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落荒而逃。

&emsp&emsp坐上吧台,乔洛洛给自己点了杯酒,本打算喝完这杯就回去,谁知当杯中好看的酒液刚喝到一半,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emsp&emsp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窜至四肢百骸。

    &emsp&emsp乔洛洛心里一凛,常年生活在压迫之中,她不可能预感不到危险,脸色变了变,就要从高脚凳上下来。

    &emsp&emsp这时,身后果然传来一道油腻的声音,“小姐,一个人在这儿会不会很闷啊?”

    &emsp&emsp乔洛洛轻笑了一下,摇摇晃晃得撞进那人怀里,趁对方松懈,猛地一踩,尖细的鞋跟狠狠跺在对方的脚趾上。

    &emsp&emsp“嗷——”

    &emsp&emsp在男人的惨叫声中,乔洛洛落荒而逃。

    &emsp&emsp包厢里。

    &emsp&emsp几个合作商面面相觑。

    &emsp&emsp对面的男人已经维持同一个姿势十多分钟了,冷漠的俊脸在灯光下显得愈发阴沉、和深不可测。

    &emsp&emsp空气静默了足足半分钟,才有人铆足了勇气,小心翼翼询问,“闻总?不知您对我们的提议有何高见?”

    &emsp&emsp闻良懿指尖夹着一根雪茄,没有点燃,而是放在手里把玩着,烟丝一根根落下,这是他今晚第五次走神。

    &emsp&emsp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块电子表,但是奇怪的是,这块表的液晶屏上显示的并不是时间,而是一张地图,一个小红点异常的显眼。

    &emsp&emsp那个女人居然还没走,难道对旧情人还藕断丝连么?

    &emsp&emsp想到她所说的处理私事,是来会见前男友,闻良懿玫红色嘴角缓缓勾起一道轻浅的弧度,邪肆却危险。

    &emsp&emsp很好,这小东西完全知道如何挑起他的怒火。

    &emsp&emsp闻良懿将手里的雪茄揉碎,丢进垃圾桶,拍拍手上的草屑,站起身,“今天先到这里,剩下的改日再议。”

    &emsp&emsp“啊?闻总,我们这个方案……”

    &emsp&emsp闻良懿完全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推门出了包厢。

    &emsp&emsp忽然,一道慌乱的脚步声传入耳中,闻良懿皱眉,朝声源处望去。

    &emsp&emsp乔洛洛跌跌撞撞得朝前跑着,她不知道是谁要害她,她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emsp&emsp转过一个回廊,前方忽然出现一道熟悉的背影,乔洛洛愣了一下,当看清对方的模样时,眼中立刻划过一抹惊喜。

    &emsp&emsp是闻良懿,她有救了。

    &emsp&emsp“闻少!闻少!救救我!”

    &emsp&emsp乔洛洛挥着手,趔趄着朝男人跑过去。

    &emsp&emsp她跑得很急,以至于来不及收势,直接撞进了对方那冷硬健硕的怀抱里,一股淡淡的烟草气息钻进鼻腔,乔洛洛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emsp&emsp闻良懿皱眉,望着冒冒失失投怀送抱的女人,这一脸惊慌失措的小模样,眼神不禁冷了冷。

    &emsp&emsp正要开口,怀里的人儿磕磕巴巴说话了,“闻……闻少,是我……”

    &emsp&emsp被下了药,身体的异样让乔洛洛开始慌张,紧张得抬头求助,“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想请您帮帮我。”

    &emsp&emsp“乔洛洛?”

    &emsp&emsp动听的声音自耳畔响起。

    &emsp&emsp男人不但没有推开她,反而一用力,将她拉回了怀中,“你不是应该在家么?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emsp&emsp她浑身一颤,对上男人的眼睛,那双眼睛长得极其好看,只是此刻看她的眼神,却透着审视和一股戏谑,乔洛洛觉得自己像是在和一只成年的狮子对视,那目光里透露的寒芒和猎杀之气,直教人头皮一紧。

    &emsp&emsp虽然这小东西的下落他一直了如指掌,但此刻撞见她冒冒失失的模样,闻良懿突然生出了一丝作弄之意。

    &emsp&emsp乔洛洛感觉身上那股燥热就要吞噬理智,她咬了咬唇瓣,声音极尽哀求,“闻……闻少,我被人下了药,麻烦您送我去医院吧?”

    &emsp&emsp闻良懿眼神沉了沉,从刚才看见乔洛洛开始,就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emsp&emsp下药?

    &emsp&emsp拜那条微博所赐,如今乔洛洛走出去,很难不被认出来,既然知道是他的女人,竟还有人胆敢对她下手。

    &emsp&emsp闻良懿深冷的眸微微眯起,看样子,是伪装了太久,已经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emsp&emsp他垂眸看向怀里的人儿,好似漠不关心得把玩着乔洛洛的下巴,压低声音问,“被人下了药,为什么要去医院?难道你现在最需要的不该是个男人么?”

    &emsp&emsp因为药效的作祟,这个男人冷冰冰的一句话,竟让她听出了几分异样来。

    &emsp&emsp乔洛洛忽然意识到,自己怕是求错人了。

    &emsp&emsp她这哪里是求救啊?

    &emsp&emsp分明是羊入虎口啊!

    &emsp&emsp“闻少,你……你放开我。”

    &emsp&emsp乔洛洛想要挣脱,可是绵软的小手拍在男人的身上,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