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发现

霍烟摸着小腹,它还很平坦,但这里面已经有了她梦寐以求的宝宝。



    ——要打掉么?



    她立刻下意识地否定。



    ——要离婚么?



    霍烟想到自己失去妈妈的痛苦童年,又犹豫了。



    她不想让她的孩子,还未出生就承受这份苦。



    可是,苏瑶也有了孩子。



    想到如今上流圈子里,那些继承人和私生子之间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例子。



    霍烟一阵心悸。



    难道她要让自己的孩子以后也经历这些吗?



    不,她要好好想想。



    霍烟拜托医生,她怀孕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



    第二天,霍烟的机组例行飞法国。



    起飞前,霍烟一如既往地收到了傅时寒发来的“一路平安”。



    看着这四个字,霍烟心里五味杂陈。



    她垂下眼帘,关掉了手机。



    回程的途中,苏瑶一定要改变飞机套餐,并一口一句为乘客着想。



    飞机落地后,唐卿忍无可忍。



    怒斥苏瑶:“你最好还是回去重读空姐课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谁知,苏瑶竟直接给了唐卿一巴掌!



    霍烟下了飞机,正巧看见这一幕。



    她连忙赶过去。



    苏瑶余光看见她,越发嚣张的对唐卿说:“我再给你一巴掌,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霍烟脚步一顿。



    她看着唐卿脸上红肿的巴掌印,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厌恶和愤怒。



    她干脆走向苏瑶,直直便给了她一巴掌。



    苏瑶不可置信地看着霍烟。



    霍烟冷着脸,将她刚刚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我现在再给你一巴掌,你能把我怎么样!”



    众目睽睽之下,这事闹的很大。



    副总办公室。



    霍烟坐在办公桌前。



    办公桌后,傅时寒眸色冰冷的浏览着“机长掌掴空姐”的热词条,网上舆论已经沸腾了。



    “你这次有些不识大体。”傅时寒眉头深皱。



    霍烟面无表情,反问道:“你知道她擅自修改套餐,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唐卿一巴掌吗?”



    傅时寒语气冰冷:“那你也不该打她。”



    霍烟心中一刺。



    她一下站起身,带着明显的怒意。



    “我就是太识大体了,我该在她出现在我面前时,就给她一巴掌。”



    说完,霍烟没等傅时寒再说什么,拉开椅子就起身离开了。



    傅时寒诧异地看着霍烟的背影。



    在一起五年,这还是霍烟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生气。



    傅时寒沉思片刻,叫助理去叫苏瑶。



    待苏瑶到了,傅时寒冷冷开口:“苏瑶,这是最后一次,你再闹出事就直接辞职。”



    屋内的温度似乎都瞬间下降。



    苏瑶怯怯地点头:“好的,傅总。”



    傅时寒不耐烦地挥手,让苏瑶走了。



    苏瑶离开后,傅时寒想起生气的霍烟。



    他把助理叫进办公室,吩咐道:“去亚特兰订一套高定珠宝。”



    助理了然,问道:“是送到苏小姐的家里么?”



    傅时寒抬头,眼神疑惑:“是送给我太太的。”



    助理有些尴尬,连忙点头应下。



    在今天之前,傅时寒从没在节日之外给霍烟送过礼物……



    眼见傅时寒不满,助理连忙说:“傅总,或许您可以亲自买束花送给太太。”



    傅时寒给公关部下达了撤掉所有热搜的指令。



    他头也不抬地回道:“没空。”



    晚上,傅时寒怀中抱着一束花回了家。



    客厅的灯开着,但霍烟不在。



    卧室门关着,傅时寒将花放在桌上,抬脚走去。



    他推开门,却见霍烟将几个药片放进嘴里。



    霍烟听到门口动静立刻转头,看见是傅时寒吓了一跳。



    她连忙把药瓶塞到枕头底下,不自在的说:“你怎么回来了?”



    傅时寒眼神一沉。



    他不顾霍烟的阻拦,大步上前从枕头下拿出了那个药瓶。



    只见上面写着。



    ——叶酸含片,孕妇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