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雨如星河

慕容桀的目光像野兽的利爪般锢住夏子安,让她难以逃离。



    一阵急风吹开扉窗,灯火摇曳间,两人距离不过一拳之隔,



    慕容桀面色如常,但覆在床沿的手却明显看到青筋凸起。



    夏子安喉间难受似被棉花堵了一般,她看着慕容桀灯火下闪着光的眼,心底一片颤动。



    沙哑的声音让慕容桀身躯一怔,呼吸都不由放浅,等待她的答案。



    “辽国国力强盛,皇上实不必为了一个小小夏国劳心废力。



    夏子安低而清晰的声音回荡在两人耳边。



    慕容桀眸光骤然暗了下来,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夏子安抬起头,撞.上他翻腾起摄人的阴翳的眼底。



    那目光狠戾到几乎想将她生吞活剥。



    夏子安鼻头一酸,心间发疼。



    她知道这也许是他对她最后的仁慈....可..她真的做不到。



    那是生她养她的父皇母后,是她的祖国.....



    和那双闪着晶莹的眼对视片刻,慕容桀心头火焰越发猛烈。



    雷声越来越响,闪电的光忽明忽亮。



    慕容桀突然低头,狠狠咬住夏子安的唇,凶猛的不像个吻,更像是要将她吞噬。



    夏子安用手去推拒,反而被他钳住。



    外面响了一整夜的雷终于带下了雨,“刷刷”一片,淹没了整个寝宫的呜咽。



    等夏子安醒过来,慕容桀早已穿戴整齐站在床边,不知看了她多久。



    见她睁开眼,慕容桀猛地起身,冷硬地挤出个字:



    夏子安眼神一震,心凉如冰。



    她看着一片狼狈的被褥,慕容桀要她这么回去吗?



    “嘶一



    明黄色的床帘被撕下,慕容桀将它扔在夏子安身上,语气愈渐不耐:“给朕滚!



    夏子安双手一颤,看着薄薄一层的床帘,慕容桀这么做无疑会让她成为宫里的笑柄。



    良久,她才咬牙用床帘将酸疼的身子裹上。



    “臣妾告退。”她抑住心底的痛楚把眼泪逼回,步伐不稳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