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尸怪谈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0章 进入祖祠

七大爷冷笑道:“那可不一定,我回来走访了一圈,发现很多事情并没有按祖宗留下的规矩办,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古板的人,也明白离开寨子十年我确实已经没了什么实权,但我这七家掌舵人的身份开还是没变过,老二你也无权撤掉,而且我还发现,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没遵守是其一,另外一点,某些事情似乎是犯了大忌!我们都明白水湾七寨的特殊性,触犯的大忌,很可能就会促成水湾七寨的灭亡。”

    吴老头和冉老头一听脸色立马变了,半晌后吴老头说道:“老七你这就说得过了。”

    “过不过老二你心里不明白吗?”

    吴老头也不辩解,看了我一眼道:“好吧,那你就直说了吧,带这娃子来想干嘛了?”

    “我想让他入祖祠。”七大爷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可能!”几乎是同时吴老头手拍桌子厉声说道。

    “这娃子是不是朱家的还不确定,老七,这太马虎了,你也不是小孩子,这点难道不明白吗?”吴老头补充道。

    七大爷冷笑道:“娃子打在老五家出生就被带往寨子外扶养,现在健康长大成人你有什么证据说他不是朱家的?老二,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朱娃子昨晚刚随我去过坟场,他通过考验了。”

    “这……怎么可能?”吴老头惊讶道。一旁冉老头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

    “不信,这个可以证明。”七大爷说着摊开手掌,掌心露出一朵莲花状的植物。我看一眼突然想到,这不就是我们祭拜的那座坟墓碑顶端长出来的东西吗?当时七大爷说让我替他摘一朵我就摘下来了,没想到还有这等用途。

    吴老头还维持着一开始的吃惊状态,这时七大爷将植物放在桌子上对我道:“朱娃子,去看看里屋的茶水烧开了没,给二爷和四爷泡杯茶。”

    “是。”我应声道,走向里屋的瞬间七大爷在我手里塞了个东西。

    走到里屋一看,是一张纸条,上面字迹潦草的写着,让冉丫头从后门走。

    我有些不明白为何有后门一开始七大爷不然冉丫头走要等到现在。虽然充满疑惑,我还是将冉江怡叫出来。

    “七大爷说让你从后门走,你知道后门在哪吗?”我细声说着,疑惑的看了一圈封闭的里屋。

    冉江怡想了想说道:“我知道。”说着她再次来到柜子旁边,将柜子里面放的铜器往右一转,里屋朝窗的那边打开一扇门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忍不住问道。

    冉江怡笑笑:“我刚刚躲在那里发现的。”

    我点头,看着她走掉这才回到屋子,用七大爷烧好的水砌了两杯茶端出去。

    “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就带这娃子入祖祠吧。”吴老头说完站起身就往外走,脸上明显是愤怒的表情。

    冉老头也跟走了,走时他还在七大爷面前站了一会,什么也没说叹了口气就走了。

    “爷,为什么要让那小子入祖祠啊?他根本不是寨子的人啊!”门外吴大有不爽的看了我一眼追上去问吴老头。

    “闭嘴!”两个字传来后一行人走远了。

    这时七大爷说道:“娃子,收拾一下,明天带你去祖祠。”

    我不知道七大爷用了什么方法,才让那看起来很难搞定的吴老头同意我入祖祠。不过显然七大爷也并不打算说。

    七大爷端起我刚泡好的茶吹了几下喝了一口道:“冉丫头走了吧。”

    我看着他点头。

    “好,很好。”七大爷喃喃道,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心事,我忍住了问问题的冲动。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来这里好几天了,就属这一天睡得最好。我起床看见七大爷已经穿戴好坐在木桌旁边。

    “七大爷,你起得真早!”我走过去问候道。

    “娃子,去洗脸吧,今天是你入祖祠的日子,不能让人看笑话了。”七大爷抹了一把胡子说道。

    我点点头出去打了一盆水开始洗脸。从吴大有那里我就知道要进祖祠不容易,但吴老头最终还是答应了。我想这其中七大爷一定费了不少心思。

    水湾七寨的祖祠只有几个人打扫,我跟在七大爷身后,走进富丽堂皇不失神圣味道的祖祠,发现冉江怡竟然在里面。

    见到我她笑着说道:“朱子荀,恭喜你终于能入水湾七寨的祖祠了。”

    “谢谢你。”我由衷的感谢。这时才发现冉老头也在一边。

    “四爷好。”我忙上去打招呼。

    冉老头看看我对七大爷道:“老七,赶紧进行仪式吧。”

    七大爷点头,随即祖祠里的人拿来一块红色的布,再拿来三柱香让我点上插在祖祠前,然后将公布剪开,撮成绳索戴在我的手上,最后再点燃七柱香,让我从祖祠门前一个响头一柱香这样一直磕到祖祠中,最后由七大爷亲自扶起来。到此仪式结束,整个过程并不算长。

    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入什么祖祠,像我那样住在村子里也没什么不好,但显然我这样的想法并不符合时宜。

    “冉江怡,为什么你和你爷会来啊?”仪式结束后我趁机问冉江怡。

    她凑到我耳边小声道:“其实按理来说入祖祠的仪式会有很多人来观摩的,这代表着他们承认你是这个寨子里的人。”

    我惊讶道:“那今天这样岂不代表着寨子里面的人都不承认我是寨子里面的人?”就连吴老头口头上答应了本人也没来。

    冉江怡道:“应该说是吴老头不承认你是寨子里的人,这场仪式只要他不出面也没几个人敢来。”

    “那你和你爷?”我指着她问道。

    “我爷是掌舵人之一,他没关系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和七大爷返回家中。

    此日一整天七大爷都一直在家中哪里也不去,到了晚上的时候冉江怡突然来了,她笑着说来看看我。

    “七大爷,我什么时候能和你们一起走?”我俩聊了几句她突然问七大爷。

    “还不确定,怎么了冉丫头?”七大爷问道。

    冉江怡摇摇头:“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我感觉我不熟悉寨子,我爹娘他们整天怪我拖累冉家。”

    我很吃惊,她这是说出自己的苦处了吗?

    七大爷摸摸她的头:“别这么想冉丫头,你爹娘都是好人,他们这样做或许有他们的苦衷。”

    “真的吗?”

    冉江怡抬起头望向七大爷,似乎是在求证。

    这时门被叩响了,我前去打开门,竟然是吴大有!

    “你来干什么?”我没好气的问。

    吴大有不说话看了我一眼走进屋里,奇怪的是,他这次竟然没有带一群人。

    “七大爷,我爷请你去祖祠一趟,说有要事商量。”

    冉江怡和七大爷均是一惊,随后他整理一番对我道:“朱娃子,在这里等我回来,哪都不要去。”接着就出了门。

    我点点头,总觉得这一去不会那么简单。

    七大爷走后吴大有嚣张起来:“朱子荀,别以为你入了祖祠就是水湾七寨的人,我爷说了,你就是个野种,根本不是朱家人,我是不会承认你的!”

    “吴大有你别太过分了。入了祖祠就是水湾七寨的人,你最好遵守规矩!”冉江怡生气道。

    “还有你冉江怡,你以为你姓冉就是冉家人吗?好好想想,你爹娘是怎么对你的。”吴大有说着脸上露出夸张得意的表情。

    一旁冉江怡脸色突然煞白,像是知道什么真相一样。

    我气不过一拳砸在吴大有的脸上,瞬间他的鼻血就流了出来。

    吴大有原本很嚣张的,大概完全没有想到,看上去很懦弱的我,会突然之间对他出手。

    他一点儿防备都没有,直接被我一拳打在了脸上,鼻子顿时有血流了出来。

    看着他鼻子里边的血,我突然有种很痛苦的感觉。

    “你敢打我?你他么的敢打我?”吴大有捂着鼻子,哭丧着脸,看着手中的血,神情激动的对着我吼着。

    “打你怎么了?让你嘴贱!”我丝毫不畏惧的骂了起来。

    从小到大,我虽然不主动找事情,但是村子里边那些欺负我的人,都被我揍过,眼下吴大有嘴贱,我打他怎么了!

    “一个朱家捡回来的野种,一个冉家女人偷人弄回来的杂种,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吴大有骂了半天,气呼呼的往外跑去。

    我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脑子里边全是他刚才说的那句话。

    我是捡回来的?冉江怡是……

    吴大有的表情,不像是假的,可是这……

    “我是我爹娘生的!吴大有,我草泥马!”

    我猛然怒吼着对着门口骂了一句。

    吼了两句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胸口不像是之前那么压的难受了,一转身,却看到冉江怡抱着腿蹲在地上,默默的哭着。

    冉江怡眼睛红红的样子,让我心里边很难受。

    不知道是因为吴大有说的那些,还是因为别的,我看着冉江怡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走到冉江怡的身边,蹲在她旁边,低声说,“你别难受了!那个吴大有不是个东西!我们犯不着为了他的话生气!反正我相信我爹娘,我是他们生的!不是外边捡回来的!我小时候又一次差点儿死了,我爷救了我的命!”我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