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及时止损

哎,不管秦王现在如何想,他们姜家也被卷入其中,现在都自身难保,还管人家秦王干啥。



    如今要担心的还是楚云枫,他现在已经认定他们姜家跟他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有什么事都会拖着他们姜家,而其他皇子亦是这么认为。



    也就是说,他们姜家要想脱离五皇子跟其他皇子,是难上加难,谁让爹身为六部尚书,成为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呢。



    如今之即,最好是让哥哥先回来,莫要在插手皇家之事,不过那小世子···姜沐歌犹豫了,她虽然重生,一切都已姜家为主,其他人的生死她不想管,但世子何其无辜,他才只有五岁,还是个孩子,若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丢了性命,岂不是跟那楚云泽一样,冷血无情,跟魔鬼有什么区别。



    “爹,你说世子这次失踪跟皇上···”说到重点之处她停顿了一下,看向姜忠茗,试图想从他神色中看出什么来。



    若是换做以前,姜忠茗听到这样的话定然是会呵斥住的,不过这次他却是沉默了,因为他也曾怀疑这件事跟皇上有关,说不定世子根本就没有被抓,只是在什么地方好好的待着。



    可···很多地方都有蹊跷之处,先是秦王收到带血的布,那是从世子身上撕下来的,再来便是那人信上写着,要想保住世子的性命,就先交出一万两黄金。



    皇上既然要将世子抓起来,何必故弄玄虚,来这么一出,就不怕跟秦王关系闹僵么,再说秦王府这两天因为世子失踪之事,府里乱成一团,根本不像事先知道。



    所以可能并不是皇上设计好的,毕竟皇上跟秦王关系好,秦王又如此爱惜世子,即便他想帮皇上选出一个合适的太子,也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而皇上也不是这种会拿兄弟孩子开玩笑之人。



    那么会抓世子之人,难道真是什么土匪不成?



    这件事姜忠茗告诉了姜沐歌,姜沐歌当即摇头,“爹,说不通,土匪就算要劫财,劫富商的就好了,哪敢绑架世子,那可是死罪,哪个土匪不要命了,连皇族都敢动。”



    姜忠茗叹了口气,这问题他也想过,不过除了土匪还有谁会动世子呢?秦王没什么实权,在朝中也没树敌,实在想不通什么人要报复秦王。



    “爹实在想不明白,秦王跟秦王妃向来不管朝中事,会是什么人要报复秦王呢,更何况秦王一直都是中立的,从不私下与皇子们结交,所以抓世子的人应该不是朝中人,也不是哪个皇子,那就更说不过去了,既然不是他们,也不是土匪,那究竟是什么人?”



    姜沐歌知道世子时间不多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如今之即除了将哥哥找回来,便是去狼牙山救下世子,今天是六月十七,明日就是十八,她记得前世找到世子的尸体的时候就是六月十九。



    所以今日之内定要找到世子才行,否则将不堪设想。



    “爹,这件事是皇家的事,哥哥不应该参与其中,若五皇子没能找到世子,那其他皇子便会得到重赏,事到如今还不知皇上是如何想的,咱们先赶紧撤退,及时止损——您快让人将哥哥找回来,我想办法去救世子。”



    姜忠茗还没反应过来,姜沐歌就已经走到了门口,他连忙起身喊道:“你一个人去哪里救世子,诶,阿武赶紧去将小姐拦下来,对了,让人去城外将少爷也喊回来,至于派出去的人就让他们先在外面找着。”



    阿武见老爷一脸慌张,定然是出了大事,撒开腿就追着姜沐歌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