌所知道的都是前世的情况,至于现在如何那还得问一下父亲。



    “娇娇,如今宫内最得宠的是惠贵妃,其次是淑贵妃,不止是因为有皇子更是因为她们背后的家族,这样的大族向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至于德妃只有一个尚未成年的公主,所以德妃比不得两位贵妃。”姜忠茗很详细的将眼下的局势分析给姜沐歌听。



    变了……变得太多了,最得宠的不是淑贵妃,德妃只有一个公主,姜沐歌觉得那种无力感又涌了上来,她不由得指尖陷入掌心对于此刻的情况有些不知该如何去接受。



    从书房出来,姜沐歌的心里就似压了块石头般的透不过气儿来,晚膳的时候也只是吃了几口便借口吃不下让人撤了晚膳。



    月凉如水,姜沐歌身披衣服肚子坐在廊下,今日恰是六月十五,月亮倒是圆得很。



    白天父亲的话一直绕在姜沐歌的心头怎么挥也挥不去,变化太多了,姜沐歌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又没有个可以商量的人。



    总不可能去告诉父亲说她是重生回来的,前世就因为相信了楚云泽姜家落得个不好的下场吧,就算她去说了,父亲会信吗?只怕会以为她是中邪了吧。



    “唉……”姜沐歌不由得叹气,说实话本来可以重来一次她是高兴的,本以为她可以仗着重生就可以避开一些事情,还是太乐观了些啊……不过说起来她可以重生本身就是个奇怪的事情,她不信鬼神之说自然不信人真的可以重生,但眼下的事情又让她不得不信。



    “老天啊,你既然都大发慈悲让我重生了不如再告诉我该怎么办好不好?”姜沐歌看着天空的圆月倒是有些怨念,都让她重生了结果完全换了个局势,她前世的仇人现在算是透明的,最得宠的淑贵妃只能排第二,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