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狼牙山救人

听姜沐歌的意思,秦王世子就在狼牙山上,而且危在旦夕。



    “你的意思是让我带人到狼牙山救人,不过···你可想好了,这可是一件立功的大好机会。”他不知姜沐歌打的什么主意,但他能感受到,他们姜家不想趟皇家这趟浑水。



    倒也是,现在太子之位还不明了,圣上的心思谁都摸不透,明面上圣上对五皇子很是看重,但又时不时的给六皇子他们一点好处,谁都摸不住最后太子之位会花落谁家。



    不过就在前不久,姜家突然让姜沐言去了吏部,谁都知道吏部是五皇子的地盘,进了吏部不就代表对外宣布他们姜家是五皇子的人。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姜沐歌却找上了他,难道姜家想反悔?不打算跟五皇子合作了?



    莫不是姜大人探听到皇上的心思了···一系列的问题让他有些困扰,不过虽然李国公府不选边站,但她姜大小姐的面子自己还是要给的。



    谁让他们是这么多年的损友,李修文折扇啪一下打在她头上,“等这件事结束,你在告诉我什么原由,我可不喜欢被人蒙在鼓里的滋味。”



    姜沐歌捂着头顶嘟着嘴,嘀咕了一声疼,便道:“知道了,你赶紧去吧,等你将世子带回,我在来找你,对了可千万别说漏了嘴。”



    李修文叹了口气,“行了,你回去吧,现在世道不太平,可别被什么皇子给算计了才是。”



    姜沐歌愣了一下,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为何要提醒自己别被皇子给算计了?



    不等她问,李修文已经将外面的人喊了进来,让江管家送她出去,便带着一队人出了国公府。



    姜沐歌有些不安心,她总觉得这件事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为何一向不跟朝堂搭上关系的秦王会遭人报复,最终落得个世子死,秦王妃疯的下场。



    难道除了皇子们还有谁在操纵这一切?会不会是哪位封地上的王爷为了破坏秦王跟皇上的关系,所以故意弄出这么一场戏来。



    毕竟王爷们正值壮年,在封地并没有在京中好,且身在皇家谁不想坐到那个位子上呢,皇上迟迟不立太子,不正好给他们一个遐想。



    当然这些都只是姜沐歌的猜测,前世世子死后,秦王妃疯了,秦王也因此一蹶不振,足不出户,日日守着秦王妃。



    而很快便是她跟楚云泽的事,她记得楚云泽逼宫杀了皇上,秦王那边似乎没什么动作,当时自己入了宫,宫外的事不太了解,也不知为何秦王没有出手救驾。



    哎,这些事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明白,算了,先回去在说。



    街边人群熙熙攘攘,她已经没什么心思逛街,从正街穿过,直奔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悦和楼上一男子站在窗边,视线落到姜沐歌的背影上,他如玉般的容颜带着数不尽的忧郁,看着那抹离去的背影他的心仿佛也跟着去了。



    此人一身风华,挺拔俊逸,身为沈太师的长子,他才华横溢素有诸葛之名,令无数京中女子折腰,踏破他家门槛也要一睹芳华,可惜他对风月之事毫无兴趣,只关心书本上的事儿,俗称书呆子。



    谁知就是这么个人,他竟然一直痴痴的看着人家姜家大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突然开窍了呢。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他的内心是激动的,因为看到自己心爱的姑娘,但又有些苦涩,因为他喜欢的姑娘再过不久···不,他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忽然一个身影从窗外闪了进来,跪在他跟前道:“主子,方才姜大小姐去了李国公府,之后李世子便带着一队人去了狼牙山。”



    沈南絮黑眸陡然一怔,薄凉的双唇微微张开,惊讶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到家的时候,姜沐言已经回来了,且父子两一起坐在醉霞阁等她,“妹妹你总算回来了,听阿武说,你去了李国公府。”



    虽然不知姜沐歌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李国公府,但她一定有她的道理。



    特别是姜忠茗对她临走之时的话,忐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