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朕好为难啊~

朱勇语毕,对面的文官们终于是忍不住偷偷笑出了声。

    右都督过分了!

    右都督抢活了!

    右都督抢俺们文官的生计活了!

    右都督忒不要脸了!

    众所周知!

    自有文官这么一门职业开始,那所谓的祖宗成法不可违,便几乎是成了文官们的口头语一般。

    但凡是皇帝或者同朝同僚做的事情,有不对他们胃口的,便会立马挥舞着祖宗成法这个如万金油一般的大棒,将所有不顺眼的人给锤进地里头。

    可现在,竟然被一个杀才给抢了过去。

    当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朱勇察觉到对面那帮酸儒秀才们的偷笑,不由浑身一震,经年累月在血腥战场上积累下来的杀气,瞬间绽放出来,如一头猛虎斜视对方。

    瞬间,一众方才还在偷笑的文官们,立马纷纷静音,不敢再有半分的动静发出。

    惹不起惹不起!

    回家接着偷乐~

    “臣反对皇太孙此番骇人听闻的言论!我大明官兵上下一体,皆为陛下手中之刀剑,前出杀敌灭国,后退回护陛下。”

    震慑住了对面那帮没卵子的玩意后,朱勇的声音,便如同那军中钟鼓一般响起。

    “然我大明雄师百万,难免有一二皮癣,此等牛毛之人,有陛下军中忠心悍将坐镇,亦不会出错!”

    朱勇虽然未曾言及其他,但却已经是含蓄的点名,大明的官兵是一条心的,若是真要将大明军方纳入京察范围,只怕这一条心的大明官兵是不会答应的。

    这位中军都督府右都督,更是浅浅的点出,大明军队的检查,有军中将领负责。

    他们是忠心的!

    若皇帝连他们都信不过,只怕军心不稳!

    朱棣不得不沉吟起来,不得不承认,他现在从来没有担心过大明军队的战斗力和纪律,因为只要有他在,大明的军队便是这天底下最凶猛的杀器。

    可是朱棣又不得不担心,他若是不在了,没有他的震慑,后世子孙接手的大明军队,是否会如皇太孙所言,致使大明国破山河不再!

    然而,朱棣却也必须考虑军方的想法,如朱勇所说大明军方现在是忠心的,也正是他们慷慨赴死的参与到靖难之中,才有了他朱老四的今日。

    若是真要施行,军心必然大动,到时候九边首当其冲,大有被北元突破的可能。

    左右为难,让朱棣不得不再次看向惹出今日这堆破事的皇太孙朱瞻基。

    既然是你个龟孙儿起的头,你个混账玩意就得给出办法安抚住军方!

    朱瞻基自从说完话之后,便一直关注着朱棣的脸色眼神,此时心领神会,立马风度翩翩的回身,看向首当其冲发的朱勇以及其身后一众忧心忡忡且暗带埋怨的军方大佬们。

    朱瞻基先是冲着朱勇抱拳,而后沉声开口:“右都督所言我大明官兵上下一心,皆忠心耿耿,我是相信的!并且比任何人都要坚定的相信!”

    听到皇太孙还是相信军方的,一众军方大佬被稍稍安抚,但是显然若只是这样还是不够!

    朱瞻基接着说:“朝廷有御史台!有刑部!有大理寺!

    三司主持大明律法,维护天下法理。

    三司官员有数,力量有限,纠察在京、地方官员已十分吃力。

    可我大明军方,可曾有任何监察之衙门?

    大明官兵出征,虽偶有监军身处大军之中,但却不常设。

    各地卫所常年驻守地方,官府慑于卫所武力不敢言语,若地方卫所将领及官兵舞弊渎职,敢问各位大人,身处这京师之中又怎能察觉?”

    朱瞻基这番话,其实就是在说,文官都被人盯着,你们当兵的怎么就不能有人盯着呢?

    你们要是说三司可以做这事,但三司人手够吗?

    朱勇一时难以辩驳,沉吟良久,方才再次开口:“太孙多虑,我大明军中亦有负责刑罚监察之职。

    更何况,我大明立国亦有数十年,官兵战力不减,便是因为有朝廷和陛下的信任。

    若此时突兀纳入京察,唯恐军心不稳,更使我大明百万官兵觉着不安,整日思虑行为是否有瑕丝,致使我大明军队战力受损……”

    “朝廷六部亦有六科给事中之职,然朝廷还另有三司存在,右都督难道听说过,六部有人说三司是多余的了吗?”

    朱瞻基立即反驳:“若只是将我大明军队纳入京察,便能致使大军战力受损,难道不更说明,我大明军队如今各处懈怠渎职。若他们未曾松懈,又何曾会怕这京察之事?”

    这……

    没有犯事会怕京察吗?

    朱勇顿时彻底不语,哑口无言,皇太孙这番话直接将他给怼的没话说了。

    他要是说不怕,那怎么不能接受京察?若说怕,那更是要接受京察了啊……

    朱勇和皇帝一样,同样的陷入两难之地。

    一直沉默不语的内阁首辅胡广,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目光多次看向上方的皇太孙。

    朱勇此时只觉得,眼下比自己孤身面对十万大军还要难受,不由的微微回头。

    救命啊!

    老子只会杀人,不会辩论啊!

    兄弟们,顶上啊!

    快补位!

    幸好,朱勇的同袍们接收到了好伙伴的求援,立即发兵支援,不多时便乌压压的跪下去一大片。

    “陛下,祖宗之法不可违啊!将大明军队纳入京察,实乃我朝前所未有之事啊!”

    这些个军方大佬,战场杀才,哐哐当当的跪下去一片,身上的铁甲响彻文华殿。

    若不是因为这些人身上穿着甲胄,只怕定会被人当做是在拿着祖宗成法死谏的文官们。

    军方再次将问题抛给了皇帝。

    朱棣一时头大,不停的沉吟着,皱着眉瞪着朱瞻基。

    朕真的好为难啊~

    良久之后,朱棣不得不开口:“朱瞻基,你既然一力要求将大明军队纳入京察,想必也想好该如何操办了吧!你说,朕和朱勇他们都听着!”

    皇帝很为难,只好再次将问题甩给了挑事的朱瞻基。

    一众军方大佬顿时齐刷刷的将目光转向皇太孙。

    对啊!

    你皇太孙既然提出了要京察我们,那你是不是该说说到底该怎么弄?

    要是弄的不好,我们就更加的有理由反驳了。

    到时候一手祖宗成法的大棒,一手解决办法不妥的大棒。

    两根大棒,便能将你个混账玩意,给拍进这文华殿的砖缝里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