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从未设想过的道路

大殿之上,大明皇太孙朱瞻基再次转身,面对大明皇帝陛下。

    他的心在颤抖。

    因为激动。

    他的神思如光一般的飞逝。

    因为感怀。

    朱瞻基再次沉声开口,重复道:“臣,大明皇太孙,协办锦衣卫。

    奏请大明永乐皇帝陛下准许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轮值内阁,入直文渊阁,主持大明军务,协办京察军队。

    为我大明开万世太平,延我大明万代江山社稷!令大明四海无敌,八荒臣服,万国来朝!”

    此刻。

    朱瞻基便如同那根定海神针,笔挺如泰山的身体,不懂分毫。年轻人的声音,已经逐渐的成熟,稚嫩褪去,声如洪钟,嘹亮的回响在大明紫禁城上空。

    他目光如炬,坚毅无比,不带一丝畏惧。

    朕之大明,就该四海无敌!八荒臣服!万国来朝!

    朱棣的血脉在加速,激荡不已。

    他似乎真的看到了大明朝的龙旗,在万年之后依旧屹立在这座天下间。

    然而,皇帝的理智告诉他,冲动是不属于皇帝的属性。

    于是朱棣开口:“朕信赖大明臣子,于是朕创内阁,任用贤明忠心之人。”

    皇帝在拉拢文官们,但也同时默默的认同了朱瞻基的话,大明内阁乃是他首创,所以凡是用祖宗成法来反对武将轮值内阁的人,就是蠢货!

    朱棣停顿了一下,他在观察着跪在地上的臣子们,这些熟读四书五经,参悟圣人典籍的文官们。

    他再次开口:“朕有心北征,内阁初创之时,便是朕想要找几位能干之臣,辅佐朕处理政务,好让朕能从容应对北征。

    如今北元如太孙所言,贼心不死,朕想要为这天下黎民百姓,为大明后世子孙打下一个万世太平。

    所以……”

    朱棣停顿了一下,看向文官班列中,唯四站着的内阁大臣们。

    “内阁,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轮值内阁,入直文渊阁,四位爱卿怎么看?”

    皇帝将问题交给了内阁,虽然有让他们分担压力的嫌疑,但同样也是要尊重现任内阁班子的意思,毕竟这是要让内阁里面掺人,而且是十个杀才轮着来……

    内阁的四位齐齐看向他们敬爱的皇帝陛下,然后又齐齐的视线转移,默默的看向下方一点的皇太孙,最后微微转头看向身后一直跪倒外面奉天殿广场上的文官同僚们。

    身为内阁首辅,胡广难辞其责的出班站立,抱着笏板开口发言:“臣老已……与三位内阁为陛下署理朝堂天下,已是心急交瘁。

    若京察军队,臣以为能有成国公等人进内阁议事,当……当可为……但老臣却不知太孙这京察军队之事,究竟该如何安排”

    叛徒!

    我们中出了叛徒!

    我们被背刺出卖了!

    随着内阁首辅大人的开口,赞同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轮值内阁,所有跪在地上的文官们,纷纷抬头,愤怒不已的怒视着年迈的首辅大人的后背。

    他们懵懂不知,满脸的愤怒之下却是一片茫然。

    为何?

    为何皇太孙先背刺了我们。

    现在……

    首辅大人也要抛弃我们了吗?

    若是建……

    该多好啊。

    一瞬间,奉天殿变成了西菜市,如同百姓与商贩在大声的讨价还价一般,嘈杂喧哗不已。

    就连本该负责维持朝堂纪律的侍御史们,这个时候也无心再咆哮同僚,恢复朝堂秩序。

    最终,只得是殿上的皇帝亲军,手持象征意义远胜杀伐意义的金瓜金鼓,向前踏步,呼声不歇,这才将奉天殿上的喧哗压下去几分。

    武将一方,此时已经血脉喷张,一位位脸色潮红,就好似刚和自家婆娘,大战了三百回合,难分难舍。

    自朱勇以下,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原本只是京察军队的事情,竟然会演变成五军都督府左右都督轮值内阁这等天大的事情。

    这时候,不管品级如何,不管京察军队会引发怎样的后果,所有人心里想着的只有一件事情。

    轮值内阁!

    若此事当真在今日办成,他们这帮为大明在疆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汉子们,便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有五军都督府轮值内阁,便表示他们这些人,往后再也不用比文官低一等。

    而且只要他们在疆场上干的好,也未尝不会入主五军都督府,从而轮值内阁。

    这是天大的殊荣!

    而更让他们想不到的事,本该是文官魁首,文官表率的内阁班子,竟然是认同了五军都督府轮值内阁……

    一道道的目光,再次投向上方的皇太孙。

    这一次,他们的目光中再无愤怒和不满,唯有一片赤子敬佩和忠心。

    朱瞻基能感受到后背承受的目光,他感觉自己此时,就好似手握着一柄万丈长的镰刀,如同一尊巨人神诋。

    挥动着手中的镰刀,无情而又疯狂的,收割着这批大明最精锐武将的忠诚!

    “回陛下,首辅大人,有五军都督府轮值内阁,可协助内阁全盘掌控京察大明军队,不使出错。

    锦衣卫北镇抚司亲力奔赴大明九边、各地卫所负责监察事务。

    锦衣卫南镇抚司监督北镇抚司京察之事,但有贪渎之事发生,就地处斩。

    锦衣卫于京察军队之事,全盘接受都察院问责。若其中出错,交由刑部定罪。”

    短短百十来字,朱瞻基便将一整套监察大明军队的流程说明。

    然而,在场的人皆是有心之人,谁都能听得出,京察军队之事,从中获利最大的便是锦衣卫!

    也就是如今这位协办锦衣卫的大明皇太孙!

    不过,朱瞻基也给这件事情打上了补丁,凡是京察之事,锦衣卫都要先接受内部监督,外部还有都察院的问责。而都察院上面,自然就是内阁了。

    这是朱瞻基如今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他不能保证所有的制度都是完美无瑕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完美的制度,所有的事情都是要依靠人来完成的。

    但是他已经尽最大的力量,保证了这套流程有着充足的制度监督保证。

    那条从未设想过的道路,他不确定最后能做成几分,但是现在至少已经开始在做了。

    如此同时,奉天殿上无论文武,都在安静的思考着皇太孙给出的监察办法。

    不论是否能在这件事情里获利,所有人都不得不思考,这件事情最后给朝廷和大明带来的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