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清颜阁

缪绿轩内,姜沐言站在窗前看着夜色低声了唤了一声,顷刻间一身穿灰色衣袍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身后单膝跪下,“公子有何吩咐?”



    “去查楚云泽,务必查得一清二楚。”姜沐言吩咐道,男子应下随后消失。



    姜沐言转身眉头紧蹙,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去调查楚云泽是否是个正确的选择,娇娇的话他自然是信的,可也如娇娇说的,现在皇位之争的五皇子与六皇子,楚云泽可能没有任何的威胁性,但前世娇娇所经历的一切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楚云泽,但愿真的可以查到些有用的消息,这样他可以多一份说服父亲的理由。



    姜家捧在手心里的嫡女竟落得个葬身冷宫的结局,姜沐言想至此处不由得握紧拳头,娇娇是姜家唯一的嫡女,父亲母亲从不舍得打骂,而娇娇却也没成为骄奢惯养的大小姐反倒是懂事体贴,却没想到,前世的楚云泽竟打起了娇娇的主意。



    许是太过于懂事贴心了些,姜沐言叹气,不过方才与娇娇的交谈中却是觉得现在的娇娇与以往很是不同了,希望可以一直如此吧,这样他也可以少担心些了。



    还是早些将娇娇嫁出去比较好,倘若娇娇说的事情这次再发生一次……早日为娇娇选个夫婿才是最重要的,这样起码可以断了那些皇子的心思。



    天亮。



    盼绿将早膳备好,没有多复杂只是简单的清粥小菜,姜沐歌今日难得胃口好便稍微吃得多了些,一旁候着的盼绿见此便道:“姑娘今日胃口倒是好,不知姑娘午膳有什么想吃的”



    姜沐歌放下碗想了想道:“有清蒸鲤鱼吗?有的话就准备下,中午我去陪母亲用膳,多准备些清淡的即可。”



    “是,那奴婢这就去吩咐厨房。”盼绿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门外的谷瑶进来询问,“姑娘,今日想梳何样发髻?



    “你看着吧,谷瑶,蒋家三姑娘现如今许人家了吗?”姜沐歌玩弄着衣带看似无意的问了一句,谷瑶一楞随即道:“姑娘怎么问起她了?蒋家三姑娘不是一向与姑娘合不来吗?”



    这话倒是不错,本身姜家与蒋家在朝中就不太合,不过也都是维持着表面,但那蒋沅与她可真的是合不来,一年前的诗词会上,她、蒋沅以及何家的二小姐何初霜进入决赛,一番激烈的比拼下来,她夺得魁首,而蒋沅位居第二。



    有了这一档子事,蒋沅每每见了她都是气冲冲的样子,背地里没少搞小动作不过也都是些不痛不痒,姜沐歌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而她与蒋沅关系彻底恶化的源头是因为楚云泽,皇帝下了赐婚旨意命她为侧妃,蒋沅是正妃,也就是因为这一道圣旨,蒋沅看姜沐歌更是不顺眼,巴不得姜沐歌彻底消失。



    有这些事情在,所以前世蒋沅同意帮她是姜沐歌未曾想到的,她葬身火海自然不知蒋沅后来的结局如何,这个时候蒋家应该是没有接到圣旨的。



    “是合不来,不过我这人就喜欢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多有趣儿。”姜沐歌双手托腮微微眯起双眼,说出的话也不知道是真的在夸赞还是别的意思,谷瑶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为自家姑娘梳妆打扮。



    梳妆完毕,姜沐歌身着一袭蔚蓝色百褶如意月裙,三千青色绾起倭堕髻,发间用几朵蓝色珠花点缀,蔚蓝色的衣裙衬得她更是肌肤胜雪。



    出府上马车,家丁询问,“姑娘要去哪儿?”



    姜沐歌想了想道,“今儿是十六,那便去清颜阁转转吧。”清颜阁是京城中最受女子欢迎的店铺,那里的饰品琳琅满目几乎可以让人挑花眼,不过她今日去可不是为了花银子而是冲着蒋沅去的。



    蒋家的几位姑娘在对于穿着打扮上都甚是用心,所以头面都是精挑细选的,有时候还是需要另外定做,而每个月的十六都是清颜推出新品的日子,姜沐歌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有了要去清颜阁的打算。



    画心阁离姜府的距离不远,故而很快便到了。清颜阁的东家是一位女子名为苗清颜,她可以说是一位奇女子,前世的时候姜沐歌就很佩服这位女子,见过几面不过没有深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