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再议再议

然而,在众人的瞩目下,朱瞻基却是耸耸肩。

    他显得很是轻松,丝毫的没有压力,淡淡开口:“臣如今日思夜想,心力俱疲,也只想出必须要将我大明军队纳入京察。

    怎么解决,臣还没想好,请陛下宽许些时日,容臣再好好的想想,想出个万全之策来!”

    好家伙!你小子是搁这空手套白狼?

    一众军方大佬,当场就恨不得要拔刀相向了,可惜此时身上皆未佩戴兵械。

    就连内阁首辅也不由微微皱眉,对朱瞻基只提出要求,却不给出办法的轻浮之举,有些意见。

    只不过,胡广心中还有另一份深思,眼下也就没有发作出来。

    朱棣同样皱了下眉,不满道:“放肆!轻浮!荒唐!胡闹!”

    皇帝开口斥责,瞬间让一众军方大佬面露喜色,似乎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不远处。

    皇太孙终究是年轻哇!

    年轻人,办事就是靠不住的。

    看看吧,稿子都没有弄好,就敢当着俺们的面开喷了。

    怎么也该学学对面那帮腐儒,大半夜不睡觉、不敦伦、不亲亲、不抱抱也要将草稿打好,再到朝堂上来喷粪才是!

    不过这些军方大佬,对于皇太孙的年轻感叹归感叹,但京察这等大事,他们还是要据理力争的。

    毕竟,真理是掌握在他们这边的!

    祖宗成法可是在盯着大伙呢!

    朱勇率先发声,终于是寻得战机,立即火力全开:“陛下,无论祖宗成法,便是太孙连这后续之操作安排也未思量好,臣等万不敢眼睁睁的致使我大明雄师变土狗!”

    “臣等附议!”

    一干当场军方大佬、军中大将,再次上演只有文官们才是常用的附议之计。

    就在朱棣即将做出最终裁决,驳回朱瞻基今日之谏言的时候,朱瞻基再次抱拳开口。

    “臣还有话要说!”

    朱棣哼哼着:“混账玩意,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朱瞻基不惧:“如右都督所言,将我大明百万雄师纳入京察,若不办的妥当,难免致使军心不稳,大明战力受损。

    臣身为宗室子,自当时刻谨记陛下教诲,万事稳重当先。

    如今,臣对大明雄师京察之事也有了些许眉目,只需再几日,便可条例陈述出来。”

    朱勇立即开口:“陛下,此时万万不可啊!”

    “陛下!”

    “陛下……”

    “京察之事万万不可为……”

    “此时万万不可!”

    武将们紧随其后,纷纷开口反对。

    朱瞻基亦是反驳:“大明军队京察,于我大明万世有益!”

    “反对军队京察!”

    “必须军队京察!”

    “反对!”

    “必须!”

    “……”

    一时间文华殿内嘈杂无比,大明皇太孙以一己之力立敌数十位嗜血杀才。

    皇帝头疼不已,两边都不能说重了。

    说了军方,军方肯定不乐意。

    可要是惩治了朱瞻基,皇帝自己又会不开心。

    不过……

    好在这里还有另外一帮人!

    朱棣立马将目光锁住内阁首辅:“内阁,对皇太孙之言,有何看法?内阁主持京察多次,理应熟悉其中利害关系,你们是最有说话资格的!”

    正在思量着,等下回了内阁,会不会又要因为什么事情吵架的胡广,闻声一愣,茫然的抬头看向皇帝。

    朱棣有些无奈,他在想自己的这位首辅大人是不是真的年事已高了,不得不再次重复道:“胡卿,对皇太孙之言,有何看法?”

    首辅大人眨了眨眼,慢吞吞的含糊道:“此……此事……此事涉及大明百万大军……内阁从未操办过……更何况……更何况此乃军方之事,恕臣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

    执掌大明内阁,为百官之首的内阁首辅大臣,怎么可能会无话可说?

    这是不愿意莽撞介入到皇太孙和军方的纠纷之中!

    都是人精!

    看来还没有真的老了!

    朱棣心里哼哼着,目光移开,没再期待自己的首辅大人还能说出什么,心中带着些恼怒的又一次瞪了瞪朱瞻基,而后变脸似的脸色缓和,如带春风的扫过一众武将。

    “朕乏了……”

    “此事,再议……”

    “再议。”

    说完了话,皇帝不等大伙反应过来的功夫,就已经是领着三保太监一溜烟的消失不见。

    皇帝竟然开溜了!

    文华殿内。

    无数双眼睛,瞪的又大又圆。

    无数张嘴巴,惊得掉在地上。

    皇帝不在了,胡广还是带着一干文官,规规矩矩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御座行了一礼,这才各怀心思的离开。

    朱勇及一干武将,愣愣的看着皇帝开溜的地方,脑瓜子嗡嗡的,怎么也想不出现在该怎么做。

    张辅三人方才一直没有开口,此时三人再次对视交换眼神。

    而后张辅出声:“诸位,既然陛下说了再议,那我等还是走吧,想必衙门和大营里,都还有事要操办的吧!”

    说完之后,张辅便与徐景昌、李彬三人起身,向着文华殿外离去。

    经过张辅提醒,朱勇等人也只能是无奈的起身,他们也知道现在连皇帝都开溜了,他们在这里干着急也没有用。

    众人看了看上方的皇太孙,也只能无可奈何的化为一声叹息。

    文华殿内归于平静,只留下朱瞻基和老父亲两人。就连个伺候的太监宫人,都看不到一个!

    朱瞻基揉了揉胳膊,扭扭腰,这才走到老父亲身边,轻轻搀扶着老父亲那只比他大腿还要粗的胳膊:“爹,回家了,该醒醒了!”

    朱高炽好似是真的睡着了一样,浑身一颤,眼神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哈气连天的询问着:“恩?怎么人都不见了?”

    朱瞻基无奈摇头:“皇爷爷溜走了,诸位大人们自然也只能各自回衙门了……”

    朱高炽听完倒是乐呵呵的:“那咱们也回家!”

    朱瞻基越发的无奈,却是只能是搀扶着老父亲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您说,我今日提的这事,明明是于囯有利之事,您也不说帮帮我,就光顾着睡回笼觉了?”

    朱高炽脚步缓了缓:“你小子是在寻你爹我开心,还是真的傻了?”

    我才不傻!

    朱瞻基撇撇嘴,不大乐意的说:“人家都说上阵父子兵,您可倒好,啥事都不做,光让我在前头冲了。我做这,可不还都是为了您这位皇太子……”

    朱高炽眯着眼,挺着肚子。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