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李国公府

姜沐歌一路走到大门口,身边跟着盼绿,盼绿得知她要去救世子,当下就拉着她的胳膊道:“小姐,找世子是少爷他们做的事,咱们女子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听说今天南湘楼请了凤舞九天的戏班子,咱们去瞧瞧如何?”



    姜沐歌黛眉挑起,甩开她的手,冷声道:“要去你自己去,盼绿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难道还不清楚我的脾气吗?找世子这种事我肯定不会自己亲自去的,咱们找人去。”



    盼绿眼睛瞪圆,追了上去,“诶,小姐,您一定要凑这个热闹吗,再说有少爷跟皇子们就够了,咱们根本就是瞎操心。”



    “你呀,再啰嗦就回府里去,以后别跟着我了。”姜沐歌见她一直唠唠叨叨的,有些不耐烦了,不过在如何不耐烦她都不会伤害盼绿,最多也就逗逗她罢了。



    盼绿吐了吐舌头,她才不会回府呢,小姐现在不安分,她得随时盯着以免她被人欺负了去。



    两人坐着马车,来到了李国公府门前,再次来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姜沐歌感慨万分。



    小时候她经常会来这里,因为她的好朋友李世子就在这里,江管家一眼便认出她来,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姜姑娘是来找咱们世子的?”



    姜沐歌笑着点头道:“是啊江伯,李文修在不在?”



    “在的,您随老奴来。”说着他领着姜沐歌进了李国公府。



    自从前世她跟楚云泽订婚之后就在没联系过,李国公应该也是看不上楚云泽的,不然又又怎会在她跟楚云泽订婚之后便不让李文修跟她来往了呢。



    听说自从楚云泽登基之后李国公便带着家人回乡祭祖,说是回乡祭祖,怕也是在躲避什么吧。



    姜沐歌在堂屋等待,很快便瞧见那个骚包男走了出来,他一身红装,看起来十分喜庆,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装样,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不聚神,眉毛勾勒的到是挺像一直毛毛虫爬在上面。



    就是这么一位男子,成了姜沐歌的发小,两人从小一块玩到大,都是彼此的‘闺蜜’,他男生女相声音到是有些粗糙,与他的外表及不相符。



    外面的人都传他是个断袖,至于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只有他二人知道。



    “哟,今儿是什么风把姜家大小姐都吹来了,我还以为你现在都闭门不出,打算修仙了。”他扯着公鸭嗓般的声音,挑着眉看向姜沐歌,长袍一甩,坐到了梨花木雕刻的太师椅上。



    姜沐歌捧着茶盏勾起嘴角,缓缓放下,对上他的视线,笑道:“我要是修仙第一个就抓了你这只妖孽,怎么,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我来看看老朋友还不成了?”



    两人说话怪腔怪调,周围的人也早就习惯了他二人这般损对方,皆是一笑。



    “哎,你来看我,怕是有事才来看我的吧,说吧,这次又怎么啦。”李文修太了解她了,每次她一来找自己铁定不是有事就是遇到什么麻烦。



    小时候就一副可怜巴巴的小奶狗样,长大了就是一副小狐狸的样,诶,这女大十八变,变的最明显的怕就是她了。



    姜沐歌也不拐弯抹角,既然他都知道自己的来意,自己也就没啥好说的,她看了眼周围的人,道:“你们先在外面等着,我说完话一会儿就走。”



    下人们很识相,乖乖的退了出去,李修文有些诧异,什么事情需要到这么神秘的地步,莫不是这小丫头突然对自己有了想法?要跟他告白?



    他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看瘟神般的神情看向她,“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你可不要打我的注意啊,我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姜沐歌白眼一翻,一拳头打在他胸前,“你到是想的美,我才看不上你呢,好了说正经的,这件事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