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者开局

洪武三十五年。

    应天府,南京城西北方金川门外。

    往日里的皇朝盛况不在,官道两侧满是灰烬,显得分外凌乱,不似皇朝国都应有的气派。

    城门口,更是拥挤不堪。曾经身处天子脚下的皇城百姓,一个个大包小包的往城外涌出。

    几面燕旗下,诸多官兵竭力拦住这些想要出城的百姓,只等勘验了对方身份过后,方才放行。

    若非上头严令,这些已经厮杀了好几年的官兵,早就要拔刀相向了。

    路旁一名太监在校官的陪同下,正踮着脚仰着脑袋,向着官道尽头远远的张望,似是有些期待,但也有些紧张。

    路的另一头,一只队伍正缓慢有序的前行着。

    在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精锐骑兵护卫下,队伍正中的几辆马车车辕缓缓碾压在路面上,发出滋啦的声响。

    周遭出了城的百姓,远远的看到队伍最前面骑兵手中竖起的燕旗,连忙是躲到道路下面去,弓着身子缩着脑袋,目光隐蔽偷偷的探望着。等见到对方没有动作,这才稍稍放宽心,连忙加快脚下的步伐,逃离此处。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头前的马车里,浅浅的传来悦耳的声音,是女子在一字一句的诵读着前朝的诗文。只不过,刚到‘瘦马’处就歇下了声音。

    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久后,孩童稚嫩的声音响起。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最后几个字明显的提高了音量,直白的带着些期待。

    果不其然,先前那女子立马惊喜的开口,夸赞道:“瞻基真厉害!等下进了城,定要当着你父亲和祖父的面,背于他们听!”

    马车内,方才四岁的朱瞻基,昂着头,看着母亲张氏满脸骄傲的抚摸着自己的脑袋。

    果然,在朱瞻基重重的点头之后,张氏立马更加满意,又重重的拍了拍朱瞻基圆润的小脸蛋之后,端正姿势微微闭眼休憩。

    对这一路上每天都在上演的把戏,朱瞻基早已习以为常,见到母亲张氏今天确实不再打算为自己的宝贝儿子骄傲后,悄无声息的长出一口气,将自己小小的身子靠在身后。

    没有任何减震装置的马车,让朱瞻基没有丝毫想要合眼休息的打算。然而他却没有一点办法,莫名其妙的来到几百年前的大明朝,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足够让他震惊了。至于马车的舒适性,不及后世汽车的半分,早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唯一让朱瞻基高兴的是,这个开局可谓是王者开局了。

    此时动荡整个大明朝四年之久的靖难之役,刚刚结束。

    如果一切都按照原来的样子进行的话。

    明天!

    明天朱瞻基他的祖父,也就是那位拥有着赫赫功勋,未来更会成为千古一帝的永乐大帝,正式登基称帝的日子。

    而他朱瞻基是这位永乐大帝的长孙!

    他的父亲,永乐大帝的长子朱高炽,将是未来同样青史盛誉的仁宗皇帝!

    作为永乐大帝的长孙,仁宗皇帝的长子。

    他朱瞻基,毋庸置疑将会成为未来统治大明朝的皇帝。

    别人开局不是什么一方富强,就是封疆大吏,甚至是满门宰执。

    朱瞻基现在却可以骄傲的说,他们家可是满门帝王!

    尽管现在朱瞻基他就连说话,都还带着奶声奶气,但并不妨碍他未来成为这座天下的主人。

    佳丽三千!

    灯红酒绿!

    日日……

    夜夜……

    耳边传来战马低鸣声。

    马?

    瘦马!

    不由得,朱瞻基手掌悄无声息的放在了后腰上。

    “哥……”

    朱瞻基正在浮想联翩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睁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合上的双眼,朱瞻基就见一旁角落里,一个只比自己小一点的男孩,正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

    “朱瞻壑!你是不是又要拉屎了!”小小的朱瞻基显得有些凶神恶煞,虎目怒视打断自己幻想的朱瞻壑。

    被朱瞻基吼了一声,朱瞻壑立马缩紧脑袋,对这个拿着毛毛虫塞到自己脖子里的堂兄,又多了些畏惧。

    见对方不说话,朱瞻基不得不长叹一声,暗自怀疑自己是不是给这可怜孩子吓出什么心理阴影了。要不是因为这可怜孩子,是他二叔朱高熙家的老大,朱瞻基端不至于一路上不停的吓唬这个可怜孩子。

    朱瞻基可是很清楚,他那位二叔,也就是眼前这个朱瞻壑的老子,将来的汉王朱高熙,可是会伙同老三朱高燧,想要夺了他们家的皇帝位。

    只不过这个时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朱瞻基再怎样知晓一切,也不能做什么,稍稍收敛了一下脸色,冲着朱瞻壑说:“赶紧的!有事说事,不然你就回你们家的马车上去!”

    自家马车上,除了母亲就是一窝父亲的侍妾,没事就喜欢玩小鸟,朱瞻壑自然不愿意回去。

    在被玩小鸟和被堂兄吓唬之间,朱瞻壑很聪明的选择了直面堂兄的恐惧,抬起有些肉肉的小手,指着朱瞻基的嘴角解释道:“哥,你流口水了……”

    朱瞻基先是一愣,转而惊悟,连忙是伸手向着嘴角擦去,然后将手伸向还是一脸畏惧的朱瞻壑,手掌向上,手指招了几下。

    对面的朱瞻壑甚至熟稔,立马将手伸进怀里,狠狠地掏了几下,便将一小把东西稳稳的放在了堂兄朱瞻基的手上。

    朱瞻基先是轻轻的掂量了一下,察觉分量有些不对,便转眼看了过去。

    只见他手掌上,已经满是珠光宝气。几枚金叶子,一小块蛋黄暖玉,中间分布着几颗淡红珍珠。

    眉头微微一皱,朱瞻基轻哼一声,先是瞧了一眼母亲张氏,发现母亲还在休憩,这才小声开口道:“今日这般少了?”

    朱瞻壑不敢说话,目光却是透漏着些期盼。

    朱瞻基无奈收手,那堆东西便立马消失不见,这时候他也不说话,只是将边上的一个小匣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根鸡腿递给朱瞻壑:“今日这些,只能换个鸡腿,没有甜点!”

    朱瞻壑略显失望,但立马反应过来,抢过鸡腿背过身,就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

    “这可怜孩子,要不是有我这么个好哥哥,你怕是早晚饿死!”朱瞻基对自己再一次拯救了可怜堂弟,感到自豪。

    又想到自己这些日子积攒的小金库,心情就更加的喜悦。

    而这个时候,朱瞻壑已经是啃完了鸡腿,将手指上的油水舔完后才小声开口道:“母亲总是不给我多点吃的,说是……明日我多带些过来,能不能吃两个鸡腿!”

    “你娘是不是说,吃多了就会变成我父亲那样?”朱瞻基又瞪了一眼朱瞻壑,继而说:“只要你将你娘那块最大的石头拿来,我就带你吃烤羊腿!”

    想了想老二家那块硕大的和田玉,朱瞻基又狠狠地补充了一句:“一整根的!”

    朱瞻壑不敢言语,但心里却是记了下来,自家那块破石头能换来一整根烤羊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