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疤痕

虞长君幽深眸光一直牢牢盯着水中那抹白色的影子。



    湖面下隐约可见一群群黑色的鱼影朝着段竹心的方向,蜂拥而去。



    段竹心抓住团扇时,手臂、腿、身上传来一阵阵剧痛。她却没向岸边游去,回头朝着岸上的虞长君露出一个笑容。



    虞长君面上冷笑,蓦地僵住了。



    段竹心那笑容凄绝得像开到极致即将荼蘼的花,看得他的心猛地缩紧。



    段竹心停止了浮水的动作,身体开始一点点往水里沉下去。



    渐渐地,湖面平静了,一缕缕血色染红了清澈湖水。



    “段竹心,你给本王上来!”虞长君猛地站了起来,嗓音里带了不自知的颤抖。



    这个女人竟然想寻死,他允许了么?



    冰冷的水从口中灌入,胸肺里的氧气一点点流失,四肢百骸痛得像是有一把把利刃将她的皮肉刮下来。



    但段竹心却觉得轻松。死了是不是就可以逃避无休无止的痛苦了,不用再独自背负那些罪孽了。



    真好。



    段竹心笑着,缓缓闭上了眼。



    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程琳琅,见虞长君紧张的表情,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下一秒又被满脸焦急替代。



    “阿君,你快叫人救救竹心啊。”



    虞长君仿若没听到程琳琅的话,腾空一跃而起,足尖点着水面,朝段竹心下沉的地方掠去。



    他敏捷地钻入水中,片刻后,抱着昏迷的段竹心破水而出。



    段竹心面色惨白,浑身皮开肉绽,还有鱼死死咬着她的皮肉不松口。



    虞长君将她放在地上,探了探她的鼻息,倏地松了一口气后,表情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冽。



    “来人,送王妃回东阁好生疗养。”



    食人鱼的咬痕极深,好几处都深可见骨。即便是好了,都可能留疤。



    玲儿心痛不已,念叨着还好脸没有受伤。



    可段竹心却毫不在乎,反而觉得庆幸。经此一劫,她终于不用再去伺候程琳琅,更不用日日见那两个人卿卿我我了。



    可这样的清静日子并没过多久。



    一日玲儿正在给她擦伤药,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段竹心还未回过神,虞长君就踹开门走了进来。



    彼时,段竹心中衣挂在两条细瘦手腕上,身上仅围着白色裹胸遮羞,**在外的白皙圆润肩上的伤口才长出新肉,红白相衬,像是雪地里落下的梅瓣。



    虞长君已很久没碰过这具身体,从前在床上他虽都是在发泄,却不得不承认段竹心满面痛苦却卖力迎合他的样子还是让人很有兴致。



    脑子闪过一幕幕**画面,虞长君眸光猛地一黯,腰腹间窜起一团火。



    不过出口的话,却是截然不同的讥诮,“这幅样子,是在引诱本王吗?不过,本王现今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段竹心别过头,迅速拉好衣服,没有出声。



    她的漠视,让虞长君一阵不快。他睥睨着段竹心,冲门外喊,“将东西拿进来。”



    一行宫人捧着衣服首饰,鱼贯而入。



    “王爷,这是干什么?”小桃忍不住出声问。



    虞长君盯着段竹心的侧脸,冷冷地说:“三日后,皇上要来王府,好好给你主子梳洗打扮一番,别丢王府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