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老狐狸

“你看了便知,为父现在也是被推着前进,很多事身不由己。”姜忠茗话里有话,不难看出他现在很为难,圣上突然给他们出了这么个难题,自己才刚摆明了立场。



    圣上就以谁能先找到秦王世子,就立谁为太子,这不是要他难做,若其他皇子被立太子,他姜府该如何自处。



    虽然五皇子为了能找到秦王世子,派出数百人,而他大儿子沐言方才也带着一队人出门,但谁又知道人最终会落到谁的手中,皇子们为了太子之位,一个个定然是使出浑身解数,鹿死谁手可不好说。



    只是可怜了那秦王世子明明是受害者,却被当作活靶子,也不知最后找到的是死是活。



    看完信件姜沐歌又放回到桌上,眸底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暗芒,“爹,皇上下这道旨意就不怕大臣们反对,立太子可是大事,怎能因谁先找到世子就立谁为太子,这不合规矩,也不合道理。”



    这样的旨意一出,那些向来古板的老臣子第一个不答应,自古以来,立太子要么立长,要么立嫡,可从未听说过这样的立太子的。



    这老皇上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巴不得看到自己的儿子们为了当太子,闹得血雨腥风?



    前世这些事都是不曾发生过的,不过秦王世子被掳这件事倒是有,最后世子死了,被发现在狼牙山的石头堆里,被人一剑封喉,死的何其凄惨,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孩子就这么没了。



    秦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两人虽不是一母同胞,但关系紧密,很多王爷都去了封地或被囚禁,就秦王因为战功留在了京中,时常陪伴在皇上身边,虽没什么实权,但是皇上极为看重之人。



    他的世子也是深受皇上喜爱,不过即便他在如何喜爱,也不需要用找到世子这件事来作为立太子的先决条件啊。



    姜沐歌完全不懂皇上的意思,也猜不透,都说圣心难料,确实如此,皇帝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都是愁。



    不过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就是世子其实是被皇上藏起来了,为得就是用来测试皇子们······



    姜忠茗让阿武给女儿倒了一杯茶,依然是上好的碧螺春,让她坐到自己的对面,“皇上并未下旨,只是当着皇子们的面这么一提,也就是说,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若是那人找到世子,却不是太子的最佳人选,皇上也能轻易改变,大不了到时赏赐一二加封个王爷什么的搪塞过去,反正当日他说立太子只是侧面的说了句,并没有直接直截了当的说一定会立太子二字。”



    **!简直就是个老狐狸啊,这招高明。



    也就是说,皇上只是隐晦的说了句,至于他什么心思就让皇子们去猜,猜不猜的中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皇子们为了太子之位哪怕知道这是个陷阱也要硬着头皮往里跳,找起世子来肯定是更加卖力,他也不怕世子会找不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世子失踪之事究竟跟皇上有没有关系?



    姜沐歌想不明白,若是跟皇上没关系,那他仅仅只是为了测试皇子们就拿世子做‘彩头’,就有些太不地道了,也不知道秦王现在如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