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每个人都会成为祖宗

自皇太孙进了内阁班房,似乎是与四位内阁大臣大吵了一顿之后,南京城终于是安静了好几天。

    但,当日内阁班房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一直让外人无从得知。

    南京城的气氛,尽管还算平静,但谁都能看得出,这平静下早就已经暗流涌动。

    军方成百上千的折子,像是潮水一般的冲进午门,涌到了皇帝的御桌上。

    留中不发!

    皇帝对这一道道写满怨言,对皇太孙愤怒不已的折子,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只是集中放在了一起。

    皇帝静居中宫,除了四位内阁大臣能够见上一面外,就连宗室也无法得以召见。

    由此而引发的后果就是,在京各卫所的训练直线下降,应天府这几日已经抓了一批又一批在城中酒后犯事的官兵。

    应天府的牢狱,已经快要装不下这些心中惶恐不安的官兵们了!

    当兵的,整日里活在刀口上,平日里难免会做些不合规矩的事情,他们在担心若是朝廷开始监察军队,他们将会受到惩处。

    不过幸运的是,这场由皇太孙提起的将军队纳入京察,而引起的动荡,即将被平息。

    奉天殿内,遍及整个在京官员的大朝会再次如期召开。

    奉天殿广场上,无数品级不够进入大殿的文武官员,在侍御史的咆哮中,规规矩矩的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广场周围,打扮得华丽漂亮的禁军武士,目不斜视,手中的金瓜、金锤,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射着五彩斑斓的耀眼光芒。

    奉天殿内,更是济济一堂,当真是人满为患。

    最近,南京城里来了很多平日里驻守各方的武将,他们被五军都督府以述职为由喊了回来。

    这也致使今天这场大朝会,大殿里的武将人数要远超文官。

    相较于以前,每次都要被负责朝堂纪律的侍御史们咆哮无数次,这一次武将们表现的如同乖宝宝一般。

    自他们进入奉天殿后,便迅速的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沉默不语,一片死寂,不发一言。

    所有人都知道,这帮杀才在想着什么,在准备着什么。

    他们在想集一切力量,驳回皇太孙京察军队的提议。

    他们在准备,今日一举将皇太孙的谏言给镇压下去。

    如同往日,他们率领着大明最为勇武的千军万马,挥舞着手中的刀剑,驾驭着身下的战马,将一切挡在眼前的敌人,以无敌的力量撕开一道恐怖的口子。

    而现在的沉寂,是他们在战前积攒着最后那全力一击的力量!

    今天的大朝会,只议一件事。

    是否京察大明百万雄师!

    被勒令在家的朱高煦、朱高燧两位大明亲王,今日同样穿戴整齐,一身雍容华贵的王爵服侍,将他们衬托成了这个天底下少有的尊贵人物。

    他们是来看戏的!

    太子爷和皇太孙,永远是站在离龙椅最近的位置。太子爷今日也如往日一般,朝会还没有开始,便已经是昏昏欲睡,双眼朦胧。

    皇太孙很清醒,双眼清澈见底,身形挺拔,器宇轩昂,便如同读者老爷们一般无二。

    “今天小厨房熬的粥不太好吃,我们家该扣他们的工钱了!”

    朱瞻基看着一旁的老父亲,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为父也这般觉着……”

    乘着间隙,太子爷挪了挪因为天天晚上被狗追,而天天酸爽不已的大腿,同样小声的回应了一句,然后继续站着睡起了回笼觉。

    于是,东宫小厨房厨子的工钱,就这么草率的被扣了……

    有太监,从巨大的屏风后面走出。

    “上朝。”

    “上朝。”

    “上朝。”

    太监喊得气势磅礴,声音被传递到殿门外,又有另一名太监接应呼喊,便是这般一直传递到午门外。

    皇帝身穿红色交领衣,外罩明黄团龙窄袖圆领袍,前后两肩绣金盘龙纹样,有翟纹及十二章纹;有头戴乌纱翼善冠,玉带皮靴,坐于龙座之上。

    群臣皆跪。

    乌压压一片。

    山呼。

    “万岁!”

    “万万岁!”

    三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座之上,天子之音传至午门:“众爱卿平身。”

    群臣回:“谢万岁!”

    礼毕。

    奉天殿内外,群臣整齐起身,品级之上手报笏板。

    良禽走兽,绯青分明。

    太监再喊:“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轰的一声。

    似乎春雷炸响,唤醒大地万物。

    铁甲雷动,响彻这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奉天殿内外。

    乌泱泱,成百上千的帝国武将,他们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屹立不倒,却在这奉天殿上跪倒一片,无一人例外。

    一瞬间,这些帝国的柱石,如同他们在疆场上展示的蓬勃气势,无声的爆发出他们汇聚在一起的怨气、怒火、不满。

    逼宫!

    无数的文官,心头乍现这个很不好的动词。

    “臣,大明东平王之子,爵成国,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囯,中军都督府右都督朱勇,有本要奏!”

    朱勇声如洪钟,似有千军万马奔腾,金戈铁马之声响彻大殿。

    朱棣微微点头,帝王无色,如上苍亲至,声传天地:“准奏。”

    朱勇开口:“臣,代大明五军都督府、三大营、京卫指挥使司、留守司、九边诸镇、百万官兵,驳大明皇太孙奏请纳大明官兵将领入京察之言,恳请陛下应允不许。”

    谁说这帮莽夫不会来事!

    谁说这帮杀才不会说话!

    今天,朱勇向所有人展示了大明武将们的决心,以及他们的政治智慧。

    他们直言不讳,他们将整个大明百万官兵摆到了台面上,他们团结一致并开始共同进退,就如同他们在皇帝的带领下齐心协力共同北征杀敌一般。

    那百万大明雄师,便如同天帝手中的一尊万钧神鼎,重重的砸在了这奉天殿上,震地有声!

    文官们开始窃窃私语,让奉天殿内显得分外嘈杂。

    侍御史们不断的咆哮着,嗓子几乎是要钻出烟火来。

    “每个人都会成为祖宗!”

    “而我,永乐皇帝之孙,皇太子之子,大明皇太孙朱瞻基,今日将作为祖宗,成为后世子孙所推崇敬仰之人!”

    “万古留名!”

    朱瞻基小声的念叨着,而后他走到大殿正中,直面皇帝陛下:“臣,大明皇太孙,协办锦衣卫,有本要奏!”

    奉天殿里,侍御史们无法阻止的嘈杂,在皇太孙并不大的声音下,重新归于寂静。

    万众瞩目,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们的皇太孙将要说出口的文字。

    文字,记载于书!

    皇帝微微睁眼,俯视这座大殿,他的臣属与血脉。

    金口玉言,在大殿内回荡着。

    “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