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抢夺

我这才注意到,她穿的这套衣服,竟然是去年顾城送给李茵茵的那套!我一时间,竟然像是傻了一样,此情此景,一下子就把我带回李茵茵活着的光景。

    “你究竟要做什么!”顾城朝我咆哮,真的是可以用咆哮来形容,比起那天晚上他喂我农药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顾,你别怪老师,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开车出来,是我不小心,你不要怪她。”

    我完全懵了,这语气,这说话方式,这表情,真的是像极了李茵茵。

    就连我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来,她到底是李茵茵还是李媛媛。

    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总是顾城心疼的理由,也总是顾城对我发飙的理由。

    “有没有伤到?”顾城随即紧张的检查她,样子也跟对待李茵茵是一模一样的。

    她依然是委屈巴巴的摇头,“没有多重要的伤,只是你送我的车坏了,我又没有那么多钱赔给你,我刚刚向白羽老师借钱,她不肯借给我,还……还羞辱我,说我……说我自己不会挣钱,还一直花你的钱……”

    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白羽!白老师!你到底还想怎样?!害死了一个,你还想害另外一个吗?!”顾城一副揪心得不行的样子,连“白老师”这个我最讨厌的称呼,他都说出来,当年我们有过约法三章,他也答应我不提这三个字。

    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一种莫名的绝望感。

    他是不是觉得我没救了?

    看到他的表情,我突然开始有些紧张,“不,顾城,你不要听这个女人瞎说,是她开车撞的我弟弟,我弟弟现在脚都断了,正在病床躺着,我弟弟的车子也坏了,你的,不,你送她的车子,听我妈说了,也没有坏,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弟的错,我们去调监控,对……调监控。”

    我过去拉他的手,却被他一把推开,满脸厌恶的对我说,“你以为交警局是你们家开的吗?你想去调就去调?!白羽,你给我听着,这个婚,我是离定了,明天民政局见,九点,你要是不去,你不会有好下场,我说到做到!”

    “顾城!你混蛋!”我不争气的哭了,在他面前,我总是那么的脆弱,我所有的情绪都是因他而起,所有的示弱都给了他,他对我却丝毫没有同情,反而觉得我是个无理取闹的恶毒女人。

    “顾,我的头好晕,我不知道是不是脑震荡了,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依然是李茵茵式的话语。

    果然,顾城没有拒绝,还把她扶着走去内科科室。

    但是为什么李媛媛那么像李茵茵?

    是我的错觉吗?

    处理完这件狗血的事情,我就回家,请假两个多月的张妈终于回来了。

    她是从小照顾顾城长大的,据说是他妈妈的表姐,一直未嫁,她和我不是很亲,但也没有太有距离感。

    见我回来,她一如既往的跟我打招呼,我原本就以为够了,毕竟都是彼此敷衍,却想不到她还站着,欲言又止。

    “张妈?有什么事情吗?”

    她搓了搓衣角,“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吧。”

    她这个样子,确实少有,搞得我也变得紧张。

    “前些天我本应该回来了,但是顾先生又让我过去照顾李家二小姐。”张妈说着,抬眼看了看我的反应,我示意她继续说。

    “她好奇怪,在你们上班的时候,让我回来家里,让她进去李茵茵小姐的房间。”

    说到李茵茵的房间,我不由看了一眼我的正对面。

    是的,李茵茵就算死了,她在这个家也是阴魂不散,因为她在这里有一个专属于她的房间。当然,我没有做亏心事我不会害怕,即便张妈不在家的那几个月里面,我独自一个人在家也从不会想起她。

    这个房间是顾城给她留出来的,她不常来这里住,但是万一要躲狗仔什么的,她就躲在这里,当然,我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除非顾城去出差,她才可以来住,不然我不准。

    刚开始他们不肯,但是在这一点上面,我的狠劲他们也见识过,也不会不听话,不过她极少过来,李茵茵在这里的时候,李媛媛也从没有过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李茵茵在这里有一个房间的。

    “她进去李茵茵房间做什么?”

    “她带走了李茵茵小姐所有的衣服,还……还让我去李茵茵小姐生前住的地方,帮忙收拾,然后……然后她就搬过去了,现在她的所有生活用品和衣服,甚至是发型都要做的跟李茵茵小姐一模一样。”张妈表现出少见的惊讶。

    我也突然想起在医院里见到的跟李茵茵简直一模一样的李媛媛,突然有些明白了。

    “我觉得有些可怕,因为李家二小姐和李茵茵小姐越来越像了,我看顾先生也……好几次也叫错了她的名字,把她当做李茵茵小姐,所以我想提醒一下你,需要注意一些。”

    我过去,拉着她的手,诚心道谢,我这一辈子,很少有人这么为我着想。

    她摩挲一下我的手,突然说了句,“白小姐,我看你,真的挺辛苦的,我给你熬一碗鸡汤吧,你瘦了许多。”

    我本想叫她不需要折腾,因为现在已经是半夜十点,但她非要去,我便由着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迷迷糊糊睡着,张妈轻轻唤醒我,还跟我抱歉,“不好意思啊,白小姐,这汤要是不喝,凉了就没有营养了,趁热喝了再睡吧,我去给你放热水。”

    我正要道谢,家门突然打开,一阵热浪过后,李媛媛挽着顾城的手出现在我面前。

    我有些恍惚,像是在梦中,真的好像当年顾城和李茵茵手挽手出现在我眼前一样。

    当年李茵茵在顾城面前朝我下跪,哭得梨花带雨,让我把顾城还给她,顾城当场就给了我一巴掌,并拉着她一起远离我的视线,留下手术后还没有康复的我,承受着一阵接着一阵锥心的痛。

    “张妈,你怎么在这里了?你不是在家里面照顾我的吗?怎么跑回来了呢?是不是觉得我对你不好呢?”分不清到底是李茵茵还是李媛媛的李媛媛在用李茵茵的语气对张妈说话。

    顾城也蹙眉,“我不是让你照顾媛媛吗?怎么又回来了?”

    张妈似是有些紧张,往后退了一步。

    “是我让她回来的。”我站起来,走向顾城,把李媛媛的手,狠狠地拉开,对着她那双眉眼道:“李小姐,放开你的手,这是我的老公!”

    她的手被我掰开,可怜巴巴的看着顾城,顾城看了我一眼,有那么几秒钟,我看到他的神色十分复杂,随即,他径直走到沙发旁,“我是回来跟你正式离婚的,那日你已经用你的血欠了离婚协议书,明天我载你去民政局,我要娶媛媛。”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他云淡风轻的话,在我的心底激起千层浪。

    周围的气氛突然凝固了,我却如同疯子一样狂笑,越笑就越发觉得头晕恶心,一直到我再也听不到李媛媛在和顾城抱怨些什么。

    一直到,我在顾城身边倒下,而他并没有接住我,而是被一旁的李媛媛拉开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