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擦屁股

原本,就在大家以为,今天这场文武之争,暂时停歇的时候。

    内阁首辅胡广,再次抱着笏板出班。

    年迈的首辅大人,手上的皮肉筋骨,如同老树枯藤一般,枯黄发暗的皮肤上,星星点点的散布着属于老人的斑纹。

    首辅大人颤巍巍的一手拿着笏板,一手提着身上的绯袍摆子,颤巍巍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样的跪在了地上。

    “……启禀陛下……臣老已……自觉时日无多,老臣为大明躬身数十年,如今越发的迷糊。请陛下允了老臣告老还乡之请,好让老臣这所剩无几的日子,能够在老家颐养天年,含孙作乐……”

    首辅大人竟然要辞职!

    震惊之余,众人心中也知,首辅这是要为他代表内阁同意太孙谏言的事情承担责任。

    这位年迈的首辅大人,是要以此来给身后的文官们一个交代。

    朱瞻基不由的看向身边的老父亲,希望他能够劝说一二。

    朱高炽默不作声,微微摇头,视线间隙着看向上方的皇帝。

    朱棣眉头一皱,而后不满的开口:“首辅稳重,如今之大明正是因为有首辅提辖内阁,方才国泰民安。朕不允!朕,朝廷,大明离不开首辅!”

    胡广似乎铁了心要辞官返乡,皇帝的赞许和挽留,并没有能让他站起来。

    朱棣再次开口:“朕记得,首辅家的那个孙儿,如今也大了,读书多年,也算勤勉。首辅既然想念孙儿,朕便赐他个承直郎,如翰林院帮着修书。若是他日科举入榜,朕期待这内阁再多上一位胡姓之人!”

    皇帝这是许诺了一个内阁大臣的位子给胡广家族。

    但至于胡广家的后人,能不能靠本事走进内阁,那就不是皇帝能决定的了。

    可就算是如此,胡广也几乎是要老泪纵横。

    在皇帝的示意下,次辅杨荣苦笑着,弯腰将首辅大人给搀扶了起来,顺道拍拍首辅大人并没有什么脏的衣袍。

    朱棣看了眼拉扯在一起的太子和太孙,开口说:“内阁最近辛苦些,在京官员家中若有子孙勤勉读书,理一份折子呈上来,朕让翰林院修书之余,也多为大明教导些文人士子出来。”

    没人能想到,皇帝今天竟然能这般的大方。

    要知道,翰林院那可是清贵之极的地方。就算是科举三甲的状元、榜眼、探花,官场第一站也往往都是先入翰林院。

    翰林院,那就是大明朝将圣人典籍研究到极致的地方。家中子孙能让翰林的人教授学问,那可是三生难求。

    在先前的文武之争中,本就没有占到多少好处,反倒是让本该独属于文官们的内阁之中,多了十位轮值的武将。文官们先前还大有不满,但是这个时候却难得的平复了一些。

    个子高的撑腰。

    内阁里的事情,自然有内阁大臣们去吵架。

    眼下,让自己不成器子孙的名字,能放在内阁那份折子上,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于是,谢恩的声音,在奉天殿上此起彼伏,便如同先前他们愤怒的驳斥朱瞻基时候一样。

    朱棣得到了想象中的效果,微微一笑,抬起手:“五军都督府去内阁,和首辅他们好好议一议,京察之事该如何安排妥当。这是大明第一次京察军队,朕希望你们都能做好。”

    内阁四大臣与朱勇等五军都督府的左右都督们,纷纷上前领命。

    皇帝身边的太监见机,高呼退朝。

    群臣不做停留,纷纷退出奉天殿。

    内阁和五军都督府自然是要去商议京察的细节。

    武将们也要回营,好好计算一遍,自己到底要砍多少颗北元贼子的脑袋。

    文官们,要回家收拾那些不肖子孙,好让他们的名字出现在皇帝面前。

    一瞬间,大家都忙碌了起来。

    朱棣站起身,看着还没有缓过来的老大父子二人,冷哼一声:“你两个,滚过来!”

    朱高炽听到自家老爹的声音,不由一颤,全无之前安抚自家崽子的沉稳,连忙拉着自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崽子,就追赶了上去。

    后面的老二老三,深深的看了一眼前面的祖孙三人,一直没有等到喊他们的话,只得是默默的长叹一声,兄弟二人结伴走出大殿,继续回家待着。

    一直走到奉天殿广场上,朱高煦终于是忍不住的怒哼一声:“好处全让那小子占去了!”

    朱高燧扯了一下老二哥,低着头说:“是不是还在想内阁为何会同意这件事?陛下又为何也同意了这件事?”

    朱高煦昂着头,不满道:“内阁难道不是该反对的吗?爹不该是维护朱勇他们,好保证他们能一心跟着爹北征的吗?”

    朱高燧摇摇头:“二哥,你想想若是日后你坐上那个位置,你会放心朱勇他们这些手握重兵的武将吗?”

    朱高煦闻言,立马不说话了。

    朱高燧接着说:“这件事之所以通过,就在于朱瞻基他看准了爹的心思。他老人家是何等人物,会允许大明百万雄师都掌握在朱勇他们这些武将手上?

    朱勇他们同样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之前那么闹,也只不过是要一份补偿,现在补偿他们一个轮值内阁的荣耀,他们自然不会在意手中的兵权了,再说也只是京察,并没有让他们都退下来不领兵了。

    至于内阁,他们比谁都能看的明白爹的心思。舍出一个轮值内阁的位子,但同样也有了京察之时监督朱勇他们的权力,打了一个平手,所以爹他老人最后给了一个甜枣算是安抚他们。

    倒是朱瞻基,他如今协办锦衣卫,算是十足十的拿到了天大的好处。

    朱勇他们这些人再怎么折腾,锦衣卫却是掌握了直接京察他们的权利。

    朱勇他们难免在日后,会与朱瞻基走的更近一些。”

    一番解释后,朱高燧拍了拍老二的肩膀,便摇晃着脑袋向着宫外走去。

    朱高煦前面的话都没有听进去,那些大道理他不懂,但是老三最后一句话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大明军队要和自己那个大侄子走的更近了!

    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又是重重的冷哼一声,朱高煦赶忙追上走在前面的老三,想要讨教往后该如何行事的法子。

    宫中,朱棣走在最前头。

    朱高炽和朱瞻基父子二人跟在后面。

    宫人太监们,都被遣散到四周,离得远远地。

    “你小子,还不是要老子给你擦屁股!”

    朱棣突然开口,显得很是不满,但语气里却又带着些得意和骄傲。

    朱瞻基看了眼只顾着走路的父亲,嘿嘿一笑。

    赶忙一击炫光五彩斑斓屁送上。

    “是爷爷您英明神武~”