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竟然是他如果不是体内的宇宙能量太少,她就能瞬移到言家了。



    此刻,某祖宗觉得自己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摘掉了笨重的黑框眼镜,修剪了厚厚的刘海。



    言晨曦洗好了澡,换上了千净的衣服。



    虽然没有进行太多的改动,但是样子照比之前却有了不小的变化这副身体,她已经用了好久好久了,大概从她接管地球的那一刻开始,就是在用这副身体的因为身体内有她残存的宇宙能量的绿故,所以一直都没有变老就像是人类古代的帝王微服私访那样,这副身体就是她在地球上的微服。



    身为星际管理者,她偶尔会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这副身体上,来体验地球上人类的生活。



    宇宙和地球的时间是不同的,因此即便她在地球上呆了许久不过就过去了一点点的时间而已。



    当她的意识不在宿体中时,宿体的大脑大部分功能就会关闭,也就变成了人类口中的傻子傻子在人类社会是没办法生存的,因此她需要一个人来保护她的宿体。



    言家人便是如此但并不是所有言家人,都知道言晨曦的存在。即便是像言天雄这种知道的也并不知道她星际管理者的身份,他们只是单纯的将她奉为神明一般的存在。



    言晨曦躺在床上,看着虚弱的自己,无声的叹了口气。



    因为要回到10年前的地球,她耗费掉了大部分的宇宙能量。



    刚刚接连愈合伤口救人性命,又耗费掉了仅剩的一些。



    如今,她身上的宇宙能量已经所剩无几她必须有足够多的宇宙能量,才能够长期留在宿体当中,保持宿体的大脑清醒以及自身的能力不然,当她的能量耗尽之时,她的意识就会消失,从此变成真正的傻子,最终随着地球一起毁灭。



    她…不想死!



    所以她必须找到那个毁了人类地球的男人,感化温暖他,从而改变地球上生物被毁掉的命运。如果变成了傻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地球毁灭的突然,她又是临危受命,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解那个男人的资料。临行前,她交代了自己的副手,让他掌握了那人的资料之后,到言家来与她汇合要找到那个男人,就只能等着副手来找她了既然要长期留在地球,她必须要尽快补充能量才行。



    盒的人类,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复杂的情感即便是在地球上体验生活多次,她也始终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对她而那是一种复杂的体系,繁琐又难懂。



    这时,窗外响起一阵利物击打的声音,言晨曦打开窗,一只棕色的麻雀飞了进来,激动的落在言晨曦的手上。



    言晨曦看着麻雀那双乌溜溜的眼睛,莫名的觉得熟悉副手的编号是888,言晨曦为了省事,一直叫他三八。



    后来在地球体验生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在人类这里,三八是用来骂人的。



    麻雀扑腾着翅膀,“队长,我终于见到你了啊!



    言晨曦伸手撸了下麻雀的羽毛,“你怎么变成一只鸟了?你的宿体呢?



    小麻雀摇头,“我的宿体死翘翘了,我都不知道啊。我的能量不够,没有办法,只能寄宿在鸟身上难为你了。言晨曦将麻雀放到窗台上,资料都掌握了吗?



    麻雀点头,飞起来伸出自己的小爪爪,抵在言晨曦的额头上。



    张俊美狂狷的男人的脸赫然出现在了言晨曦的脑海中。



    女孩眉梢微挑,“竟然是他!



    言晨曦有些后悔的摇了摇头,早知道是这个人,刚刚在巷子的时候不救他就好了。



    他死了,就不会毁灭地球了。



    可随即言晨曦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她回到的是10年前。也就是说,即便她不救那个男人,他今天也不会死所以,她今天为什么要救那个男人岂不是,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能量?



    想到自己为了救人而浪费的那些能量,言晨曦的心里面就呕得慌。



    本来她就只剩下的能量就不多了了,结果为了救那男人,几乎都要没有了现在她体内的能量,仅仅够她维持现状,不至于变成一个傻子。



    咚咚咚~



    三声敲门声。



    小祖宗,您的晚饭好了。“是言天雄晨曦坐起身,“进来吧言天雄开门进来,看到眼前少女模样的言晨曦,心中感慨。



    他第一次见小祖宗,是在八岁的时候。当时他身患重病,医生束手无策,爷爷就带着他来找小祖宗,是小祖宗治好了他的病。



    那时小祖宗就是这般年轻,如今几十年过去,他已经步入中年,而小祖宗却仍旧年轻。



    也是从八岁时开始,他得知了言家有世代守护小祖宗的责任。每一代中,只有一人知道这件事。而他,就是这一代中负责守护小祖宗的人。



    他不清楚小祖宗的真实身份,他只知道,小祖宗有着深不可测的能力因为不喜欢老祖宗这个称呼,言晨暱一直要求言家的后辈们称呼自己为小祖宗直到后来她才发现,原来人类家庭对那些娇纵的熊孩子们也叫小祖宗知道这点之后,言晨曦就又有些不太开心了言天雄走进来之后,才注意到窗台上的麻雀,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外面飞过来落脚的鸟晚饭已经准备好了,小祖宗下楼用餐吧。“言天雄恭敬的说道。



    言晨曦看向冲着自己卑躬屈膝的言天雄,觉得有些不妥,“大雄啊,既然我现在是你养女的身份,小祖宗这个称呼还是改一改吧,你也无需再对我这么恭敬可以拿出些长辈的派头来这话一出,吓得言天雄连连摇头,差点就跪下,晚辈怎么敢做您的长辈!



    言晨曦无所谓的摇头,空气刘海随着长发飘动,样子可爱极了,“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在这里逗留很长一段时间。你如果一直以现在这个态度对我,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



    见祖宗坚持,言天雄这才战战兢兢的应下,“好…晚辈…我尽量嗯。言晨曦点头,“还有一件事,既然要长期留在这里,就必须要融入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