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交易

听闻此言,虞长君眉心紧拧。



    他蹲下身,细长手指用力捏住段竹心的下颚,“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和琳琅之间,何须你的退出来成全。”



    段竹心下颚痛得像要被捏碎,她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虞长君一句话,毫不留情道出了她如今的难堪处境。这不仅是她的耻辱,更是段家之耻。



    “求王爷给我一纸休书。”段竹心忍辱开口,掩在袖口下的指甲深深掐入了皮肉里,“那我就不会横亘在你们之间了。”



    许是对这话终于满意,虞长君松开了手。



    “休书本王早晚会写,不过不是现在。”他冷笑着,沉声警告,“在这之前,你好好待在王府,一步都别想离开!”



    他拿过桌上灯烛,扔到段竹心包袱上,倏然火势熊熊。



    段竹心惊呼一声,上去抢救,火焰舔舐着她细白的手指,霎时烫出了一片燎泡。



    她却不管不顾地从火里宝抢出一件旧衣,抱在怀里,仍银钱细软焚为灰烬。



    虞长君冷眼看着这一幕,不经意地皱眉。可想到此行目的,也没心情细究段竹心为何有这般反常的行径了。



    他大步朝内室走去,翻开床头的小木匣子,果然在里面找到了寒食草,他拿了起来,漆黑眼底闪过寒芒。



    段竹心脸色蓦地发白。



    她顾不得烧伤,哀求道:“求你,求你不要毁了寒食草,玲儿还要靠这续命。”



    虞长君垂眸,未看段竹心一眼,只把玩着手中的草药,许久后,才大发慈悲地说:“寒食草可以给你,你要多少,本王都可以帮你找到,不过……你要帮本王办一件事。”



    “我答应。”



    现下别说帮虞长君办一件事,便是要她的命,段竹心也会答应,只要能救玲儿。



    虞长君勾了勾唇,“本王要你——明日亲自将琳琅接入王府。”



    段竹心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她想过千万种不堪的可能,却没想到虞长君的要求,比她所想还要**千万倍。



    虞长君不能名正言顺的接程琳琅入府,竟然想以她名义来行此事。



    哈哈,真是妙极了,好一个借刀杀人。



    如果她答应了,怎么对得起她大哥,又怎么对得起段家的列祖列宗?



    “怎么?不答应?”虞长君挑眼瞧着匍匐在地的段竹心,声音幽沉如地狱罗刹。



    “……答应!”段竹心绝望地闭上眼。



    虞长君像是早就料到这个答案,嘴角挑起一抹邪佞的笑。



    “你放心本王会找名医来医治那丫鬟,保证她恢复如初。”虞长君顿了顿,又说:“不过你也要记住,本王可以救她,也可以让她死无全尸。”



    语毕,虞长君拂袖而去。



    许久许久后,东阁内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笑。



    段竹心死死攥住胸口的衣衫,恨不得将那颗活蹦乱跳的心挖出来,那样便不会痛了。



    原来是这样。



    原来今日虞长君所做种种,不过是为了达成名正言顺接程琳琅入住王府的目的。



    她不过就是错爱了一人,上苍为何待她残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