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何为家人

“哪个小夜猫在这里啊?”姜沐言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本来兄妹二人的院子隔得就不远,而这个时辰姜沐言又是刚练完剑,路过姜沐歌的院子就听到某个小夜猫的声音自里面传来。



    姜沐歌皱着一张小脸转身道:“哥,我在你嘴里除了是猫还是猫吗?”



    姜沐言走近也坐下,“这是怎么了皱着脸,是觉得白天父亲说得话有些消化不了吗?”



    “不知道,反正是睡不着,哥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想好再回答哦。”姜沐歌转了转心思扯着姜沐言的袖子道。



    既然她不知道怎么办那倒不如试探下哥哥的反应,看哥哥是什么反应再决定如何吧。



    “你问吧,也不知道你成日里都在想些什么。”姜沐言倒是有些无奈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应了姜沐歌的话。



    姜沐歌咬着手指犹豫了半天才道:“哥哥,你相信人有前世来生吗?”



    “信,娇娇我一直相信这件事情,可能这件事情有些人会记得都是唬人的,可我信,虽未曾亲眼见过但我信。”姜沐言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的便回答了,没说姜沐歌是不是看多了话本儿才会有此一问,总之回答得的是干脆利落,让姜沐歌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娇娇,我虽不知你为何有此一问,但我知道你一定是遇到了些什么事情,你不说自有你的道理,我想告诉你,你是我的妹妹我是你的兄长,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怎么告诉父亲母亲但可以告诉我”姜沐言伸出手覆在她的头发上,如同小时候般。



    姜沐歌看着姜沐言半响才开了口,“哥哥,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姜家的梦,只是这个梦有些可怕哥哥你要听吗?”



    在看到姜沐言点头后,她闭了闭眼睛而后将前世发生的一切如数说给了姜沐言听。



    姜家是如何改而选择楚云泽,楚云泽是如何使计让她成为侧妃,姜家是如何家破人亡,一切的一切姜沐歌全都用做梦为由说了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姜沐言只是静静的倾听没有打断,姜家前世所遭遇的一切姜沐歌记得无比清楚,每一个细节都如刻在记忆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沐歌终于把积压在心口的事情全部讲了出来,不过对于前世她的结局却是一句话带过没有着重说给姜沐言听,“哥哥,你瞧我这个梦多真啊,真的让我觉得就像是真的经历过一样。”



    姜沐言看着姜沐歌久久不能言,许久伸手将她揽过让她靠在肩头,“娇娇,这些不是梦对吗?是你切切实实经历过的对吗?你的结局如何?”



    “我……”姜沐歌语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去回答,犹豫了片刻才下定决心道:“废入冷宫,蒋沅帮了我,一场大火。”



    简单的几个字却是道出了无尽的辛酸,姜沐言深知姜沐歌的心里并不好受便没有再追问,但也知道前世的妹妹是受尽痛苦的。



    姜家满门抄斩,娇娇没有见到家人最后一面,甚至被废入冷宫,身边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娇娇是他们姜家从小宠到大的嫡女,可前世父亲并未动过让娇娇嫁与皇子的心思之所以会答应,一定与楚云泽脱不了关系,他一定是用了非常手段令父亲不得不答应。



    难怪……难怪今日娇娇会问他,难怪会问父亲那些事情,原来现在与娇娇的前世已然发生了改变,现在的楚云泽算是个透明的皇子,即便淑贵妃受宠但比起惠妃还是差得远,比起六皇子,楚云泽引不起注意。



    如果娇娇前世经历的一切今世仍旧会发生的话,那么从此刻开始姜家就得远离党争,不然定会重蹈覆辙,可总得有一个可以说服父亲的理由,毕竟已经谋算了这么久,突然要放弃是要下定决心的。



    “哥哥你在想什么?”姜沐歌扯了扯他的衣角。



    姜沐言回过神来道:“娇娇,这件事情你与我说了之后就不要再与别人提起,父亲那边我会想法子,我也会找准时机离开吏部,你的这一生姜家不会犹如前世般了。”



    回到房间内,姜沐歌躺回床榻上,虽是将前世发生的事情尽数告诉了哥哥,可她的心里仍是不安,父亲谋算多年,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哥哥若想说服父亲定不会是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