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背后涌流

傅冥彦制住我的手,我想抽回,却被压在男人的身下。

    死死动不得。

    他紧紧的凑过来,凉薄的唇在我的胸前亲吻着。另一只手拉开我衣领,露出我的肩噬咬。

    “你干什么,傅冥彦,麻烦你自重!”

    他轻笑了声,语气嘲讽,“林涵,你记清楚,从你拿了钱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什么尊严。”

    说罢他便支起我的裙摆,手指流连至我的腿心。

    我没忍住,轻轻呻吟了声。当即便看到傅冥彦讽笑的脸。

    我伸出胳膊挡了挡,“傅冥彦,你放开我?”

    他俊容浮起一抹寒意,“我喜欢没有脾气的奴才,你不听话,我只能亲自帮你去去棱角。”

    我挡住的胳膊被拉开,我已强烈感受到,底下的一股灼热正牢牢顶住我。

    金属碰撞的声音响了一下,傅冥彦已解开了皮带。我身子猝然发紧,突然有电话响起。

    我呐了口气,算是逃过了一劫。

    一旁的傅冥彦铁青着脸色按下了接听,“喂?”

    话筒的声音开的有些大,我也听到了一些。“傅总,公司出了点急事。”

    是个女声,似乎有点着急。

    但声音莫名的熟悉,我仔细想了想才记起,这不就是何欣馨?也许是下意识,我朝车窗外面望了一眼,一身红火的身影像个小点,消失在暗处。

    傅冥彦声音原本带着几分燥意,听到这个消息却平静了下来,应了声‘马上来’便挂断了电话。

    “这次就先放过你,先跟我去趟公司。”他捏了捏眉头,眉宇间严肃得很。

    我还没有蠢到这时候再去反抗他,一路跟他到了公司。

    此时何欣馨早已在公司大厦门口等着了,傅冥彦和我一起下车。望了她还未换下的火红裙子,我猜到些什么。

    恐怕我这次是得罪定了这个叫何欣馨的了,也罢,只是让这条路有多了几块绊脚的石头,更难走而已。

    走向傅冥彦时,她朝我露出了一个晦暗的眼神。

    我便更确定了这种猜想。

    “傅总,之前孙雅琴来过公司一趟。您裁决的那个项目,董事会在此之后也有了点说法。”何欣馨没再看我,反而进入了工作状态。

    话语间的精明与干练,一看就是浸染职场多年。

    傅冥彦闻言目色一深,“董事会怎么会有突然这么大的反转。”

    何欣馨似乎有难言之隐,警惕的看了看我,见傅冥彦没有什么反应,便直说道:“这位小姐在这,公司的事恐怕……”

    话留了三分,是等着傅冥彦来讲的。

    可男人显然没接过她的话茬,“没事,说罢。”

    傅冥彦说话看似以把我当亲密之人,但实则,我只是知道了我该做事情的,一些情节罢了,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何欣馨面容紧了紧,随后便掩盖了下去。说道:“董事会那边本来是全力支持您的,但是在孙雅琴来这一趟时,就流出了对于您是被培养的继承人一事起了质疑。”

    他们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公司内部走去。

    我跟在一旁,半句话也没说。

    傅冥彦还没有听到后续,皱了皱眉。“继续说下去。”

    “是……”何欣馨才反应过来,面容有些难堪。“本来这件事无关于项目,但一些本就左右摇摆的董事会,说您根本没有资格处理此事。孙雅琴……作为傅家太太,更有话语权。”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一些,这公司内部的阶层问题,和官场无二。

    分派众多,目的还是看谁的权势更能压倒人。

    先前通过酒会的一些小姐的嘴里探出了一些信息,现在看来八九不离十。

    何欣馨口中所说的孙雅琴,应该是傅家现任太太,傅老爷的正室老婆。傅冥彦则是傅老爷收养的义子,其实按理也应该叫孙雅琴一声养母。

    只是这二人关系看起来并不和谐,这称呼想必也是再背后也没用的上。

    “孙子然,最近没有出什么幺蛾子是吧?”傅冥彦坐在办公室的转椅上闭目。

    说起这个人名,何欣馨恨恨的咬了咬牙,“董事会被煽动也有他的一半功劳,就当他是公司挂名的副总裁,背后有他妹妹孙雅琴的撑腰,他才敢这样。”

    我挑了挑眉,看来是权势的争夺,怪不得傅江寒嫌烦。

    这背后的涌流至此,后面的关系千丝万缕,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不是没有的。

    目的是谁都想要保取自己,争夺更多的利益。

    那么我现在有点明白傅冥彦的用意了,无非不就是这几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