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奉天殿塌了

奉天殿上,朱瞻基微微回头。

    他看到了文官们那无数张满是期待的表情,同样也看到了武将们不满的眼神。

    “臣,奏请调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轮值入内阁,为文渊阁大学士,主持大明军队事宜,协同朝廷、内阁办理京察军队之事!”

    轰!

    朱瞻基平静的声音,好似一颗惊天神雷,在这奉天殿上炸响。

    一时间,轰的所有人心神震荡。

    脑瓜子嗡嗡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大明朝的皇太孙,竟然会在这奉天殿上,说出这等话来。

    让武将成为文渊阁大学士!

    让武将入值内阁!

    夭寿了……

    文官们,这一刻直觉得这奉天殿都好似塌了一般,心中的某个信仰在一瞬间轰然倒塌,万般俱灭,万物寂灭。

    唰!

    四位内阁大臣身后,所有的在殿文官,没有任何的商量,便是如同对面的武将们一样,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太孙,此举有违我大明祖制,万万不可啊!”

    “陛下万不可应许此时哇……若……若……”

    “若当真如此,我大明将是何般荒唐啊……”

    “臣数遍历朝历代,从未听闻此等言论,臣惶恐不安……”

    “请太孙收回此番言语,请陛下申斥之!”

    “这天下间,试问哪里有让领兵的武将,入内阁成为宰辅的事情啊?”

    “陛下,您可万万不能开此先例啊,前唐藩镇之患可是载记史册,后世之人纷纷警戒。”

    奉天殿外面的文官,不知道殿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隐约看着上头都跪了下来,他们也只能是照葫芦画瓢的跟着跪下。

    历朝历代,武将从来都是被朝廷和皇室防备又防备的,所有人都害怕这群人手中掌握的权利过大,从而致使朝廷外强中干,江山不稳。

    前宋杯酒解兵权,所为的便是要将武将们手中的滔天权利收回,将能颠覆天下的力量收拢在皇帝一人手上。

    于是,前宋南北两朝数百年,从未再现前唐藩镇割据之事。

    有激进的文官爬了出来,对着皇帝高呼:“陛下,臣请旨查办太孙身边接触之人,太孙必然是为奸佞贼子蛊惑,方才说出这等颠覆国本,祸乱我大明天下的言论来!”

    “臣等请陛下诛杀奸佞,正我大明国本!”

    “请陛下诛杀!”

    他们终于没有勇气,说大明朝的皇太孙朱瞻基是奸佞。

    但他们依旧是怒火冲天,不管不顾的起此彼伏的谏言起来。

    朱瞻基冷哼一声,站出身来俯视着这帮,平日里自诩为大明肱骨,帝国脊梁的文官,嘴角上扬,多了些讥讽之色。

    “本宫身边并无奸佞!

    调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轮值内阁,为文渊阁大学士,乃是本宫一人所想!

    本宫问你们,你们是想要现在就诛杀了本宫吗!”

    朱瞻基表现的强硬无比,不容这帮酸儒文官们质疑的机会。

    他接着沉声开口:

    “你们是不是觉得本宫迷障了?是不是觉得本宫要祸乱我大明祖宗留下的江山社稷?

    你们整日挂在嘴边的,我朱家祖宗的成法。本宫今日就问一问你们,我朱家太祖高皇帝,何时何地说过,不允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们入值内阁了?

    要是本宫没有记错的话,这内阁还是我大明永乐皇帝首创。

    本宫再问你们,你们是不是要将我大明永乐皇帝陛下,也给弄成祖宗啊?

    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是想要做什么!”

    朱瞻基一句句的话,像是一柄柄的绣春刀,狠狠的扎进这些人的耳朵,扎进他们的心口。

    在场的人都知道,大明现在的内阁,乃是当年靖难之后,刚刚成为永乐皇帝的朱棣建立的,招解缙等人入直文渊阁,参与朝政机务,这才有了大明朝内阁的出现。

    若这也成了祖宗成法,那他们就是在咒大明的永乐皇帝是死人。

    只有死人,才能成为祖宗。

    祖宗也只能是死人!

    活着的人没有这个资格!

    朱瞻基此番言语一出口,这些先前还在叫喊着诛杀奸佞的文官们,浑身一颤,心惊胆寒的双手一推,紧紧的匍匐在了冰冷的地砖上。

    “陛下!”

    “陛下啊……”

    “陛下,臣等不曾有这等想法啊……”

    “求陛下饶恕。”

    “……”

    他们开始祈求,因为害怕而紧闭的双眼,浮现出了十四年前,南京城那场血雨漂泊的场景。

    皇帝没有说话,似乎是要安安静静的看完,今日奉天殿上的这场闹剧。

    跪地的文官中,有机敏的人,察觉出异样,立马抬头目视朱瞻基,咬牙切齿地开口。

    “太孙,我等今日乃是议是否京察大明军队之事,太孙是要朝令夕改?

    一事未息,再起一事,太孙当真是要我大明朝堂……如此没了体统吗!”

    死孩子!

    明明咱们是队友的啊!

    咱们不是要一起下手,京察那帮军方的杀才吗?

    你小子竟然背刺我们!

    朱瞻基横眉冷对,不惧分毫,踏前一步:“大明太祖高皇帝在天有灵,大明永乐皇帝在上,你们这些大明的巩固之臣,是要在我大明重现前宋之事吗?

    是要我大明的将军们,拿着你们给出的兵阵图纸,去前线上阵杀敌吗?

    还是说,你们能统帅千军万马,去漠南、漠北,将那些贼心不死的北元给一个个杀干净了?”

    有御史找出朱瞻基话里的漏洞,立即开口反驳:“太孙,我等身居朝堂,署理大明天下万千黎明百姓。

    御敌与国门之外,杀敌千里,那是武将们的事情。

    正是因此,我大明才有内阁辅佐陛下治理天下万民,有五军都督府统御天下兵马。

    各司其职,若武将入内阁,是要他们治理天下?还是要他们牧守一方?”

    呵……

    “呵呵……”朱瞻基嘲讽的笑出声来,忽然收敛,目露狠色:“敢问都察院刘大人,你都察院什么时候,开始要个聋子做御史了?”

    被点名的都察院左都御史刘观,苦笑一声看了眼那妄自出声的下属,然后对着皇太孙拜了拜。

    朱瞻基冷笑一声:“本宫何时说过让武将治理天下,亦或是牧守一方了?

    本宫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本宫乃是说让他们轮值主持大明军队事宜,协同朝廷、内阁办理京察军队之事。

    你们刚刚说的,本宫却是也听得清清楚楚,各司其职!

    你们是觉得,自己比五军都督府的都督们更了解我大明军队?

    若无他们轮值内阁,你们又如何能京察军队?”

    文官们一时哑语。

    他们不了解大明的军队,因为他们不屑于去了解,更觉得军队不配让他们去了解。

    于是,他们只能再次面对着皇帝俯首扣头。

    这是他们一贯的做法,无声的以势逼迫皇帝。

    与跪了一地的文官们相比,另一侧的武将们,开始在中军都督府右都督朱勇的带领下,缓缓起身。

    奉天殿内外,再次铁甲阵阵。

    他们看到了!

    武将们从未有过的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