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指责

这一夜,霍烟彻夜未眠。



    她就这样看着傅时寒的背影,直到天光大亮。



    第二天,霍烟刚到机场,高管就通知她开会。



    会议室。



    高管带进来一个女人。



    他态度亲切地给大家介绍:“这是新加入到你们机组的空姐,苏瑶。”



    那张脸分明就是和傅时寒出现在罗马的人。



    霍烟脸色一变,一下攥紧了手。



    那日在罗马的刺眼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高管又说:“苏瑶虽然刚刚由地勤升为空姐,但是表现优秀,被傅总安排为机组的新乘务长,大家欢迎一下。”



    此话一出,整个机组的人都愣住了。



    上一任乘务长离职后,大家都默认会让副乘务长唐卿接任。



    现在空降一个毫无经验的女人。



    说没有内幕,谁相信?



    会议室里一瞬间冷了下来。



    苏瑶却毫无察觉,她看都不看其他人,直接走向霍烟。



    笑盈盈地说:“霍机长,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啦。”



    霍烟看着她脸上那挑衅的笑,一口气闷在胸口。



    她不敢相信这竟是傅时寒安排的!



    她不肯示弱,冷冷回道:“我没什么能教你的。”



    散会后,霍烟径直走进卫生间。



    她不断地用冷水冲着双手,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身后的门一响,出来的赫然是唐卿。



    她的双眼又红又肿,看见霍烟,唐卿委屈极了:“霍姐,我做错了什么吗?”



    霍烟连忙抱住唐卿,她轻抚唐卿后背,安慰道:“不是你的错。”



    安慰着唐卿,霍烟心里却越发苦涩。



    她能安慰别人的委屈,可自己的委屈又有谁能安慰呢?



    离开洗手间,霍烟直接去到总裁办公室。



    她连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而入。



    傅时寒抬头,见是霍烟,他眉头一皱:“什么事?”



    霍烟开门见山:“我不想让苏瑶加入我的机组。”



    傅时寒语气放缓:“苏瑶是有实力的,她可以胜任乘务长一职。”



    他没说什么重话,霍烟却鼻尖一酸,被他话中透出的维护狠狠攥紧了心。



    她语气轻得发飘:“实力?哪种实力?”



    傅时寒听出霍烟话中讽刺,神色瞬间一冷:“你不要无理取闹。”



    她才说了一句,就是无理取闹了。



    霍烟自嘲一笑。



    她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声音的颤抖还是泄露了她的无助。



    “你让一个从没上空的人做我的乘务长,是我无理取闹,还是你?”



    说完,霍烟转身就走。



    离开傅时寒办公室,下午便要飞法国。



    霍烟在飞机驾驶室,不知道乘务室里苏瑶得寸进尺。



    乘务长要做的事一问三不知,还将唐卿赶去了经济舱。



    于是整个行程,其他人基本无视了苏瑶。



    返航后,苏瑶却给傅时寒打电话哭诉:“寒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霍机长会那么讨厌我,还让所有人都孤立我……”



    傅时寒想起那日霍烟的态度,皱着眉道:“你做好自己的事。”



    家里。



    霍烟做了一桌子傅时寒喜欢吃的饭菜,等着他下班回家。



    她坐在餐桌前,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平安符。



    她想,无论如何,她也要再为自己的婚姻努力一下。



    没过多久,大门一响。



    傅时寒走进家门,脸色不悦。



    霍烟连忙起身,傅时寒的话却让她脚步一下凝固。



    “是你让机组其他人故意排斥苏瑶?”



    两日未见,他的第一句话竟是指责她欺负了苏瑶?



    霍烟定定的看着傅时寒,心像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



    她攥紧了手:“有的人一定要坐上不属于自己的位置,发生这种事不正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