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没了魂珠已无灵魂

当天夜里,失魂落魄的林沐沐一人回到了南宫府,并主动找到南宫宇要求今夜便取魂珠。



    取魂珠是极其凶险又难成功的。所以必须由最熟知此事的南宫宇亲自动手。



    除了南宫宇在场,还有另外一位常年为南宫慕治疗的医师。



    这件事,人越少越好,免得分了心神,但是失败。



    林沐沐走到南宫慕躺着的大床边,轻轻扶上她的脸庞,微凉白皙的脸。



    南宫宇看着这样的林沐沐有些许不习惯,魂珠一旦取出,这个天真的女孩便要如失去灵魂的木偶,靠着魄珠运作的身体永远都没法醒来。



    她大概是除了自家妹妹之外,最信任自己的人,但他不配她的信任。



    “沐沐,你还有什么未实现的心愿吗?”



    临了他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想再了解了解这个女孩,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这样问她了。



    林沐沐看着眼前那个呼吸微弱的女子,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女子恢复正常后的模样,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勇气和历练。



    林沐沐轻声说道:“我还从来没有看过走出过云禁之巅以外,也没能秉持林家的宗旨,救人于水火,我有太多太多没来得及做的事……”



    她的心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或许是她太贪心了吧。



    林沐沐看着躺在一旁安静沉睡的女孩,继续说到:“你都会替我去实现,对不对?”



    南宫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林沐沐静静的躺在南宫慕旁边,任由医师将自己的手脚捆在床上,等着南宫宇动手。



    以灵力抽出魂珠,无异于对人是种折磨,而且不能服用任何止痛药物,否则会影响魂珠的融合。



    南宫宇缓缓调动灵力注入林沐沐的灵台,一点一点剥离魂珠,每一次剥离便能听到林沐沐的痛呼。直至没有声音。



    对不起,沐沐!南宫宇你欺骗了这个把你当哥哥一样信任的女孩。



    林沐沐的魄珠的确是有些许裂纹,但在云禁之巅那种灵气充沛的地方,早已自行修复。而她的封印,自己明明可以替她解开,告诉她一切。



    可是……他为了救自己的亲妹妹,亲手将这个“妹妹”杀死了。



    南宫宇看着在自家妹妹体内运转的魂珠,以及妹妹逐渐恢复血色的脸,松了口气,如果要遭报应,那他愿意承受一切,全都冲着他来便好。



    “下辈子别再遇到我了,沐沐。”



    南宇攥紧拳头,叹了口气,交待医师照顾好南宫慕之后,带着林沐沐的身体离开南宫府。



    ……



    云渊以灵力为夏雨薇调息一整晚,而这一整晚他都心绪不宁,情绪烦闷。



    直到天边将明,夏雨薇逐渐平复,沉沉睡下,陆川云渊神色沉暗,看了眼夏雨薇,吩咐侍女仔细照顾,这才想起林沐沐还在湘水之畔。



    想到这个,云渊唤来侍从,准备让他们去将林沐沐接回来。



    便有侍从敲门禀告,门外有一人求见,称自己是林沐沐小姐的好友。



    云渊想了一下,想不起林沐沐有什么好友。



    就在这时,云渊看到了侍从引进来的男人——南宫宇。



    南宫宇脚步虚浮,剥离魂珠耗费灵力和需要高度集中,现在他只觉得很累,但是……他必须来。



    南宫宇走过来,站在云渊面前,一字一句说道:“夏小姐的嗜血还有一半未解,现下可以解了。”



    云渊蹙眉,不明所以。



    南宫宇微微偏过身,这个时候,云渊才看见南宫宇身后有一顶轻纱软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人的身影。



    “谁?”



    南宫宇背过身,沉默几秒后,说:“林沐沐。”



    听到林沐沐的名字,云渊怔然,林沐沐?她怎么会?



    “她为何不下轿?”



    云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中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南宫宇脸色阴沉的,转身说了句无妨,便离开了。



    云渊看着南宫宇远去的身影,心中莫名隐隐不安……



    但这时侍女来报,夏雨薇病情反复,似乎毒性又发作了。云渊便顾不得许多,让侍从将林沐沐带入房间



    开始了最后一次解毒,此次引毒是云禁之巅的长老执行,而云渊只是守候在门外,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云渊心神不宁,更觉得时间过得缓慢,但他也只是将这种心中的不安当做是担心夏雨薇。



    直到长老们推门而出,见到焦急不安的云渊,顾不上搽汗拱手道:“尊上放心。毒已解,只需静心修养便可。”



    云渊松了口气,又见长老欲言又止的样子,示意他继续。



    “林小姐……魂珠似乎已被取走,即便不引毒,也只能是活死人一个。”



    活死人?!



    云渊瞳孔猛地一颤。



    “什么意思?!”



    长老被云渊的语气吓到,但马上就恢复了镇定——



    “魂珠已被剥离,没了魂珠已无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